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94章 莫名其妙,霸道的大明

第894章 莫名其妙,霸道的大明

兄弟姐妹们,月底最后三天了,瞅瞅自己的月票,都往仓库放吧!

……

朱棣的到来让张淑慧有些吃惊,赶紧带着家人迎接。w÷W请大家看最全!

按理皇帝也不该见大臣的家眷,可朱棣却对那些礼法嗤之以鼻。

行礼后,土豆好的看着朱棣,然后伸手从荷包摸出一块麦芽糖递过去。

“吃。”

朱棣的面色有些黑,张淑慧急忙把土豆叫过来,然后请罪道:“土豆都被臣妾宠坏了,陛下恕罪。”

“铛……”

土豆刚张口,被张淑慧捂住了嘴巴。她尴尬的笑了笑,心想要是铃铛冲出来,今天这麻烦可大了。

朱棣摇摇头,目光幽深的看着张淑慧,问道:“方醒只有一妻一妾,你怎么想?”

张淑慧的心一紧,答道:“陛下,臣妾不敢妄言。”

“朕许你说。”

朱棣却不肯放松的追问道。

张淑慧握紧双手道:“陛下,拙夫不善谋身,家本是清静地。”

这个暗示已经够明显了,朱棣点点头道:“嗯,方醒为国而不惜身,朕自然看在眼里,你贤名在外,当好生伺候。”

“朕走了。”

朱棣好像是为了来问这句话,然后走了,让张淑慧有些六神无主,赶紧叫人请来了解缙和黄钟。

解缙来后,皱眉道:“陛下这话……怎么有些试探之意呢?”

“解先生说的没错,陛下不会平而无故的来方家庄,更不会平而无故的召见臣妻,这……”

老朱做事天马行空,让下面的人也是一头雾水。

解缙最后说道:“此事无需担忧,陛下若是有什么打算,德华那里自然会有蛛丝马迹。”

……

草原的牧草开始枯黄了,阿鲁台的信心又恢复了些。

走出大帐,阿鲁台白色的肤色很是醒目,他看着远处的羊群道:“大明那边的货为何没到?”

身后的谋士低声道:“太师,此次延期那么久,怕是出了意外啊!”

阿鲁台笑道:“那些明人收了咱们的钱,若是敢半途而废,马派人去明人那边散播消息,以明皇的性子,抄家灭族在眼前啊!哈哈哈!”

“太师,明人好像在攻伐朝鲜那边,朵颜三部也被那个魔神一扫而空,在奴儿干都司,明人已无敌手,太师,咱们要小心啊!若是明人从侧翼而来,咱们……”

“怕什么?!”

阿鲁台威严的道:“在我们和瓦剌人分出胜负之前,明人不会进入草原,而且明皇的年纪大了,自从丘福战败之后,明皇不敢让大将出塞。他们还要迁都,等把这些弄完,最少两年!”

谋士喜道:“两年的话,明皇又老了两岁,太师,那时候的他,别说是亲自冲阵,可还能坐稳马背?”

“哈哈哈哈!”

……

李彬驻守在新建的镇奴城,不断派出小股骑兵向周边探索,遇到小部落收拢回来——大明需要放牧的牧民。

镇奴城内的建筑全都是水泥砖房,李彬对此很是满意。

“从古至今,一个火头毁掉一座城池的事不少,兴和伯大才!”

李彬目光炯炯的看着跪在堂前的人,沉声道:“不管你等是何部落,不管你等的血脉多高贵,所有人,要么举族前来为大明放牧,要么……车轮以的男子尽数斩首!”

下面穿着皮袍的男子听了通译的话,拼命的磕头叫喊。

“侯爷,他说定在一处放牧,时日久了牧草都废掉了,所以只能四处逐草而居,恳请您放了他们,他愿意每年出一百只羊,十头牛作为贡品。”

李彬面无表情的道:“让他赶紧回去吧,本候许了他一家团聚。”

男子听了这话,不喜反惊,一堆话冲了出来。

什么一家团聚,是去阴曹地府团聚吧?

“侯爷,他说马全族搬来。”

李彬点点头:“告诉他,他可以跑,跑的远远的。”

男子哪里敢,只是苦苦哀求,说是希望能去种地。

李彬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等男子走了之后说道:“倒是个聪明人,也没野心。”

有麾下将领冷笑道:“他若是敢跑那倒是有趣了,大明不会停止探索的步伐,越往北走,越难活!最终他会自己回来,否则会被吞并,那些蛮子可大明狠多了!”

种地的话,实际相当于是大明的佃户,至少一族人不会饿死,不会被冻死。

两者相,聪明人,没有野心的人,自然会做出选择。

李彬的目光俾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阿鲁台管窥豹,妄自尊大。瓦剌蛰伏,可野心勃勃,且等他们斗,斗出个结果之后,大明自然会让他们知道这话的意思!”

北风渐起,草原又进入了蛰伏期……

……

方醒得知朱棣来家后也没啥反应,只是让张淑慧不要声张出去。

老朱如今越发的苍老了,考虑事情的角度和以前也有差别。

“不认清这一点的人会吃大亏!”

方醒昨天带着家人去城游了一圈,回来找人准备开工,把隔壁李家的地方弄成北平知行书院。

“要多种树,还有,留一些地方种植庄稼,书院的学生不能五谷不分。”

到了主宅,方醒进去看了看,说道:“围墙打开,藏书楼、教室都得重新建造,不过在此之前将用原来的屋子教学。”

方醒看了这个三进的大宅子,虽有花草树木,可格局却不适合书院。

“这样吧,解先生看看,如果在边重新修建书院如何?”

解缙倒是没意见:“你有钱,那使劲的花。”

吕长波有些疑虑:“山长,可这里离城差不多五里地,学生还是得住在这里啊!”

“那又有何妨?住在书院,每十日给假回家。”

方醒站在门口,突然回首笑道:“咱们在北平再造一个知行书院,一南一北,遥相呼应,解先生,我相信会有桃李满天下的那一天!”

解缙点头,然后问道:“德华,北边的风不盛,反而对科学会感兴趣。”

吕长波点头道:“在下以前有北边的同窗,交往多年,觉着北边人少地稀,秉性粗犷,读书真不过南方学子。”

方醒笑道:“咱们的是实用之学,不哼哼唧唧,不用吟诗作画,实打实,学了有收获,这样的地方正适合科学扎根。”

解缙紧紧身的衣服,北边的风让他有些不舒服。

他在方家的前院有一个小院子,住进去的那天,他发现了方醒改进的炕床,这样冬天他不用冒险在屋子里烧炭火取暖。

年纪大了,又是孤身一人,从床到起床,那被褥都是冷冷的,和这人心一样。

北平当地的官员对解缙很冷漠,这位前‘首辅’的落难甚至成为了大家的谈资。

回身看着空荡荡的院落,解缙肃然道:“好,咱们在这儿扎根!”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