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42章 让人眼花缭乱的利益交换

第942章 让人眼花缭乱的利益交换

感谢:淼淼孩子的万赏,感谢:赤焰的噩梦疯的两个万赏!

……

人喝酒有两种情况容易醉:心情不好,心情大好!

朱瞻基喝多了,他抱着酒瓶子笑着,伸手胡乱的划拉道:“德华兄,小弟以后必定要让文武百官低头!”

方醒也有些二麻二麻的,他揉着额头道:“你先别吹,那些人可是要吃肉的,想让他们吃素,就你现在的道行,差了十万八千里!”

朱瞻基打个酒嗝,身体一弹一弹的,嘟囔道:“他们上下一心,连皇爷爷都不敢动,这大明与其说是朱家的,还不如说是他们的,真想抽刀子砍人!”

方醒丢颗花生米进嘴里去慢慢的嚼着,目光有些散乱的道:“我跟你说过,这些都是利益,你若是能从日常事务中找到利益的存在,那才算是有些小成。”

朱瞻基又喝了一口,然后把酒瓶子往桌子上一顿,起身道:“德华兄,小弟这就去了。”

“你去哪?”

方醒招呼小刀进来扶住他问道。

朱瞻基摆脱了小刀的搀扶,气势昂扬的道:“小弟这就进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皇爷爷,若是有赏赐,都是德华兄的了。”

“那你就去吧,挨抽了别哭!”

方醒笑呵呵的送走了朱瞻基,心想老朱可是超级爱面子的人,这样平而无故的拿臣子的东西赚钱,他下不去脸啊!

勋戚能得以长存,这就是朱棣开的先河,而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老朱这人有些……好面子!

若是想把勋戚们拉下马,证据真的太好找了,这些人的家里和外面破事不少。

可老朱却觉得这些勋戚都是自己的铁杆,如今登基了,就去清扫铁杆,他不好意思下手啊!

……

当朱瞻基醺醺的进了朱棣的暖阁时,那股子酒味让他不禁皱眉。

此时高度白酒的后劲上来了,朱瞻基摇摇晃晃的行礼,差点就爬不起。

“皇爷爷,兴和伯那边的玻璃……呃!孙儿要私下禀告。”

朱棣的面色稍缓,然后就挥挥手,除去大太监之外的人都出去了。

喝多了还知道避人耳目,不错!

喝酒玩女人,这在朱棣的眼中都不是事,他看的是格局。

格局不够,你就算是清廉如水也是白搭。

大太监不用朱棣吩咐,赶紧就搬了张椅子过去让朱瞻基坐下。

朱瞻基嘿嘿的笑道:“皇爷爷,那玻璃便宜,真的……便宜,兴和伯说了,要和户部合伙做……做生意,他只取一成,呃!用在刊印新书上。”

朱棣静静的看着朱瞻基,并未搭话。

喝酒多了,话就多,这个道理适用于百分之九十的人。

“皇爷爷,孙儿知道占了兴和伯的便宜,可他又不缺钱,和孙儿情同手足,以后孙儿多看顾土豆他们罢了……”

朱棣的目光幽深,不知喜怒。

“德华兄说过,他说每个人的理想不一样,他就想着能名垂青史,能看到大明有纵横四海的那一天,那样他躺在棺材里都能笑醒来……”

“皇爷爷,这镜子若是让郑和的船队带出去交易,那肯定是等价于黄金啊!”

“不止!”

朱棣这时才说了第一句话。

“对呀!”

朱瞻基亢奋的道:“以后就不要交换那些珠宝了,大明只要金银和香料,等以后水师拿下了那些出产香料的群岛,大明一个铜板都不用花……都是大明的,那些都是大明的……”

“……”

朱瞻基一直在喋喋不休,最后口角的白沫都干掉了,朱棣才挥挥手道:“去歇息吧。”

等朱瞻基不甘心的走后,朱棣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就像是看到一个顽童刚掉进泥地里一样的那种笑容。

大太监缩缩脖子,觉得今天真是见鬼了,先是一向稳沉的太孙大白天的喝醉,然后就是朱棣露出了顽童般的笑容。

很诡异啊!

“方醒的二儿子听说很乖?”

朱棣突然问道,大太监正在神游物外,闻言赶紧应道:“是的陛下,听说都很少哭。”

“是个有趣的。”

朱棣突然笑了,“朕的宝刀价值无法估量吧?”

大太监隐隐感到了些恶趣味,就赞同道:“陛下的宝刀价值连城啊!”

“那就送给方醒家的小儿子了。”

……

等方醒拿到宝刀后,他冲着皇城方向拱拱手,一脸唏嘘的对解缙道:“陛下现在变的灵活了呀!”

解缙笑道:“一把宝刀换你的玻璃九成份子,这笔买卖你觉得谁亏?”

方醒拔出刀来,摸着上面的刀纹道:“一把刀一条命,当然是刀值钱!”

勋戚的铁劵说是能免死,可真要动你,那只是废铁一块。

而朱棣的宝刀就不一样了,这可是大明的独一份啊!哦不!是两份,土豆和平安各一把。

想想,要是有人来抓捕,方醒的儿孙拔出朱棣御赐的宝刀,你是上还是不上?

“不过还得自身硬,不然真的遇到了坎,宝刀也没用!”

方醒意趣索然的把刀交给了辛老七,觉得一切都是虚幻。

解缙劝慰道:“那玻璃和镜子就是聚宝盆,非臣子所能拥有,你做出了姿态,史书上自然会有这么一笔,方家以后的地位就超然了。”

一个土豆惠及众生,一个玻璃为国聚财,方家这就算是立起来了。

张淑慧有些纠结,小白完全就是舍不得,觉得应该自家偷偷的卖。

“少爷,咱家一天卖一块也行啊!”

“别胡说,那迟早会露馅,到时候里外不是人。”

张淑慧终究是识大体的,觉得这样的处置方法再恰当不过了。

“怀璧其罪的道理妾身是懂的,再说家中的钱财也够用了,若是富可敌国,迟早会出事。”

小白失望的抱着平安嘟囔道:“平安,你的大宅子又没了。”

……

夏元吉的动作快的吓人,才接到消息,他就不顾休假跑来了方家。

“果真很便宜?”

拿着一块玻璃,夏元吉对着天空仔细看着。

方醒懒洋洋的道:“除去废品多了些,是很便宜,不过我建议找个戒备森严的地方来生产玻璃,否则秘方一旦泄露,这玻璃可就不值钱了。”

夏元吉差点就把玻璃放在了脸上,闻言他随口道:“那简单,在北平找个偏僻的地方,重兵把守,对那些工匠许以重利,自然能保密。”

“兴和伯,你的目的不是钱财吧?”

夏元吉满意的放下玻璃,他知道大明又将多了一个聚宝盆。

方醒笑而不语。

“方才在宫中,听到陛下令人刊印你那本什么物理……”

方醒笑道:“那算是意外之喜了。”

夏元吉眨眼道:“意外不意外,大概只有你和陛下知道吧。”

用玻璃和镜子来交换物理书的刊印发行,方醒真的下了血本啊!

“陛下为了这个玻璃,甘愿为你扛着那些文人的压力,可见你的这本书多让人头痛。等刊印出来后,本官必要先睹为快!”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