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16章 夜色,美人

第916章 夜色,美人

感谢:最美不过重逢和山水任我行的万赏。

一路到家,朱高煦一边催促着方杰伦赶紧去厨房交代花娘准备火锅,然后问方醒:“你今日没有乘胜追击,这不像是你方醒的为人啊!”

方醒无奈的道:“今日那些人……也不知道是谁在中间穿针引线。明暗之间,都在鼓动陛下扩大火器卫所的规模,在这种时候我去和宋建然对掐,只会便宜了那些家伙!那还不如卖个人情好些。”

朱高煦摸着胡须道:“那多半是五军都督府的人,那些家伙看着聚宝山卫多次立功,早就眼红了,以前只是拉不下面子,现在南边的敌人都没了,他们再不争夺一把,以后就全家等着喝西北风去。”

方醒带着他去了饭厅,边走边说道:“火器卫所并不是那么好成军的,首先从小旗官到指挥使,甚至是那些伯候国公,都要去学习和了解火器的特性,然后才能指挥好麾下作战。”

“其次就是军士的操练,这一点没有经验的会走不少冤枉路,不然今日就不是这般鼓动,而是上奏折,大张旗鼓的造势了。”

两人坐下后,方醒继续分析着:“说到底他们就是心虚,担心自己摆弄不来全火器军队,到时候败军辱国,丘福就是榜样!”

丘福当年北征时不听劝告,一意孤行的去追击,结果中伏,连累无数将士牺牲。

丘福兵败后,大明再也经受不起一次这等规模的失败,朱棣不得不以帝王之尊亲征,并从此不信任麾下大将能独自远征草原,最后拖着病体,终于病逝在回师途中,也算是死在了捍卫大明的征途上。

今天的火锅是海鲜汤底,配菜很多,朱高煦吃的酣畅淋漓,临了还带走了一条大干鱼,说是回家下酒。

扩大火器装备一事仿佛是一阵风,吹过就没了。

那些失意的武勋都在盯着朱棣,觉得这位老大的心思越发的难猜了。

“老夫觉着陛下这是对武勋们不满意了。”

解缙近期有些坐立不安,来找方醒的次数多了些。

方醒点头道:“问题的根源还是出在卫所糜烂上面,连宣府那等地方都查出那么多的贪腐,甚至还有人走私草原,你让陛下如何敢把火器装备给他们?说不定今日装备,明日就到了草原。”

解缙问道:“那些教导官如何?若是多派些下去,可能监管住这种趋势?”

“难!”

第一批教导官已经下去了,可传回来的消息显示,他们需要时间去熟悉所在的卫所,然后才能慢慢的进入角色。

“下面的人若是有了小心思,想瞒过教导官也不是难事,所以需要时间。”

不过教导官下去还算是受欢迎,下面的人觉得总比太监监军好得多。

……

孟瑛很沮丧,难得的把手头事丢下,然后去找到了张辅。

“英国公,陛下的态度不明,可边墙的将士们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有火器却不能用吗?”

张辅捧着一本书,只是听着。

孟瑛和张辅不是一个战壕的,所以发牢骚倒是爽快。

“我承认聚宝山卫很厉害,方醒很厉害,可他们总不能包打天下吧?”

聚宝山卫的规模很难再扩大,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甚至于都在盯着方醒。要是哪天他想把聚宝山卫扩大,那就是他的死期来了。

张辅把书放下,淡淡的道:“宣府如何?”

孟瑛闻言颓然,“陛下已经下旨,郭义准备回京,由薛禄接替宣府总兵官一职。”

“那五军都督府还有何可说的?”

张辅不掺和,可不代表没琢磨过朱棣的心思。

“上下其手,勾结草原,这样的军队,陛下如何放心?”

孟瑛还想辩驳一番,可张辅却不想涉足过深,他皱眉道:“保定候无需多说,阿鲁台依然没有进攻瓦剌,这才是五军都督府该关注的问题。”

……

晚饭后,方醒陪土豆玩了一会儿,又抱着平安逗弄了一下,就说道:“今晚我在书房睡。”

小白一听就扁嘴道:“少爷……”

今晚本来方醒应该是和她睡的,可现在又错过了。

张淑慧也不问原因,只是冲着小白吼道:“明晚也是你的!”

方醒笑了笑,然后就去了书房。

书房里冷冰冰的,方醒叫人弄了个碳炉,然后弄了些羊肉来烤。

腌过的羊肉放在烤架上滋滋作响,青烟渺渺,书香味荡然无存。

辛老七进来问道:“老爷,今晚可要多派些人手?”

方醒摇摇头:“不必了,中路放开,有人就放进来。”

肥瘦相间的羊肉渐渐的变色了,方醒翻动着,什么都没放。

“羊肉若是没有了腥膻味,那还不如猪肉,所以适当的腌制即可,当然,最后的孜然才是关键。”

方醒抬头,看着站在门边的女人,欣赏的道:“你好像比以前更能迷惑男人了,就像是……肥而不腻的扣肉。”

一身紫色的长裙,裙摆处还绣着些花朵,裙摆以上,纤腰一束,随后骤然饱满。

静月垂首,让那片丰腻映入方醒的眼帘,柔声道:“伯爷久违了,静月入夜而来,可否伺候伯爷?”

方醒的目光在静月那白嫩的脸上停留片刻,然后指着碳炉道:“洗手作羹汤,倒也是一段佳话,你若是会烤肉,那就来吧。”

静月盈盈一笑,如牡丹花开。

“小女会的呢!”

一个身材丰盈的美女做出女儿态,雀跃的蹲在你的身前,触手可及,一般人还真扛不住这等诱惑。

天然的时代真好啊!

方醒居高临下,能看到那长长的睫毛在轻颤,高挺的鼻梁下面是娇艳欲滴的小嘴,而再下面是一道鸿沟。

羊肉熟了,静月伸出玉指,在小碗中拿了些孜然撒上去,一股异香传来。

“安息茴香用于烤肉再好不过了,伯爷果然是会过日子的人。”

“好了。”

静月拿起一串烤肉,张开小嘴,咬下一块,然后才递给了方醒。

“你为谁而来?”

方醒没接这一串,而是自己俯身拿起另一串烤肉。

一块烤肉,一口米酒,方醒只觉得快意之极。

静月起身道:“伯爷身陷重围,静月闻讯而来。”

方醒把酒杯放下,目光俾睨的看着静月,突然打个哈哈道:“晋王可好?”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