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73章 航模升空,处置官员(第五更)

第973章 航模升空,处置官员(第五更)

晚点还有一更!

......

“你不担心吗?”

朱高煦幸灾乐祸的问道。

方醒摇摇头:“我不担心,书院发展到了今天,那不是谁就能随便否认的。”

雪开始化了,温度降低。

方醒正在水池边摆弄着一艘简单的船模。

朱高煦看到方醒不停的在旋转一个东西,而且越到后面使的劲越大。

“这是什么?”

方醒最后拧了几圈,就把船模放在水面上,微笑道:“看好了,奇迹马上出现。”

在朱高煦不敢相信的目光中,这艘小小的船模一放到水面上,身后的两片船桨就疯狂的转动起来,然后……

“那么快……”

朱高煦是悍将,他不用伸手就感知到现在没风。

“这只是一个小机关而已。”

船模飞快的冲到了对面,径直撞上了一块泡沫。

方醒过去把船模拿过来,然后装上了风帆,一艘不同于现在船型的船模就出现了。

“这种船更适合于远航。”

方醒走了,留下朱高煦一人在水池边上。

朱高煦看看左右,找到了一把大扇子。

风鼓动了船帆,船模缓缓移动起来,只是因为风向不对,航向渐渐的就偏了。

“是个好东西!”

朱高煦遗憾的摇摇头,他不喜欢坐船,那会让他感到无助。

等他去找方醒时,方醒却去了书院。

书院的外面已经围了不少人,不过没有身穿儒衫的,都是普通百姓。

守门的重新换成了袁达,他看到方醒后就问道:“山长,可要赶走这些人吗?”

“不必了。”

方醒知道这些人是闻风而来,看稀奇,看古怪。

刚建好的新书院一色的水泥建筑,让方醒生出了些许的亲切感。

一条水泥长路上,朱瞻基正摆弄着一架用皮筋作为动力的航模。

他的手上多了几道伤口,这是制造这架航模的代价。

“德华兄,小弟不断的调整两翼,现在差不多能不翻跟斗了。”

看到方醒过来,朱瞻基兴奋的道。

“那就试试吧。”

没有好的动力装置,朱瞻基只能通过不断的调整两翼的角度来让航模飞起来。

师生们看到朱瞻基又要开始试验了,都围在两边,兴趣盎然的等着看奇迹。

朱瞻基的手不行了,李二毛就自告奋勇的来转动那两片螺旋桨。

螺旋桨的轴连接着机身里面的皮筋,李二毛开始轻松,后面吃力,朱瞻基急忙叫停。

“差不多了,再拧就断了。”

方醒提供的材料已经被朱瞻基一天的功夫废掉了五套,不是撞坏,就是安装时太过用力损坏。

朱瞻基把住螺旋桨,慢慢的把这架丑陋的‘土飞机’放在地面上。

平整的水泥路面可以确保用软木制成的轮胎不会快速磨损,而加了朱芳做出的弹簧后,一个原始的缓冲系统就诞生了。

“等一等!等一等!”

就在朱瞻基准备放手时,外面有人在高喊,声音还有些熟悉。

朱瞻基抬头一看,顿时心中一惊,手就不由自主的松开了。

袁达原先只是一个猎人,他认为自己的儿子袁冲将来也会接过自己的衣钵,成为一名出色的猎人,然后成亲生子,延续着袁家的香火。

可没想到鸡鸣山下的一次机缘,就让他家从此走出了大山,居然也成了读书人。

读书人啊!连国朝的储君都在书院,这科学还会差吗?

所以袁达对方醒的感激那是实实在在的,对他的命令也是不折不扣的去执行,哪怕对方是首辅和兵部尚书。

“大胆!快放老夫进去,否则德华饶不了你!”

金忠看到朱瞻基放出去的东西居然在水泥道上飞奔,莫名其妙的飞奔,顿时心急如焚,一把揪住袁达的胸襟喝道。

杨荣摇头道:“晚了,咱们来晚了!”

在无数双瞪大的眼中,这架飞机越跑越快,当它缓缓的升空时,一阵惊叹让杨荣的脊背发麻。

“这是神术啊!”

飞机越飞越高,方醒也让袁达放开了限制。

金忠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痛心疾首的道:“德华,这事眼瞅着就能平息下来,你何苦要弄这么一出呢?”

此时小飞机朝着外面飞去,朱瞻基急道:“去捡回来!千万别让人拿走了!”

贾全赶紧带着侍卫冲了出去,那些围观的百姓早就跟着飞机跑了。

“二位大人何须着急,公输班早在千年以前造出了木鸢,能飞行几百里,咱这个只是顽童的戏法罢了。”

方醒的话把这架小飞机的重要性降低到了玩具的水准,结果换来了金忠的白眼。

“老夫好歹眼睛没瞎,公输班造的木鸢谁见过?而你的这个玩意儿此刻正在空中,还不掉!”

公输班,也就是鲁班,传言这位大师曾经造出木鸢,只需敲击机关三下,人就可以乘坐着木鸢回家。

而他的父亲更牛,敲击了十多下机关,结果不小心就飞出了‘国境线’,被人干掉了。

而汉代的张衡也曾经制作出木鸟,通过齿轮和机关,木鸟据说能飞行几里地。

杨荣苦笑道:“兴和伯,你这个可大了不少,而且众目睽睽之下,这近似于神迹,没几日就能传遍大江南北,我等反而枉做了小人!”

“这话怎么说?”

方醒一脸懵懂的问道。

金忠指指方醒:“老夫不信你就不知道!你在陛下的面前亲承要做什么小实验,而后就去了太子殿下那里说一遍,兴和伯,你这是想让别人知道你的倚仗,然后让文官内部自然分化!”

“你用热球带着人升天,用一根铁棍引来了雷霆,那些人都对你的手段忌惮不已,你若是存心想给他们没脸,那你怎会去太子那边?你就是存心的!想看笑话!”

老金中须发皆张,“大局懂不懂?这边刚把事态平息下来,你可知道有多少官员要为此付出代价吗?十五人!这十五人只是为了一个弹章就得丢官降级,有的还要被流放到交趾等地,德华,够了呀!”

方醒看看杨荣,杨荣点点头:“名册刚送到御前,陛下已经批了,这些人最好的结果也得连降三级,最惨的一个,全家流放奴儿干都司,这是要去垦荒啊!”

“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去到那个地方,半条命都没了!”

奴儿干都司的冬天很难熬,身体不好的门都不敢出。

方醒垂眸,就在金忠两人以为他在反思自己时,他却笑道:“这些人多半都是有了前罪的吧?若说只是为了弹劾方某而被处置,方某是万万不会相信的。”

金忠老脸一红:“可这也算是陛下在给你撑腰嘛!”

杨荣恳切的道:“兴和伯,那些被处置的官员都认了,你可知道,若是在以前,他们不是哭喊就是要上吊,没人会认罪啊!”

“那不关我的事!”

方醒冷漠的拒绝了这口黑锅。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