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20章 决死一战

第820章 决死一战

昨晚在桌子上睡着了,今天腰酸头晕!

......

达没有姓,从小喜欢喊达,所以长大后别人就叫他达。

不过若是能立下大功,他兴许就能获得一个高贵的姓,从此摆脱平民的身份。

所以,达在前面的战斗中奋勇争先,已经获得了多次夸赞,甚至有人说他会成为武士。

我要成为武士!!!

跑啊!

达奋力的冲了出去,整个阵型中就出现了一个排头兵。

就在此时,三十六个黑点呼啸而来。

那是什么?

达只来得及在脑海里诧异了一下,然后那个黑点就蓦地变大。

“噗!”

达的半个脑袋不翼而飞,白红相间的东西向四处飞溅。

铁弹在砸烂了达的脑袋后,速度不减的冲进了阵列中。

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之后,达的身体才缓缓倒下,而在他的身后,多了一条用鲜血和残肢堆砌出来的通道。

人潮密集,几乎不用怎么瞄准就能命中目标。

在朱瞻基的眼中,刚才疯狂奔来的倭军中间,突然出现了三十六个通道,残肢甚至飞到了半空中,其状惨不忍睹。

而在方醒的眼中,倭军的势头被这一轮炮击给打消了不少,速度骤然一减。

三百米的距离,不远,但也不近!

“老子要让你拿人命来填满这个距离!”

方醒狰狞的道。

……

足利义持居高临下也看到了这个惨况,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嘶声道:“那是什么大铳?!”

和尚看着前方陡然减速的队列,颤声道:“怎么办?怎么办?”

足利义持瞬间恢复了冷静,他喝令道:“督战!马上督战!后退者杀无赦!”

“后退者杀无赦!”

命令传到前方时,那些硕果仅存的骑兵已经马上要撞上了火枪阵列。

方醒一直没下令,朱瞻基舔舔发干的嘴唇道:“德华兄,为何不开火?”

“我怕吓跑了他们!”

方醒猛地挥手。

“哔哔哔……”

凄厉的哨声传来,呈现内弧形的火枪阵列马上就被硝烟淹没了。

“嘭嘭嘭嘭……”

几百支燧发枪一起开火,那声音宛如过年时零点的爆竹,让人不禁心中一颤。

距离最近的骑兵被这一轮齐射覆盖,硝烟散去后,那块地方已经没有了站着的人马。

第一排顺利齐射后开始轮转,第二排上前,敌军步卒的距离已经在射程之内。

……

骑兵的覆没让步卒们裹足不前,第一排的想后退,可身后的人却顶着他们往前走。

于是这些步卒扭曲着身体,拼命想躲避即将到来的打击。

“点火!”

申耀的叫喊是如此的声嘶力竭,那张脸因为充血而开始膨胀。他的长刀前指,随即炮声响彻战场。

“嘭嘭嘭嘭……”

一阵噼啪响,三十六条通道再次出现!

一个倭军呆呆的站在那里,刚才炮弹就从他的身侧掠过。

侧脸,左边的那个同袍已经不见了。

不,不是不见了!

只是被炮弹从胸腹处穿过,整个人断成了两截,各自纷飞。

“啊……”

从未承受过这等火力打击的倭军中响起了尖叫,接着不少人转身就跑,可却被身后的人堵住了去路。

“杀掉他们!”

倭刀挥舞,人头落地!

“冲上去!冲上去和他们近身搏杀!”

在督战队的威胁下,倭军的速度陡然提升。

“嘭嘭嘭嘭!”

秦大学从容的射击,他觉得今天的战斗再容易不过了,根本就不用瞄准,更不用担心子弹会打飞。

轮转,他清理枪膛,把一体弹丸装进去,用通条捅实。

……

“装霰弹!”

几轮火枪齐射依然不能阻挡敌军的前进,方醒马上就动用了大杀器。

“装霰弹!”

申耀的眼睛发红,他看到朱雀卫的一个炮组清洗炮膛的动作慢了些,上去就一脚踢飞。

“滚开!看老子教你如何操作!”

飞快的清理炮膛,然后接过薄铁皮外壳的霰弹,申耀看了一眼底部的定装药包,这才把它塞进炮膛里捅实。

“嘭嘭嘭嘭!”

秦大学再次轮换到了前面,秋风吹过,前方的战场清晰可见。

一个个被击中的敌人倒在地上,被后面的同伴踩踏,不时有人被绊倒,然后又沦为了牺牲品。

“点火……”

“轰轰轰轰轰……”

秦大学骇然看到已经冲到五十步以内的那些敌军仿佛是被狂风吹过,那些人的身上出现血点,随即鲜血从血点中飙射出来。

无数的血箭飙射,把秦大学的视线映成一片血红。

“哔哔哔……”

哨声传来,秦大学条件反射的扣动扳机,眼看着前方倒下了一排敌军,随即向后退去。

……

“僧兵!让你的僧兵突前!去!”

足利义持拔出宝刀,指着和尚,肃然喝道。

前方的冲击已经停止了,可明军的炮击和齐射却像那该死的潮水,一浪接着一浪,仿佛能永远持续下去。

这就是大明的真正实力吗?

足利义持握刀的手在微微发颤,这可是从未有过的情况啊!

从小就练习刀术的足利义持有一双值得骄傲的手,从不颤抖的手。

可在明军那坚如磐石的防线打击下,他,终于颤抖了!

和尚的手稳定如初,可若是撩起袍子的话,就能看到一双正在打颤的腿,连腿毛都立起来了。

此战若败,大家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大将军,我去了!”

和尚毅然决然的接过一把刀,头也不回的跳下高台,然后带着一百多人冲向了前方。

他将接过指挥权,带领隐藏在中间的僧兵做决死一击。

“明人虽然悍勇,可我国也不乏敢死之士!”

足利义持激赏的道,可随即前方的炮声就打断了他的感慨。

“僧兵来了!”

朱瞻基看到前面的倭军纷纷闪开,慢些的都被后面的僧兵乱刀砍杀,终于有了些担心。

方醒摸了一下大白马的脑袋,安抚了一下,然后吩咐道:“准备手雷。”

僧兵的到来给那些已经支撑不住的倭军极大的鼓励,他们鼓起余勇,在两翼跟随。

这是倭人最后的希望,也是决定朝鲜未来的最后时刻。

足利义持在关注,城门后面,身后是无数骑兵的张辅在关注。

方醒身边的朱瞻基浑身发抖,紧张和兴奋的不行。

“德华兄,可要退后一段来消磨他们的士气。”

方醒摇摇头,笑道:“面对倭人,大明不能退缩,我想一战把倭人的脊梁骨打断,所以……”

“前进!”

方醒刀指僧兵喝道。

“轰轰轰轰轰!”

轰隆隆的炮声仿佛是这话的注脚,把冲在最前面的僧兵们扫倒一大片。

霰弹横飞,满脸肃杀的和尚眨巴了一下眼睛,眉心上一道伤口流出的血糊住了他的右眼。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