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36章 皇宫内的杀戮,挑拨离间的上皇

第836章 皇宫内的杀戮,挑拨离间的上皇

长御殿外此时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骑兵的马儿不耐烦的甩动着脑袋,打着响鼻。

“为何不进攻?”

宋建然浑身浴血的挤进来问道。

“大人,有兄弟被俘了。”

长御殿下方,此时五名大明军士正被压着跪在地上,他们的身后斜站着一名手持倭刀的武士,作势欲劈。

长御殿里人影幢幢,能看到不少全身披甲的男子。

“殿下和伯爷来了!”

宋建然松了一口气,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

方醒和朱瞻基到了前方,看到这个场景不禁一怔。

林群安低声说道:“伯爷,这个小旗部冒进了,以为大殿里无人,结果一进去……”

朱瞻基咬牙道:“他们想要什么?”

“上皇晓谕明人,明倭两国多年友好,皆兄弟也,今为何滥用刀兵,此不祥之事也。若有纷争,当以商谈为宜。”

一个手持笏板,束带官袍的倭人站在台阶上,大声的喊道。

“伯爷……”

这时一个被按住脑袋的军士奋力挣扎着喊道:“伯爷,小的给聚宝山卫丢人了,别顾忌小的,杀光这群倭人!”

“***”

压住他脑袋的倭人愤怒的一拳打去,然后拳打脚踢。

“你的一家老小,包括你的三族在内,都将男为奴,女为妓!”

方醒淡淡的道,三番马上大声的翻译过去,临了还威胁道:“这位就是魔神!”

可那倭人却怒不可遏的叫喊着。

“伯爷,这人说他要为上皇效忠,死而无憾。”

三番有些尴尬的翻译着。

方醒点点头:“告诉他们,稍后本伯就会成全他们的这一番忠心!”

趁着三番喊话的时候,辛老七在方醒的身后低声说道:“老爷,已经准备好了,但不一定能全部击中。”

方醒嘴唇微动:“无碍!尽最大的努力就好,准备吧,听我号令。”

气氛越发的紧张起来,看到方醒面色冷淡,那个穿着官袍的男子喊道:“若是为了倭寇一事,上皇已经应允,此后敢于出海的人,全家处死!”

当年朱元璋和朱棣多次派出使者,要求倭国约束国民,不得到大明抢掠时可没有这等好话。

不但没有好话,而且连使者都被斩杀了。

方醒微微一笑,就在大家以为他要驳斥时,却喝道:“动手!”

众人愕然,随即枪声响起。

枪响人倒,站在那五名大明军士背后的持刀倭人当即中枪倒地。

“杀过去!”

五名军士都在拼命的挣扎着。看到明军冲过来,大多数倭人都面色大变的转身逃跑,可却有一人阴毒的拔出短刃,用力的一拉……

脖子几乎被拉断一半的军士倒在地上挣扎着,悲愤的同袍们冲上去,用刺刀把那人捅成了窟窿眼。

“别捅脸!”

方醒的眼睛发红,阻拦道:“去,找人辨认,老子要杀他全家,三族以内全都暂且收押。”

这是方醒第一次目睹自己的麾下被残杀,他的眼睛充血,盯着殿内喊道:“传令,不管是谁,不跪地者,全家杀光!”

其实不用吩咐,目睹了这场惨剧后的军士们都已经杀红眼了。

等方醒进去时,大殿内只有三人跪着,其他人……几乎体无完肤。

虐杀!

而跪地的那三人中却没有那位上皇。

方醒走在殿内,脚下全是血泊,走动时和鞋底粘连,发出噗噗的声音。

“小松呢?”

方醒走到前面,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三人问道。

斯波义淳抬起头来,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上田兵,堆笑道:“伯爷,在下…….小的知道他在哪。”

“你还想跟我谈条件吗?”

方醒心中的杀意越来越盛,随手拔出刀来,用力挥斩下去。

“嗷!”

斯波义淳以为自己死定了,就闭眼大叫了一声,可当人头落地的声音传来时,他却发现自己的脑袋还好好的。

“伯爷……上皇在房梁上……”

斯波义淳委顿在地上喘息着,方醒抬头向上看去,只看到了飘出来的衣角,他吩咐道:“把这位上皇请下来,陛下可是很期待他的到来。”

朱棣的性子略微有些好大喜功,这等敌国的上皇被抓到,当然要去金陵游街,展示一下大明的赫赫武功。

父皇啊!你看到没,当年敢斩杀大明使者的倭国,如今他们的皇帝都被抓来了,你还觉着我朱老四不适合当皇帝吗?

马上有人去找楼梯,而方醒却闻到了一股子腥臊味。

辛老七皱眉指着斯波义淳道:“老爷,这人被吓尿了。”

“说吧,这些公卿的家人,天皇一系的男丁,全都写下来,当然,你也可以错漏,本伯不会介意的。”

跪在斯波义淳身边的那人已经崩溃了,用倭语叫喊着。

三番得意的翻译道:“伯爷,这人说他愿意为王师带路,干啥都行。”

“哦!这倒是比较识时务,那……”

“伯爷,小的知无不言,若有隐瞒……小的愿受千刀万剐之苦。”

感觉味道不对的斯波义淳膝行过来,在方醒的身前叩首有声的嘶喊道。

“****”

方醒没关注他,三番一直在翻译着那位被绳子放下来的上皇说的话。

“他说自己已经退位了,那些事情都是足利义持干的,他只是一个傀儡,还是个被压迫的傀儡。”

朱瞻基没进来,他在忌讳着一些东西。

“他说愿意为大明王师带路,消灭那些逆贼,以后倭国就是大明的儿子,当孝敬有加。”

这时小松已经被放到了地上,看着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这大概是想等到晚上潜逃出去吧。

“噗通!”

小松跪了,他的眼中闪烁着狡黠的跪了。

方醒嗤笑道:“你以为这样就能让陛下忌讳吗?去尼玛的!带走!传令,搜罗天皇一系的男丁,全都拉到皇宫外跪着。”

三番没有翻译,小松被夹着走到殿外,看到朱瞻基后,就激动的喊着。

朱瞻基知道方醒在冒险,所以心情不大好的问道:“他在说什么?”

通译犹豫着没敢说,直到朱瞻基不耐烦的哼了一声,才有些尴尬的道:“他说兴和伯有野心,此人不除,大明以后肯定就会……如幕府一般。”

通译小心翼翼的看着朱瞻基的脸色,当看到那脸色变得发红时,就果断的闭嘴了。

“胡言乱语,身为阶下囚还敢挑拨离间,果然是阴险!”

朱瞻基想起了方醒说的倭国人,正是衣冠楚楚,内里龌龊阴险。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