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98章 宫内宫外,信息不畅

第998章 宫内宫外,信息不畅

感谢书友:‘aeon sea ’的万赏,九九八章,大吉大利!

......

方醒和赵王,还有富阳侯三人争夺常悦楼的一个舞女的事传的很快,在方醒刚到太子宫中时,消息也同时进了宫。

“殿下,臣请见娘娘。”

方醒的话让朱高炽一愣一愣的,合着你想见我老婆啊!

可方醒的神色很严肃,不像是小事,朱高炽就点头道:“梁中,引兴和伯去。”

大明的太子妃,别人,特别是男人,多半是见不到的。

可方醒不同,双方的关系很亲切,在外人的陪同下可以一见。

听到方醒求见,太子妃也有些一头雾水,对身边人说道:“我一个妇道人家,兴和伯珍而重之的求见,难道是瞻基的后院出事了?”

“请他进来!”

太子妃皱眉道,如果真是朱瞻基的后院出事,她要准备出手教训人了。

方醒进来,垂眸不看左右的人,说道:“娘娘,常悦楼贵人云集,养了些舞娘,贵人可以取用,甚至是带回家去。”

太子妃还在发愣,方醒已经躬身告退。

“娘娘,臣告退。”

一直等方醒走后,太子妃才莫名其妙的道:“兴和伯此言何意?那常悦楼是谁的?”

边上的宫女嬷嬷们都低头不语,方醒的话很短,可却蕴含着有趣的意思。

“难道是我家?”

太子妃猛地警醒,她冷笑道:“罢了,若不是兴和伯提醒,此事就一直被遮掩着,说吧,谁知道此事的?”

下面的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嬷嬷犹豫了一下,在太子妃的逼视下出来道:“娘娘,那常悦楼……您家里有些股子。”

“谁?”

太子妃闭上眼睛,身体猛的松下去,显得格外疲惫。

“我嫁进宫中多艰难?每日小心谨慎,唯恐坏了宫中的规矩,是谁在拖后腿?!”

那嬷嬷呐呐的道:“是舅爷。”

“他缺钱了吗?”

太子妃的声音越发的清冷了,吓得嬷嬷跪地道:“娘娘,是常悦楼的掌柜找上的舅爷,只说是缺钱了,请舅爷借些钱,后来……”

“后来就变成了股子,对吗?”

太子妃揉着额头道:“此等手段拙劣,一看可知,张升在干什么?上次父亲还说他淳朴好学,为何?嗯?!”

嬷嬷听到了不善之意,急忙说道:“娘娘,那些股子舅爷开始是没收,只是那常悦楼的掌柜痛哭流涕,说是没有舅爷借的钱,他就得去自尽,后来陆陆续续的就分了些钱,舅爷都拿去买书了。”

太子妃闻言面色稍霁,吩咐道:“去找张升来,我这就去殿下那边求个恩典。”

哪怕她是太子妃,可要想见亲人,特别是男性亲人,依然要去和朱高炽汇报。

……

而方醒此刻已经到了朱棣那里,正硬着头皮准备进谏。

“听说你和富阳侯在争夺一个舞女?”

朱棣有些好奇,因为方醒自成亲以来,算得上是洁身自好,这一点在勋戚中几乎是绝无仅有的。

好男人也忍不住要偷腥了吗?

方醒肃然道:

“陛下,臣听闻那富阳侯已不能人道,每日只是在府中虐打女子为乐,隔几日府中就会有被虐杀的女子被悄然送出去化了,如今京城女子闻富阳侯府之名而色变,避之而不及,臣恐有伤陛下声誉……”

“那女子是舞女,可若是她进了富阳侯府,多半是活不成了。”

方醒昂首道:“陛下,若是臣未曾看到,那最多事后叹息罢了,可就在臣的眼皮子底下,一个女子,哪怕她是一个舞女,可好歹也是陛下的子民吧?臣岂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进了富阳侯府那个狼窝?”

朱棣想起了永平公主进宫说的话:您的外孙乖得很,一天在外面打理生意,回家教导自己的儿子,真是宗亲的典范啊!

“传了孙祥来!”

朱棣的脸上有些怒色,大太监心中一凛,赶紧吩咐下去。

朱棣低头继续处理奏章,下面的杨荣等人都装作没听见,不时就朱棣提出的问题给几个意见。

君王为主,辅臣建言,看着很和谐。

方醒在边上看着,觉得这种模式下的帝王不能懒惰,一懒就完蛋,权利必然不在己手。

后来的万历皇帝虽然说是不上朝,可却通过内阁牢牢的掌控着朝政,不是蛮清宣传的那等懒人。

而且当时国本之争激烈,万历若是上朝,那别的都不用干了,整天听着臣下吵架喷口水,动不动就批龙鳞。

有明一朝要想出名,要想成为‘蜚声海内外’的名士,最好的办法就是求直名,也就是批龙鳞。

当然,若是皇帝忍无可忍的下令抽他一顿,那真是太美了。只要不死,从此这人就是名士,走到哪都有人捧场。

被教坏了呀!

方醒觉得万历是个聪明人,只是从小就没了亲爹,被亲妈和张居正,外加一个冯保压的喘不过气来,动不动就被威胁。

在这样的环境下,万历要么奋起反抗,成为汉武帝那种雄主,要么就会颓废变态。

结果这位皇帝没成汉武帝第二,也没变态,只是成了一个不错的皇帝。

方醒在这边发散着思维,连孙祥进来了都没注意。

孙祥看到朱棣面色不好,急忙跪地行礼。

朱棣问道:“富阳侯是怎么回事?”

方醒已经回过神来,觉得这才是帝王之道。

朱棣没问具体事务,非常宽泛的问了李茂芳的事,孙祥要是敷衍或是有意漏掉一些问题,呵呵!那就得屁股遭殃了,弄不好还得丢掉差事。

孙祥没敢迟疑,朱棣的话音刚落,他马上把李茂芳最近的事说了个底掉。

“……最近一月,富阳侯府里一共抬出了三具女人的尸骸,然后送到化人场烧了。”

骇人听闻啊!

朱棣身为至高无上的皇帝,可也不会平而无故的虐杀人。

“来人!”

朱棣的呼吸有些急促,面色发红。

“陛下!”

朱棣怒道:“拿了朕的马鞭去富阳侯府,三十鞭!富阳侯府的女人全部遣散,还有,去问着永平,这就是她嘴里的好儿子?”

这事谁去?

黄俨的身体往后缩了缩,恨不能穿一身别人看不见的衣服。

王福生应诺,他可以去抽李茂芳,可遣散女人和问责永平公主的事,却需要别人。

大太监出来:“陛下,老奴这便去了。”

朱棣点点头,任由大太监领了马鞭,和王福生一起出去。

孙祥跪在地上,心中惶恐。

方醒赶紧告辞了,剩下的时间属于朱棣,他将会敲打知情不报、或是说自作主张的孙祥。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