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63章 狗咬狗(为盟主:‘去死回归天堂’贺,爵士加更!)

第963章 狗咬狗(为盟主:‘去死回归天堂’贺,爵士加更!)

感谢“去死回归天堂”的盟主打赏,爵士又多了一位盟主,十一位盟主了!难道完本要奔向二十位吗?动力澎湃的我啊!

不是为了打赏的钱,而是为了这份认可:爵士,你写的不错!

晚点还有一更!

......

书院毁掉了,学生们都义愤填膺,想去五城兵马司斥责那些儒生。

可方醒却阻止了他们,因为这时候沉默才是最厉害的武器。

“我们沉默了,外界会如何看?”

方醒不希望自己的学生都是愣头青,所以谆谆教导道:“要学会判断形势,这时候咱们去出气固然爽快,可对事情有帮助吗?”

学生们都在沉思,李二毛说道:“山长,弟子觉得没有帮助。”

“哦!那你来说说。”

方醒和解缙相对一笑,然后看到马苏沉稳的站在边上,他心中不禁豪气顿生。

这就是我的弟子们啊!

等他们成长后,老子就可以逍遥自在了!哈哈哈哈!

李二毛说道:“今日之事书院是受害者,我们此时若是去斥责,去力争,那确实是出气了,可在旁人的眼中,我们成群结队,气势凌人,这并不是最好的处置办法。”

“我们在沉默,虽然会有人说我们懦弱,可当此事的处置权不在咱们手中的时候,我们就该沉默,和那些儒生们的对比才强烈,才会让旁人觉得我们是在忍辱负重!”

李二毛从容不迫的道:“受害者忍辱负重,而凶手却有人在求情,那些文人文官们都在同情着他们,好像咱们都该被烧死,这正常吗?大明是谁的?”

“好!”

方醒拍手叫好,也不去解释为什么,就说道:“都回去洗漱吧,今日就不上课了,大家好好的休息。”

岳保国吊着左手喊道:“山长,手痛。”

方醒摇摇头道:“这个是必须的,你别想后悔!”

这孩子看来有些后悔答应了让朱瞻墉来照顾自己。

朱瞻墉含笑道:“老师放心,弟子肯定会照顾好岳保国。”

“去吧!”

和让自己膈应不放心的人在一起相处也是一种锻炼,朱瞻墉是身份高,而岳保国是武力值高,惹怒了他,郡王也敢揍。

吕长波问道:“山长,边上的新房子要抓紧盖了吧?”

方醒摇摇头:“不着急。”

解缙笑道:“咱们总得在外面上几天课才好吧,哈哈哈哈!”

吕长波低头想了想,失笑道:“在下迂腐了,居然连李二毛都不如。”

这时候装可怜才是王道啊!

方醒说道:“李二毛这人是天赋,学不来。”

解祯亮今天算是见识了一次主流社会对科学和书院的态度,等回到家中,他才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父亲,方大哥为何不利用殿下的关系来对儒家施压呢?”

在解祯亮看来,今天只要方醒和朱瞻基下了决断,完全可以把这件事的影响扩大化,让文人文官们名声扫地。

解缙想了想,看到老妻已经出来迎接了,就低声道:“物理书的发行已经够高调了,若是太孙和德华一起施压,在旁人看来就是得势不饶人,是野心勃勃的科学要颠覆儒学。”

“老爷。”

解缙对妻子点点头,最后说道:“此时主动权就在书院的手中,一动不如一静,还有你别忘了,此次吃亏的还是那些文人,而且还是吃了大亏!”

……

方醒回到家中,早就得到消息的张淑慧和小白都迎了出来。

“夫君,是谁干的?”

看到方醒无恙,抱着土豆的张淑慧就杏眼圆瞪的问道。

母老虎要发飙了呀!

小白也是怒了:“少爷,就该让家丁们把那些人赶走!然后记下他们住的地方,咱们一家家的去报仇!”

方醒没想到家中的女人那么彪悍,他接过平安亲了一口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本来就准备在开春以后搬过去,现在正好。”

“啊啊啊啊!”

平安嫩嫩的声音方醒百听不厌,他拿下巴磨蹭着平安的脸蛋,轻柔的道:“小平安可是发脾气了?想打坏人吗?”

“爹,打坏蛋!打死他!”

看到方醒一脸温柔的和平安亲热,土豆就挣扎着下地,然后拉着方醒的袖子喊道。

方醒蹲下去,单手抱起土豆,爽朗的笑道:“好,等你长大了,咱父子就去打坏蛋!”

“好!”

土豆抱着方醒的脖颈,嗅着那股子烟熏味道,咧嘴笑了。

……

吕震到了五城兵马司关押人犯的地方,院子里乱糟糟的,一听,原来是朱棣的奖赏下来了。

“赵大人,你今日堵住了那些儒生,可怎地没有赏赐呢?”

一个男子得意洋洋的问道。

赵为正笑呵呵的道:“本官和那兴和伯算是姻亲,加上聚宝山卫在城外,要是本官再升官,说句实话,那是万万不敢的,除非是调去别处。”

这话通透,就算是朱棣听到了,也只会觉得此人是个懂事的臣子,可以重用,让吕震都忍不住多看了赵为正一眼。

一个城内,一个城外,这要是里应外合……

可惜啊!这人居然和方醒是姻亲!

“吕大人!”

这时有人看到了吕震,就殷勤的过来招呼:“吕大人这是来办事吗?”

一说到办事,吕震就觉得肝疼,他淡淡的道:“带本官去关押那些儒生的地方。”

所谓的关押地,因为人数太多,所以安排在几个大房间里,一进去就闻到了各种味道。

一群儒生坐在地上,三三两两的靠在一起取暖,门一打开,光亮就照了进来。他们眯着眼睛看向门口。

“吕……吕大人?!”

一个中年儒生激动的喊道,接着就爬起来,想跑出去。

“站住!”

刀出鞘的声音不好听,有些刺耳,可威慑力却不小。

男子愕然,满屋子的儒生愕然。

“吕大人……”

难道你不是咱们这一伙的吗?

吕震的脸色很难看,他板着脸道:“你等擅自冲撞殿下,该……点火烧掉了知行书院,胆大妄为。”

有心思活络的人听出了些不祥之感。

开始吕震是想把他们的罪名套在冲撞朱瞻基的身上,可后来又加了一个纵火的罪名,这是……

这是陛下震怒的意思啊!

“吕大人,陛下……”

吕震淡淡的道:“你等罪在不赦,陛下法外开恩,都去瀛洲好好的教书,好好的悔罪,以后自然会有回归的一天。”

什么?

听到这个处置,房间里的人都乱套了。

什么道统,什么利益,什么血气之勇,此刻都抛之脑后,只剩下了绝望。

“李炳中,吕大人,都是李炳中,学生要检举此人,正是此人在中间蛊惑,学生才会迷障了跟着去知行书院,学生冤枉啊!”

“对,吕大人,都是这个李炳中在撮合,咱们都是被他给撮合来的。”

“还有几个点火的人,他们好像也是李炳中叫来的,吕大人,只要审讯此人,此案就水落石出了,吕大人……”

吕震板着脸道:“带头的一律处斩,蛊惑的也在其列!都好好的想想吧,能活命的,这一路上自己保重。”

吕震出去了,随即房门再次被关闭,黑暗降临,有几个儒生突然嚎哭起来,哭声中全是绝望。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