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00章 愤怒而无奈的朱瞻基

第900章 愤怒而无奈的朱瞻基

最后一天,还有月票的别忘了投。

……

方醒去了太孙府,正好遇到孙祥。

孙祥下马后,拱手道:“兴和伯,久违了。”

上次他因为方醒揭穿了倭国皇族之事被朱棣责打了一顿,可此时脸色依然是淡淡的。

“孙公公多礼。”

方醒随意的拱拱手,然后抬脚就进了太孙府。

孙祥眯眼看着方醒的背影,然后看到门房殷勤的招呼着。

“伯爷可是来寻殿下的吗?正好,今日秋高气爽,殿下正在府中作画。”

马上有人领着方醒去了,而后门房看到了孙祥,就哟了一声道:“这不是孙佛吗?也是来寻殿下的吗?”

孙祥的表情不变:“正是,有些公务求见殿下。”

门房昂首道:“公务啊,那小的可不敢耽误,马上去通报。”

守门的几个锦衣卫看到孙祥后,那腰板就挺的越发的笔直了。

东厂的骨架几乎就是从锦衣卫拉来的人组建的,而现在锦衣卫式微,进入东厂就成了不少人的梦想。

没等多久,俞佳就出来了。

“是孙佛啊!请进。”

“不敢。”

孙祥对孙佛这个名号还是很满意,这能说明自己的慈悲。

一串佛珠在孙祥的手间数动着,他垂眸跟着进了太孙府。

走了一段路,穿过几重屋宇,来到了一个水池边上。

北方的水池在秋季实在是乏善可陈,只是水中有些鱼儿在游动,不时的啄食着鱼食。

朱瞻基正在作画,而方醒坐在边上的大石头上,懒洋洋的看着水面。

俞佳在离朱瞻基不远时止步,孙祥也跟着站住。

方醒听到了脚步声,回头看到是孙祥,就说道:“有人来了。”

朱瞻基没回头道:“且等小弟画完这条鱼。”

孙祥不敢催促,只得等待着。

大约是一刻钟多一点,朱瞻基把笔放下,然后活动着手腕叫人照看画作。

“孙祥?你来做什么?”

这个东厂的权利比锦衣卫还要大,朱瞻基有些不大喜欢。

孙祥赶紧行礼,然后说道:“殿下,宁阳候陈懋的事发了,陛下令奴婢调查宁阳候的关系。”

朱瞻基最近几次北行都和陈懋有过书信联系,所以闻言他就问道:“宁阳候为人爽直,他何事发了?”

方醒也有些诧异,在北征时他和陈懋有过接触,在郑亨刁难他时,陈懋还出言相助,所以听到他涉案,就倍感诧异。

孙祥沉声道:“殿下,宁/夏卫所贪腐案,宁阳候涉案了。”

这……

方醒没想到居然会是陈懋涉案,朱瞻基更是惊道:“可拿人了吗?”

朱棣的性子不好,如果知道的话,大抵会马上令人前去宁/夏拿人。

孙祥垂眸道:“此事是宁阳候自己上的奏折,算是自首。”

朱瞻基眯眼道:“我与宁阳候在北边时有书信,大多是宁阳候的问安。”

孙祥躬身道:“奴婢告退。”

作为太孙,朱瞻基不乐意说陈懋和谁熟悉,会和某人有勾结,孙祥还真不敢再问。

来问皇太孙就算是过分了,再不依不饶,朱瞻基抽他个半死,朱棣都不会说什么。

朱瞻基面无表情的看着孙祥离去,突然问道:“德华兄,难道人心果真无止境吗?”

方醒叹息道:“人心当然无止境,只不过强有力的监控和惩罚会对某些人起作用,让他们时刻警醒自己。不过对于贪婪者来说,刀架在脖子上他们都会贪腐,这是人性!”

朱瞻基拿过自己的画作,那些水色鱼儿看着颇有趣味,可他却右手一紧,就毁掉了这幅画。

可惜了呀!

方醒一直等着,就是想等朱瞻基画完后拿回家去,保存好点,后世子孙也能卖不少钱。

“我恨不能此刻就派出大军,把大明所有的官吏都查个清楚,有罪的一律从重处置,不行就杀!杀出一个清平世界来!”

朱瞻基把捏成一团的画作扔进了水中,随即水中就晕染开了几朵墨云。

“勋戚不可靠了!大明的未来还得要靠寒门子弟!”

这娃有些走极端了,方醒说道:“你得注意了,那些科举为官的,许多都是寒门子弟出身,后来为何贪腐?这不是出身就能改变的问题,所以要想从根子上解决掉此事,唯一的办法就是监督。”

朱瞻基眼中厉色一闪,低喝道:“那些人!就是那些人在挖着大明的根基!他们外表斯文,满口仁义道德,可有多少人能言行如一?有几人?!”

朱瞻基的声音越来越大,那些伺候的人在俞佳的示意下都走远了。

方醒挥挥手,示意俞佳也走远些。

大概是从南到北的走了一趟,让朱瞻基看到了大明根基处的伤痕累累,早就满腹怨气,所以言辞有些吓人。

“这一路行来,我最少想杀掉三个知府,可杀了他们,换上来的人如何?难!”

朱瞻基唏嘘道:“我终于知道了皇爷爷一直不动的原因,动了干系太大,而且只是头痛医头罢了,得不偿失啊!”

“可我担心等到自己时,怕是更不敢动了!”

朱瞻基终于露出了软弱的一面,他急促的呼吸着,眨眼频繁,显得异常激动。

方醒拍拍他的肩膀,沉声道:“气什么?有那功夫,不如踏踏实实的学习,学习怎样才能在以后挽回这一切!”

……

方醒没有丝毫的沮丧,今天找朱瞻基要办的事也忘了个干净,心中暗喜的回到了家中。

可回到家中,他看到的是土豆可怜巴巴的在折腾铃铛,而张淑慧却不见了。

“夫人呢?”

方醒先去亲了平安一口,然后把被拔掉了好几根毛的铃铛从土豆的魔爪下解救出来。

“老爷,夫人在前厅议事。”

“那我去看看。”

方醒进来时没注意,直接就进了内院。

小白有些郁郁,她觉得自己太没用了。

“少爷,要不我还是算账吧。”

小白仰头,可怜巴巴的道。

方醒摸摸她的脸笑道:“想什么呢?咱家又不急着要你做事,且等平安满周岁了再说。”

“嗯,我听少爷的。”

小白甜甜的一笑,还把脸蛋在方醒的大手中滚了滚,就像是个撒娇的孩子。

前院,当方醒走到外面时,就听到了张淑慧的声音。

“若是以后土地多了,方家的田庄自然就难以为续,原先我是看好了几块地,如今却有些踌躇了,杰伦叔,你看如何?”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