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70章 男人,对自己要狠

第870章 男人,对自己要狠

“陛下有意要另起炉灶了!”

回到家,方醒召来了解缙和黄钟,不屑的道:“黄俨此举大概是在试探,毕竟四海集市获利颇丰,那阉人眼热了,想插一手!”

解缙抚须道:“陛下此举……哎!叠床架屋啊!何必呢!多此一举!”

黄钟却若有所思的道:“陛下此举怕是想双重监察吧。”

方醒笑道:“若是没有黄俨那条老狗狂吠,我是没兴趣去搭理此事的,你们没看到今日黄俨的脸色,哈哈哈哈!”

解缙以手托腮看着方醒,觉得这人一会儿深沉,一会儿爽朗,真是让人看不懂啊!

黄钟却淡淡的道:“伯爷,那杨大人的遇险……”

方醒的笑声戛然而止,转为苦笑:“有希望能坐那个位子的人,若是不会做戏,大概是……”

“大概会和老夫一个样吧。”

解缙自嘲道:“老夫当年就是不会做戏,自作孽!”

黄钟也是唏嘘道:“没想到杨大人也会和伯爷您做戏,真是让人郁郁啊!”

方醒想了想,突然说道:“去问问马房的人,那天可有异常。”

杨荣那天直言是被人暗算,所以方醒就忽略了些东西。

黄钟出去了半晌才回来,面色惨淡。

“伯爷,杨大人已经暗示了咱们,可咱们都以为问题出在外面,就没查家里。”

“家里的谁?”

方醒目光冷厉,声音中带着杀气。

不管是谁?就算是朱棣亲自下的命令,可只要他配合了,方醒发誓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的炮制他。

黄钟摇头道:“那日杨家的车夫要了些酒糟混着草料喂马,里面被人下了药,回来就剩下了一点,盆子就仍在角落里,刚才马棚的人去找来了,仔细一看,就发现了那种药,能让马匹逐渐亢奋不已。”

“药是谁下的?”

方醒的心中渐渐的有了些猜测。

黄钟摇头道:“应该就是杨大人家的那个车夫自己下的。”

“卧槽!”

方醒忍不住骂了一句,只觉得脊背发寒。

他看了解缙一眼,两人的眼中都是一样的意思。

“杨大人这是在告诉咱们,他有苦衷,可也不愿意坑了方家,所以就留了个线索。”

方醒无语,半晌说道:“谁会想到居然是他自己下的手,不过说句实话,老杨对自己够狠啊!那么快的速度,不小心他就得去阴曹地府接班了。”

解缙笑道:“杨荣这是拿命去换啊!此次必然是他了!”

黄钟说道:“那么……那些还在弹劾杨大人的官员,岂不是……枉做了小人?”

“不不不!”

解缙对这些比较了解,他说道:“就算是杨荣上去了,可该弹劾的还是会弹劾,当然,还有另一种手段,比如说举荐杨荣去担任国子监的祭酒。”

……

兴和伯夫人送了太孙妃一件宝贝,堪称是举世无双的宝贝!

这个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太孙府。

朱瞻基的女人不少,所以酸味也马上弥漫了整个太孙府。

孙氏扯着手帕,面带微笑的道:“果真有一人高?”

来禀告的太监谄笑道:“还不止呢,一人多高,整个人都照的清清楚楚的,连汗毛……奴婢有罪。”

“赏他。”

孙氏淡淡的吩咐道,等这太监千恩万谢的走了之后,那脸色变得铁青起来。

“那方醒这是何意?”

心腹的丫鬟低声道:“难道是在给胡氏撑腰子?”

“必然是了!”

孙氏把手帕递给丫鬟,屋子里随即就冒起了一股烟雾。

……

朱瞻基很懵逼,他一直在外面,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直到被自家老娘给叫到了东宫。

太子妃瞟了朱瞻基一眼,看到没瘦,这才说道:“你是太孙,不是商人家的纨绔。”

这个话比较严重,朱瞻基马上跪在地上请罪。

太子妃叹道:“你看你父亲,不管是怎么着,可总不会让别的女人爬到我的头上来,这就是分寸啊!你可有?”

朱瞻基瞬间就想到了胡善祥,以为是她在告状,就抬头道:“母亲,孩儿没有……”

“大哥,好大的镜子呀!”

正在此时,婉婉从里间出来了,兴高采烈的,身后跟着两个宫人,小心翼翼的扶着那面大镜子出来。

“嘶……这可是兴和伯送的?”

太子妃点头道:“是也不是,兴和伯夫人送给了胡氏,胡氏不敢享用,就送到了这里来,你说兴和伯夫人此举何意?”

张淑慧和太子妃算是小半个闺蜜,所以朱瞻基想了想就明白了。

这是在为胡善祥打抱不平!

“以人为鉴,可以知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瞻基,莫要任意胡为!”

太子妃对胡善祥的印象颇好,所以就有些恼怒了。

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

这镜子比铜镜清晰多倍,含义很多。

朱瞻基额头见汗,他想到了另一层意思,就说道:“母亲,兴和伯怕是误会了。”

胡善祥被身边的人给忽悠了,此事他自认为处理的很及时,也很给力,为啥方醒还要送镜子呢?

太子妃看到他脸上的茫然,不禁喝道:“内宅的女人并不是你以为的冰清玉洁!那手段和宫中相比也不遑多让,你且用点心吧!”

朱瞻基颓然道:“母亲,那个怂恿的侍妾被孩儿罚了,难道还不够吗?”

“愚蠢!”

太子妃气得银牙紧咬,挥手道:“你且去方家看看,莫要让兴和伯以为你是个薄情寡义之人。”

朱瞻基起身出去,在门口遇到了自己的老爹。

朱高炽摇摇头,唏嘘道:“家都管不了,你以后怎么管理大明?”

进了殿内,朱高炽正义凛然的道:“此等人就该重罚以儆效尤,瞻基还是手软了。”

“是吗?妾身倒是觉着正好呢!”

太子妃似笑非笑的道:“有情谊,能念旧,瞻基比许多人都好。”

“父亲,婉婉要去方家玩!”

婉婉听了半天的话已经发蒙了,见到最宠爱自己的父亲来了,就趁机撒娇要出门。

朱高炽正在琢磨着太子妃的话,闻言就随意的道:“去吧去吧,跟你大哥同去。”

婉婉一声欢呼,就招呼着自己的虾兵蟹将跑了,让太子妃有些失神。

“妾身当年也和婉婉似的无忧无虑呢!”

朱高炽涎着脸道:“贤妻幼时必然是极为乖巧的。”

太子妃笑了笑,叹息道:“那胡氏是个好的,只是不会争,不动心计,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朱高炽不以为然的道:“女人嘛,任由她们闹,难道还能翻天不成?”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