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92章 两万骑兵的威压

第892章 两万骑兵的威压

宣府的自首潮让人心惊,让某些人胆战心惊!

可被抓到也是死,特别是那些涉案较深的,贪腐较多的,手有无辜人命的,更是惶惶不可终日。..

郭义很无奈,方醒等人丢下这个烂摊子,拍拍屁股走了。

“本官现在坐在火堆,屁股都着火了呀!”

金玉苦笑道:“根据那些人的交代,有勋戚涉案,人心浮动!若是有人动兵,宣府必然糜烂。”

“连大同都跑不了!”

郭义皱眉道:“要抓紧了,把靠得住的卫所抓住,一旦生变,马镇压!”

朱棣马要到北平了,这个时候宣府生乱,那是在给他眼药。

“召集起来,用操练的名义召集起来。”

郭义一咬牙,准备破釜沉舟。

金玉郁闷的道:“汉王走了,兴和伯也走了,特么的!把火点着了,他们倒是跑了!”

……

军令下达,宣府那个超大练兵场马多了好几万人。

“都指挥使三人未到,指挥使两人未到,千户官九人未到……还有,大约五千余军士未到。”

郭义倒吸一口凉气,在高台低声道:“这些人想干什么?要造反吗?”

金玉握住剑柄,沉声道:“大人,今日怕是不能善了了!”

此时的宣府像是一座蠢蠢欲动的火山,朱高煦等人在时,他们偃旗息鼓,可等人走后,担心被大怒的朱棣下令彻查,所以……

校场的将士们也有些心不在焉,操练时错误频频,可郭义也当没看见。

主官都没来,而且还有些同袍也没来,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有人了高台,附耳禀告郭义:“大人,有异动。”

郭义咬牙道:“准备动手!”

操练结束了,没头没尾的结束了。

随即郭义口命令不断,而所有的命令都指向了今日未到的卫所。

要出大事了!

伴随着秋风,一支支军队分批出发,可将士们都心迷茫,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

……

剑拔弩张,同室操戈!

在这个时候,一个消息把这些紧张气氛都打散了。

“大人,英国公率两万骑兵已经到了!”

“什么?”

郭义眨巴着眼睛,觉得真是见鬼了。

“英国公不是在瀛洲吗?”

马蹄阵阵,骑兵如山般的蜂拥而至。

马背的张辅目光冷漠,看着些作乱的那几千人说道:“跪地不杀!”

“跪地不杀!”

两万骑兵,经过在倭国各地的厮杀,几乎连马的眼睛都是红的。

“是英国公!”

人的名,树的影,张辅的出现,击溃了乱军的侥幸心理,随即前方再无站立之人。

郭义没有一丝高兴,他低声和金玉说道:“果然是方德华,他临走时说宣府查的差不多了,在陛下即将驾临北平之时,不宜动刀兵,可没想到英国公却悄然而至,这是在引蛇出洞,然后聚而歼之!”

金玉无奈的道:“咱们的动作慢了呀!总想着此事此终结,若是主动查出来动手,屁事没有,现在麻烦了!”

郭义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苦笑道:“那方醒号称宽宏大量,当年不过是袖手旁观了郑亨折腾他,如今报应来了,果然是宽宏大量啊!”

金玉摇头道:“此事应该不算,毕竟汉王和杨荣都未曾透露口风,应该是陛下的安排。”

郭义不过是知道自己要倒霉了,所以胡乱找原因,闻言叹息道:“听说宁夏那边也不干净,不知道陈懋如何。”

宁阳候陈懋,性格爽朗,军多故旧,北征时和方醒有些交情。

这时张辅过来了,郭义急忙前行礼,然后摇头道:“英国公,下官此次要完了。”

张辅沉声道:“你若是没有涉案,那闲置一段时日,若有,那赶紧自首。”

“没有。”

郭义沮丧的道:“可宣府涉案将官甚多,下官难辞其咎。”

张辅点头道:“陛下马到北平,你等不管后事如何,马把宣府下整治一番,千万不要出错!”

金玉和张辅的关系有些亲近,他自己的罪责也不大,所以等郭义走后,他问道:“英国公,全火器卫所,难道真能扛住大军的冲击?”

在朝鲜战报传来后,宣府下不少人都觉得不大靠谱。

“一万不到的将士,居然挡住了倭国人的大军冲击,并能反击,英国公,下官觉着这有些……夸大了吧?”

想到朝鲜之战有朱瞻基随行,难免有人会往阴暗处想,觉得这是在给朱瞻基的脸贴金。

张辅摇头道:“此事不假,当时我在城门里,带着骑兵准备反击。那火炮的威力……宣府此番整治之后,应该也会配发火炮,到时候你等知道了。”

“一炮出去,者披靡,若是霰弹的话,像是蜂群般的,一打一大片,威力惊人啊!”

金玉听的目瞪口呆,“英国公,那,那……以后难道刀枪都没用了吗?”

……

“火器的普及并不能一蹴而,而且有必要保留刀枪配置。”

“特别是骑兵,在连射火器出现之前,骑兵的作用依然是决定性的。”

“要戒骄戒躁,若是遇到纪律严明,战法娴熟的骑兵,我部依然会有危险。”

聚宝山卫的新驻地在顺承门外五里地,和方家庄平行。

驻地早修建好了,还是砖瓦房,看着整齐有序,方醒对此也是喟叹不已。

若是大明一直保持着这种效率,那不会衰亡。

“都各自散了吧,回去整理房间。”

方醒下令解散,身边只留下了林群安和王贺。

王贺有些水土不服,据说已经拉一天了。

“兴和伯,这次朱雀卫拱卫陛下北来,咱们可被下去了!”

王贺觉得这是朱棣不信任聚宝山卫的体现,所以有些悻悻然。

“那又如何?聚宝山卫不是看家的恶犬!”

林群安不屑的道:“宋建然以为是好事,可军队不打仗,那叫做军队吗?倭国之后,朱雀卫有些得意忘形了,却忘了业精于勤的道理。”

方醒没有去关注朱雀卫,指着右边道:“工坊要规划出来,周围如何防备都要想好,切不可大意,若是秘方被盗,那些武器被盗是大罪,明白吗?”

林群安凛然道:“是,下官知道了。”

全大明这么一个半官半私的工坊,里面的任何一样东西放出去,能在大明掀起波澜。

可方醒什么都不放,他在观察着,观察着老朱的动向。

至于朱雀卫,在方醒看来,在京城蹲守当看门狗的都不是好军队,包括了聚宝山卫。

军队是要吃肉,要喝血的,不然你再怎么操练,也不如拉到草原去溜一圈的效果来得好。

“北平临近边墙,以后寻到机会,每年都出去一次,打草谷也好,震慑也罢,不要当看门狗!”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