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61章 帝王一怒

第961章 帝王一怒

朱瞻基一路冲进了宫中,不顾朱棣正在和几位学士说话,激愤的道:“皇爷爷,书院被人烧了!”

朱棣神色微动,而杨荣三人都是面色大变。

这是谁在作死啊!

“皇爷爷,刚才一百多儒生冲进了书院,有人点火,然后把整个书院都给点着了,孙儿来的时候,那火还在烧着。”

物理书一出,儒学和科学自然对立,双方使出各种手段都不稀奇,可居然放火,这……

放火就是触犯律法,而且还是当着朱瞻基在触犯律法,谁敢去保那些人?!

朱棣沉着脸道:“谁干的?谁带的头?可抓到了吗?”

皇帝只问结果,不问动机。

这等猖狂无礼,朱棣必然要大动干戈!

那些人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朱瞻基咬牙忍住冲动道:“皇爷爷,此事孙儿不想追究,只是担心以后会……”

金幼孜的眼珠子差点掉了下来,他的脸颊抖动着,真想上去撕扯朱瞻基的脸皮,看看是不是被人附体了。

杨荣和杨士奇抚须微笑,心想有此皇储,当真是大明之福啊!

“来人!”

可朱棣却不是这般想的,他看到朱瞻基头顶上飘着的十多根被烧的长短不一的头发,怒道:“来人!”

王福生单手扶着刀大步进来,单膝跪地,轰然应诺道:“陛下!”

“去,拿了那些人来!”

帝王一怒,血流漂杵。

杨荣想劝,可却担心适得其反。

朱棣以前的脾气不好,非常的不好,近些年虽然有所改变,可那是没有触犯他的底线。

连朱瞻基都被烧到了,怎么劝?

金幼孜看向了相对耿直的杨士奇,可杨士奇正想着会是谁干的,没注意。

……

钱遵觉得自己真是倒霉催的,居然会被好友蛊惑来参加围堵知行书院的行动。

“都烧光了,殿下也在现场,这是找死啊!”

钱遵打小身体就不错,所以第一个逃了出来,然后朝着北平城方向跑去。

等看到北平城的城墙后,钱遵心中得意,这下谁也……

“谁也别想抓到我!”

“五城兵马司的人追来了!”

身后有人惊慌的叫喊着。

一群文弱书生,要想和军士比跑步,那真是自寻死路。

钱遵喘息着,心中一个发狠,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五城兵马司的人怎么会在后面?那他们先前为何不把儒生们堵在书院里?

这个念头才将升起,钱遵就看到了几排军士正站在前方,冷冰冰的看着自己。

噗通!

钱遵很聪明,知道自己逃不掉,就跪在地上喊道:“学生是来郊游的!”

一个军士大步走到了钱遵的身前,看到以往高高在上的读书人居然跪在自己的面前,眼中有兴奋之色闪过,然后一脚就踢翻了钱遵,熟练的捆住了他的手。

那些逃出来的文人看到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也不说从侧面逃跑,几个人就开始争吵起来。

一直等被完全围住之后,这些人依然在吵。

“就是你,不是你我怎么会来这里?还有,火肯定你叫人点的!对,一定是你叫人点的!”

一个青衫男子揪住一个面色惨白的男子喝问着,惨白男子也不甘示弱的道:“我也是被人哄来的!我也是被人哄来的!”

“冤有头,债有主,不干我的事!”

中间一直被架着的那些白发老人看到这个场景,不禁悲从心来。

“本来好好的,咱们就算是冻死在书院门口也值了,谁知道半道杀出来这帮子愣头青,这下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都带走!”

……

“殿下,那些去闹事的读书人点燃了知行书院,还差点烧到了太孙。”

“太孙如何?”

朱高燧的眼中闪动着不明的色彩,急切的问道,他的双手也紧紧的握在一起,呼吸急促。

正所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如果朱高燧能升天,那么作为他潜邸时的侍卫统领,张楚的地位自然会水涨船高,甚至于弄个爵位也不是不可能。

张楚面带遗憾之色道:“没有,就是头发燎焦了几根。”

那你说个卵啊!

朱高燧气咻咻的道:“那些读书人呢?都跑了?不过倒是干得漂亮,想必那方醒已经是欲哭无泪了吧!”

书院被烧,颜面扫地是一回事,关键是天气那么冷,没有房子,书院怎么授课?

哈哈哈哈!

朱高燧的小舌头在喉咙里抖动着,朱瞻基完好无损的消息也不能让他沮丧。

张楚垂眸道:“殿下,那些人全都被抓住了。”

呃……

朱高燧怒道:“废物!这下方醒又有说辞了,真是废物!”

……

方醒没有说辞,他甚至都没进宫,只是一脸沧桑的看着被大火烧成白地的书院。

金忠来了,他沉默的站在方醒的身边,半晌叹息道:“德华,罢了,书院是文人的眼中钉,你此次没有冲动,这很好!”

方醒的脖子艰难的动了一下,声音有些沙哑的道:“儒家统治中原上千年,我不敢螳臂当车,所以只招收了些许学生,至于物理书,那只是我个人的学说,难道不能刊印吗?”

“这是哪家的道理?!”

方醒回身,看了在后面的张辅一眼,悲壮的道:“就算是蒙元人,他们也没有禁止别的学说流传吧?不然我大明何来的宝船?!”

蒙元人还是给大明留下了些东西——工匠!也就是士农工商中的工!

“我都说了书院弟子不参加科举,从小吏做起,难道这也不行吗?非得要让大明只剩下儒家他们才肯罢休吗?!”

方政也来了,还带着十多名家丁,方醒对他点点头,勉强的笑了笑。

“百花争鸣,百花齐放,老天爷也未曾禁止其它作物不能生长,他们怎么敢?他们如何敢认为自己比老天爷还厉害?!”

书院的原址上残垣断壁,不时还有些明火升起来,然后噼啪几声。

张辅沉声道:“此事他们做的太过了,德华放心,陛下绝不会视而不见!我们也不会视而不见!”

“对!”

金忠见多识广,可依然被这些读书人的狠辣和肆无忌惮给激怒了,他说道:“老夫马上进宫,看看谁敢为那些人求情!”

张辅说道:“我与金大人同去!今日倒想看看谁能指驴为马,颠倒黑白!”

方政不足以在这方面施加影响,他板着脸道:“我去五城兵马司!”

那些人目前处于待处理状态,就被关押在五城兵马司,方政去坐镇,自然可以控制住局势,并能阻止有人传递外面的消息。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