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80章 暴风雨之前

第880章 暴风雨之前

“嘭!”

一回到驻地,杨荣正准备写奏折,就被一声震响给打乱了思绪。小□說

方醒一脚踢翻案几,怒道:“特么的!这就是五军都督府和兵部的天下太平吗?这就是满朝的盛世高呼吗?让那些杂种来看看!来看看这些如行尸走肉般的军眷!”

杨荣叹息道:“兴和伯,金陵远离千里,难免鞭长莫及啊!”

方醒冷笑道:“我就不信没人去上告,那些逃卒中肯定有人上告了,不过被人被漂没了而已!这大明上下都是特么的一群乌鸦,黑!”

“贪腐早就成了一条绳子,这条绳子上的贪官污吏都齐心协力,就算是此次清理了北方卫所,可能管多久?一年?还是两年?人的贪欲无止境,别用什么道德去约束他!监察!大明需要的是监察!严厉的监察!”

看到方醒的眼睛发红,杨荣就想起了北征时那些杀红眼的将士,于是就轻声道:“兴和伯,此事非朝夕之功,咱们先定下了天津,然后一一清理北边的卫所,事后自然可以上奏折向陛下进言。”

这时朱高煦进来,看到方醒杀气腾腾的模样,就问了来由。

杨荣苦笑着把刚才的走访结果告诉了他。

“都抓了,该杀的杀,该流放的就流放,这不就完了吗?气什么!?”

朱高煦的话让方醒不住摇头,然后说道:“王爷,大明难道也想学前宋吗?”

“哪有的事?前宋软趴趴的,怎能和大明比?!”朱高煦觉得方醒有些失心疯了。

“罢了,这些事不说了。”

方醒觉得和朱高煦说这些事纯属白费,这位就是没心没肺。

杨荣奋笔疾书,然后看了看奏折,叹息着打火点燃。

……

“王爷,运河的驻军,除去左卫之外,其它两卫都开始鼓噪了!”

“为何鼓噪?”

朱高煦面带杀气的问道。

赶回来报信的斥候说道:“说是天气太热,下面的人怨声载道,都不愿意赶路。”

“至为可笑!”

杨荣怒道:“王爷,要不咱们就先动手吧!”

方醒也忍无可忍的道:“咱们可以以治军无方的理由,把祝献等人召唤来,然后一举拿下!”

“好!”

朱高煦喊道:“来人,去,命祝献三人马上前来。”

有人应令去了,可很快又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人。

来人行礼道:“王爷,祝献等人已经去了军中,不知道在干什么,不过军中的气氛不对,就像是大战前一般。”

“王爷,王都伟的人来了。”

王都伟派来了一个亲兵。

“王爷,祝献等人的麾下在闹事,说是天气炎热,军中多病,要药材,要郎中。”

方醒问道:“黎源直的麾下可也是如此?”

“对,不过闹的却是不许脱衣,说是太严苛。”

杨荣怒道:“这是肆无忌惮!果真是大胆啊!”

这是想让方醒等人投鼠忌器,否则军中一乱,整个天津城估摸着会死伤大半。

深谙军中的朱高煦怒不可遏:“祝献黎源直大胆!”

杨荣跟随朱棣多次北征,他沉吟道:“王爷,若是鱼死网破,此事就麻烦了,北方整军必不可为!”

天津城一旦发生惨剧,不说整军,朱高煦和方醒三人都得灰溜溜的回去请罪。

朱高煦气咻咻的看着方醒,问道:“方醒,本王意欲直接拿人,你以为如何?”

方醒一直在沉思,闻言就说道:“王爷,运河驻军鼓噪,这是谁的手笔?”

“肯定是祝献等人!”朱高煦对方醒质疑自己的智商很不满意,若不是杨荣在这里,他绝壁要发飙。

杨荣的神色微动:“兴和伯的意思是……将计就计?”

“对!”

方醒翻动着账册,目光幽深的道:“那咱们何不如遂了他们的心愿,然后……祝献等人必然要跑!在跑之前,他必须要让天津城乱起来,而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干掉我或是杨大人,然后他们就可趁着聚宝山卫大乱的机会出逃。”

杨荣补充道:“王爷可假装含怒前去运河弹压,而聚宝山卫趁势接管城防,祝献等人迫在眉睫,必然会动手。不过兴和伯可有把握?”

朱高煦也想到了些道道,他抚须道:“先不说王都伟的人马,祝献若是要突袭这里,必然是以心腹为主。”

“若是有准备,那点人不在话下!”

方醒笃定的道:“就算是他裹挟麾下前来,只要我和杨大人高呼一声,那些军士就算是不倒戈一击,可也不会跟着他们叛乱!”

“啪!”

朱高煦拍手道:“那便这样定了!本王带人出去,然后就在左近窥探,若是城中生变,方醒,你就令人发信号,本王亲自来镇压这些乱臣贼子!”

……

不一会儿,朱高煦就怒气冲冲的带着自己的侍卫冲出了城门。

随即,林群安就令吴跃部去接替城防。

“伯爷将令,你部自行回营,天津城防由我部接管!”

吴跃手持方醒的令牌上了城头。

城头上的千户官是黎源直的人,他堆笑道:“吴大人,贵部远来,未曾歇息就要上城,这不妥吧?”

吴跃冷冰冰的道:“没什么不妥,将令在此,莫非你等敢不听吗?”

“不敢不敢!”

千户官看到吴跃身后那些身姿挺拔的军士,心中一个激灵,就拱手道:“既然这般,本官乐的轻松。”

看着城头上那些军士穿着新衣,目光各异,吴跃就知道,这些人中,多半都是他们的心腹。

…..

“怎么办?”

祝献宛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大堂中转来转去。

“大人,黎源直来了。”

祝献的脚步一停:“请他进来。”

黎源直缓步而入,面色冷静,和焦躁不安的祝献相比,他显得更有城府。

“黎大人来了。”

祝献努力压下心中的不安,笑着请黎源直坐下。

黎源直看了看门口的那几人,“可靠吗?”

祝献点头道:“都是喂饱了的,一根绳上的人。”

黎源直这才低声道:“汉王才出城,方醒就令人接管了城防,祝大人,这是在提防你我啊!”

祝献的面色潮红,脸上的颊肉不住的轻颤,恨声道:“运河那边经不住查,若只是来几个御史还好说,可此次汉王和那方醒,加上杨荣联袂而至,这是要彻查的意思啊!”

黎源直目光沉凝:“祝大人,汉王粗俗不可怕,杨荣文官,咱们也有法子糊弄过去,就是那方醒……”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