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59章 南北之分

第1059章 南北之分

这世上总是有不少人心存侥幸,总认为自己能扛过煎熬。

“徐虎,说,你不死。不说,你必死!”

满屋子的刑具,还有屎尿味,当然,血腥味是必不可少的。

半个时辰不到,贾全就拿着口供去找朱瞻基。

朱瞻基看看内容,苦笑道:“事情太多,反而有些棘手了。”

方醒没有接,除非是朱棣确定要拿下徐钦,否则他不适合看这份口供,以免以后用于勒索威胁魏国公府。

朱瞻基摇摇头,“抢夺民田,管事的私下放贷,低价强买店铺,逼民为奴……哎!最后比较麻烦,徐虎说徐钦应该暗示了徐三圆,可实证却找不到。”

方醒笑道:“田地可以夺,因为那些百姓兴许更乐意在魏国公府的这片屋檐下乘凉,可商铺却是实打实的夺人钱财,逼民为奴,若是太祖高皇帝在时,魏国公府马上就可以终结了,无人能幸免。”

至于徐三圆,实证有没有并不重要,此事全凭朱棣的意志。

朱瞻基赞同这个看法,朱元璋对勋戚苛刻。一旦被抓到把柄,全家都没有好下场。

“整个南方都在看着金陵,北平也在看着金陵,那些人跃跃欲试,就想等着看处置的方法。”

朱瞻基负手道:“南方远离京城,偏安一隅,若是有机会,南方的官吏自然会抱作一团,这就是朋党!”

方醒目光讶色的看着朱瞻基,想起了以后的那些党。

可这党那党,最终都不及东林党!

南方人啊!

朱瞻基的眼光如斯,方醒自然会解释一二。

“你要记住了,前宋时,北方一直在异族的手中,文化不彰,但武力凶狠,比如说张弘范,其后前宋一败涂地,这就是以北统南。”

北方寒冷,人丁彪悍。而南方却是多了些柔弱之气。

“宽袍大袖,风度翩翩,出口成章,这是我对南方一直以来的印象。当诗词遇上了刀枪,自然是无一战之力。直到我朝太祖高皇帝才打破了这个惯例,可你要注意了,当时的明军大多是江淮一带的人,而且主要靠的是什么?”

“第一是火器,没有火器,太祖高皇帝就算是要击败蒙元,可也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更多的时间。”

“第二就是蒙元的统治已到末期,腐朽不堪,当年纵横世界的铁骑已经被富贵消磨了斗志。”

方醒皱眉道:“南方富庶,而我大明却没有一个民族的概念,自然南人会嫌弃北人,不是一家人啊!”

南粮北运,让南方人的心中有了优越感,原来是我们在养着你们北方人啊!

而南方又是大明的赋税重地,可以这么说,除去军事之外,南方完胜北方。

朱瞻基说道:“皇爷爷担心久在南方,会让百官消磨意志,军中上下萎靡不振……可长此以往也不行,南方必须要融合进大明,而不是自成一体!”

方醒起身道:“此事你自去烦恼,我且去书院看看,再不去,那些小子们估摸着要暴动了!”

朱瞻基笑道:“一起去吧,在这个时候,无数双眼睛在看着我,正好给他们找个议论的由头,若是还有人出来折腾,那正好借机收拾了。”

……

金陵的知行书院在迁都之后,就有些门前车马稀的感觉。

不过书院在南方各地的讲学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培养了不少中坚力量。

田秀才不喜欢外人进书院,那会让他觉得自己的领地受到了侵犯。可喜的是一直以来都没人上门打扰。

今天的儒学课程正好是做文章,田秀才背着手,悄悄的在门口盯着学生们,想抓几个作弊的。

科学的课程生动而活泼,相反就把儒学课程比较的生硬而无趣,所以在儒学课时,偷懒的学生不少。

可今天却是奇怪了,往日若是教室里没老师盯着,那些学生肯定会悄悄的给信号,互相帮助,今日却没动静。

难道是上次抓了几个,他们学聪明了?

田秀才很惆怅,因为这些学生们总会在失败后总结经验教训,然后在下次再来挑战他的权威。

咦!

正失望时,田秀才看到一个学生抬头看向窗外,然后面露喜色。

玛德!谁敢在窗外帮学生作弊?

田秀才退了一步,然后讶然。

“田教授辛苦了。”

方醒笑着拱手道,他的身边是朱瞻基,身后是徐方达。

田秀才呐呐的说不出话,教室里的学生们却炸锅了。

“山长来了!”

“殿下,我看到殿下也在。”

“……”

一时间教室里秩序大乱,方醒摇摇头,几人一起进了教室。

瞬间教室内就安静了下来,方醒也笑着走上讲台,大家默契的仿佛昨天还在一起。

“又看到大家了。”

方醒双手撑在桌子上,微笑道:“按照习惯,我该给大家说说我在近期的感悟,也算是一节课吧。毕竟我远离金陵,厚此薄彼了。”

朱瞻基笑了笑,知道这是师生之间的时间,就悄然移步到门外,低声的问田秀才书院的情况。

“最近大明发生的事情很多,有远征缅甸,大家都应当知道了吧,书院的李二毛已经随军去了,这是书院弟子中最先出仕的,哪怕只是一个虚职,可我依然倍感欣慰。”

李二毛的出仕确实是很鼓舞士气,而且他还是以类似于幕僚和智囊这种身份出仕,那影响就不一般了。

门外的朱瞻基正在听着田秀才的汇报,贾全突然插话道:“殿下,有人翻墙进来了。”

好大的胆子!

朱瞻基可是带来了十多名侍卫,看翻墙的那三个……呃……

两米高的围墙上不断冒出人来,然后不管不顾的往下跳,就和河边的青蛙似的。

而且这些人一看就是武力值低下之辈,贾全在看到一个男子跳下来是脸先着地后,杀机马上消散。

守门的来了,冲过去想拦住这些人,可他一人势单力薄,挡住这个,边上的趁机就朝着朱瞻基那边冲去,于是他回头向贾全求援。

“贾大人!”

“都是年轻人,放过来吧。”

朱瞻基笑吟吟的说道,然后交代田秀才:“让兴和伯说些南北隔阂对于大局的影响。”

这个话题他不能公开说,可方醒作为科学的创始人,从纯学术的角度,说了无大碍。

田秀才进去告诉了方醒,方醒略一思忖,就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出去说吧,算是一次公开课。”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