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68章 方醒多句嘴,有人要倒霉

第868章 方醒多句嘴,有人要倒霉

“瞻基?”

朱高煦趁着土豆没注意的时候,在他的脸蛋上摸了一把,笑呵呵的道:“前日进宫,好像是请了御医在家调养身体。”

“咦!上次见面还好好的,莫名其妙的请了御医干啥?”

朱高煦振眉道:“听说这小子得了些好鹿肉,咱们去吃一顿!”

……

太孙府看门的看到朱高煦那张脸,啥都不用说了,赶紧去叫了俞佳来待客。

俞佳胆战心惊的来了,等看到方醒也在时,这才长出一口气。

“王爷,伯爷,里面请,殿下马上就到。”

朱高煦皱眉道:“年纪轻轻的,慢腾腾的,他在府中干嘛?不会是在玩女人吧?”

俞佳的脸都皱成了一团,不敢回话。

方醒干咳道:“大概是有事吧,咱们先去看看鹿肉。”

俞佳一听就有谱了,直接就越过朱瞻基做主:“哎哟!是有鹿肉,上好的,还有些鹿茸,王爷您看哪些好,就带回去,那个补身子可是不错。”

朱高煦不耐烦的道:“补什么身子?本王的身子骨好得很!去!弄个烤架,今日本王要喝酒。”

方醒苦脸道:“王爷,这还早啊!这个时辰喝酒,一整天都晕乎乎的。”

这时已经到了前厅,朱高煦没进去,而是在院子里指着那个石桌子吩咐道:“就在这了,赶紧的,把火烧起来,好酒拿出来。”

方醒知道这位王爷的兴致一旦来了,谁都拦不住,在俞佳要被喝骂前说道:“赶紧去吧。”

这时正好朱瞻基过来,见礼后就吩咐道:“去拿些鹿肉,还有那个泡的酒,多拿些。”

三人在石桌边坐下,朱高煦不耐烦的道:“看你一脸的苍白,以后少玩些女人,多练练筋骨,别学你爹那样的,都被文官教坏了,弱不禁风!”

皮肤有些黑的朱瞻基能说些什么?

这是长辈,他只能暗自苦笑着应下了。

烤鹿肉的味道方醒不是很喜欢,他吃了一小块就要了烤鸡。

“身体不好?”

朱高煦已经开喝了,方醒这才低声问道。

朱瞻基摇摇头道:“德华兄,为了沈阳的事,小弟被皇爷爷给呵斥了,所以在家呆几日。”

老朱抽抽了吗?

方醒觉得多半是抽了,居然为了个沈阳呵斥朱瞻基!

上午喝酒,这对方醒是一个挑战,所以他偷奸耍滑,总算是保住了清醒。

朱高煦也心满意足了,起身就招呼人准备打包。

打包的人还没回来,却来了个丫鬟,手中还提着个包袱。

“殿下,太孙妃听闻兴和伯来了,就整理了些礼物,说是送给兴和伯夫人和土豆。”

方醒正准备道谢,可又来了个丫鬟,带来了两个包袱。

“孙嫔听闻汉王殿下和兴和伯来了,说是虽身份低微,可也感念不已,就准备了些薄礼……”

方醒有些纠结的看着朱瞻基,从准备的礼物来看,真是高下立判啊!

孙氏送礼面面俱到,而作为太孙妃的胡氏却是漏过了朱高煦。

那姑娘不傻呀!

朱高炽却神经粗大的摆手道:“女人的礼物本王不要,走了!”

方醒拖在后面,朱高煦也不啰嗦,知道他和朱瞻基有话说,就上马而去。

等朱高煦走后,方醒郁闷的道:“你这府中谁在管着?”

“俞佳啊!”

“内院呢?”

方醒也不避嫌的问道。

朱瞻基不解的道:“胡氏在管着,几个嬷嬷帮衬着。”

这语气中带着些不满,想来也是对胡氏只准备了方醒的礼物,漏过了朱高煦暗自恼怒。

这娃还不懂内院的弯弯绕啊!

方醒的内院简单,可有时候张淑慧也会用些小心计,算是内院的当家人给方醒的善意提醒。

“沈阳可有其它背景?”

方醒神转折的问到沈阳,朱瞻基想了想:“没有,算是我府上的半个家生子。”

马丹!

方醒猛地想起了一种可能性,浑身发寒!

“我回去了,此事你千万别管了,仔细琢磨就是。”

方醒觉得还是撒手最好。

朱瞻基茫然的点点头,对朱棣的信任让他根本就想不到此事的缘由。

临走前,方醒犹豫了一下,随口提了一句:“既然是胡氏在管着内院,你好歹也要放些信任的人去帮衬她!”

朱瞻基送走了方醒,皱眉叫来了俞佳。

“胡氏身边都有谁?”

俞佳报了几个太监的名字,朱瞻基才恍然大悟!

“全部赶回去!哪来的回哪去!你让雀尾去胡氏的身边伺候着,再挑几个得力的,踏实的去,还有那些嬷嬷,全都扣三个月的月钱,告诉她们,下不为例!”

俞佳闻言有些发愣,但却不敢反驳,就应了。

等朱瞻基走后,俞佳就问了在场的人。

“太孙妃就送了兴和伯礼物,漏了汉王殿下。”

俞佳无语看天,喃喃的道:“特么的!在兴和伯的面前弄鬼,他们难道不知道兴和伯对太孙妃的看重吗?”

俞佳知道方醒对孙氏不是很感冒,反而对胡氏赞赏有加,连大婚都送了寓意不错的礼物。

而孙氏那里方醒却就当做没这人。

虽然方醒不能对朱瞻基的内院加以干涉,可他在关键时候点一句,就比那些人的小动作厉害百倍。

……

胡善祥有些发蒙,看着俞佳一脸怒火的让人把那几个她一直认为不错的太监揪出去,就在殿外,召集人围观打板子。

这肯定是朱瞻基的意思,所以胡善祥只是轻皱眉头,想去劝劝。

可等俞佳一开口,她就知道这事不简单。

看了那些侍候胡氏的人一眼,俞佳淡淡的道:“大家都要记住了,在殿下的身边,容不得吃里扒外的东西,都记好了!打!”

“噗!噗!噗!”

胡善祥坐在里面,面色苍白。

这时雀尾带着几个太监进来了,那些宫女和嬷嬷看到他都是眼前一亮。

好俊俏的太监!

“殿下吩咐,以后奴婢等人就在此侍候。”

胡善祥点点头,不知道这是为何。

等外面的板子打完后,就听到俞佳喊道:“来人,把他们都送回去!”

在场的人都知道,这几个太监这辈子都算交代了。

被朱瞻基责打,就说明是犯错,而被送回去,就说明是大错。

“他们犯了何事?”

胡善祥终于忍不住问道。

雀尾俯身道:“太孙妃,今日还有汉王殿下在前面做客。”

“什么?”

胡善祥瞬间就伤心了,眼睛发红。

雀尾见状就劝道:“太孙妃无需伤心,那些人都是被收买了。”

不是得了别人的好处,谁敢忽悠自己的主子?

最近朱瞻基经常去孙氏那边,那几个太监想着,按照胡善祥的秉性,和朱瞻基的不耐烦,此事肯定无人过问。

可谁曾想方醒多了一句嘴,这事就闹大发了。

随即就有一个侍妾被责罚的消息传来,胡善祥反而不伤心了,只是淡淡的,木木的。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