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17章 杀人的使命感

第917章 杀人的使命感

第二天早上,足利义持一反昨夜的态度,命人召集队伍。

“我们要进攻!”

足利义持全身披挂,目光炯炯。

“明人有骑兵,我们不能任由他们来去如风,那样士气会很快跌落,不战而败。所以,都打起精神来,城破之后,七成!你们拿七成!”

那些大名们听后不禁心中暗喜。

七成啊!

作为主力的幕府居然只拿三成,这个机会太难得了。

几个原先抱着打酱油心态跟来的大名,此时眼中都浮现贪婪之色。

足利义持看在眼里,只是冷笑:“三日!三日不能破城,那大家就等着被明人的骑兵追杀吧!”

这个威胁很实在,在朝鲜这个地方他们是客场,一旦被骑兵衔尾追杀,怕是要祖上积德才能逃到海边。

而且海边……

和尚猛地想起了此事,他低声道:“明人的水师!”

足利义持的脸颊颤动一下,然后漠然的道:“郑和的船队不在,就凭着那三艘宝船,难道还能封锁住朝鲜海岸不成?”

和尚的眼中多了些恼怒和担忧:“若是他们去了倭国呢?”

足利义持依然面色不变的道:“此事无需再议,否则军心动摇!”

若是大明水师去了倭国,那就是逼迫倭国水师决战。

而刚组建的水师操练不足,加上和大明的宝船比起来差了不止一点半点,那战局……

“去吧!一切都等破城了再说,到了那时,进可攻,退可守!”

随着足利义持的命令,那些昨晚没睡好,一肚子火气的骄兵悍将都出来了。

晨雾朦胧,七万大军列阵于外,恍恍惚惚间,仿佛是一群地狱恶魔。

足利义持满意的看着这些精锐,他眯眼拔刀,指着汉城的方向喊道:“破城之后,财帛、女子,任由尔等取用!”

“打破汉城,活捉方醒!”

“打破汉城,活捉方醒!”

“打破汉城,活捉方醒!”

有人带头喊着口号,七万人的高呼,把汉城里的百姓惊的魂不附体。

这是足利义持安排的,昨晚得知是方醒亲自带人来袭扰后,他敏锐的发现军心已经有些动摇了。

和尚低声道:“那个魔神杀人不眨眼,而且善于以少胜多,听闻他从军以来,从未有过败绩,大将军,要小心啊!”

足利义持一挥手,那些被刺激的嗷嗷叫的倭军向着汉城开去。

“台州府一战,令国中闻其名而颤栗,若是退缩,你可知道后果?”

雾气渐渐的开始消散,和尚冷笑道:“那些贼寇也敢和我们比吗?不是我吹嘘,一千人,我只需要带着一千僧兵,就能把沿海那些贼子给剿灭了!”

远处的汉城在晨曦中看着像是一头怪兽,足利义持双手扶刀,沉声道:“不可轻敌!只要能击败方醒,那朝鲜就是我们的了!那时候我们可以威胁奴儿干都司。”

和尚赞同道:“明人把女真人变成了农民,把朵颜三卫都变成了奴隶,这是自毁长城,到时候只需兵锋一指,除非明皇愿意劳师远征,否则朝鲜并入倭国就不可阻挡。”

脚步声渐渐的沉重起来,足利义持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开始运送攻城器械了。

“大明经历了交趾和北方的几场战事,国内民力耗尽,国库必然空虚,所以这也是我敢于踏上朝鲜土地的原因所在。”

“大明的敌人在草原上,而不是穷乡僻壤的朝鲜和倭国!所以……朝鲜嘛……”

和尚虽然心中服气,可嘴里却不肯退让:“可若是激怒了大明怎么办?明皇可是不妥协的性子。”

足利义持摇摇头:“这就是你们和我的区别所在,为政者,当断则断,切勿瞻前顾后,否则将一事无成!”

远处传来了一阵呐喊,足利义持上马,对和尚说道:“倭国兴废,在此一举,且让我们抛弃前嫌,携手并进!”

……

城头上,方醒愕然道:“我就那么招人恨?”

通译有些尴尬的道:“那些倭人就是这般叫喊的。”

张辅笑道:“打破汉城,活捉方醒。德华,你的名头太大,晚些时候就暂且退后吧。”

朱瞻基也是劝道:“对,稍后的守城让朱雀卫来试试。”

宋建然兴奋的看向方醒,他觉得这将是朱雀卫崭露头角的一天。

大明最重军功,没有军功就别想封爵。

若是能在这几天立下大功,宋建然觉得自己有望在十年内封爵。

“不必了!”

方醒伸出手去,辛老七马上拿出聚宝山卫特有的板甲给他披挂上。

“嘶!”

辛老七在背后系带子,把方醒勒的有些气闷,他调整了一下板甲的高度,淡淡的道:“若是别的军队,我今日可以回去睡觉高乐,可倭寇……嘶嘶……”

方醒再次调整了板甲,然后说道:“杀这些矮子就是我的使命之一,不多杀些,我此生难安!”

宋建然闻言郁闷,可他知道方醒不需要和自己抢功,他也不需要这种战功。

那么就是单纯的……想杀人?

方醒伸手,让辛老七披上臂甲,他笑道:“我有老七在身边,无碍的。”

说着小刀拎着把朴刀过来。

“咦!”

张辅多年征战,自然对兵器不陌生,他看到那朴刀的刀身发黑,刀刃闪着寒光,不禁伸手道:“给我看看。”

小刀把刀递过去,张辅握住,诧异的道:“居然不是木柄?”

方醒只是呵呵而已,心想连我都不知道那长柄是啥材料做的,你要是能研究出来,哥把朱芳的位置让给你。

张辅让人把一根木棍斜着靠在墙边,然后猛然挥刀。

“好刀!”

宋建然捡起一截断木,看着那光滑的切口赞道:“这刀怕是重甲都能破得!”

方醒戴上面甲,咔嚓合上,然后接过朴刀,试着挥动了几下。

此时正好列阵完毕的倭军开始冲锋,方醒把刀锋搁在城墙上,活动了一下脖颈,喃喃的道:“孙子们,来吧,爷爷等这一刻许久了!”

林群安大声的喊道:“准备……”

在方醒的建议下,今天守城将不使用火炮,以免吓跑了足利义持。

火枪手们纷纷上前,板甲和面甲可以确保他们不至于被流矢伤害,而燧发膛线枪可以让他们更从容的瞄准射击。

从城头上往下看,你只能看到那些人头在随着奔跑而颠动,再往下,就是那些狰狞的脸……

“齐射!”

“嘭嘭嘭嘭!”

方醒就站在侧面,透过硝烟,看到那些扛着云梯在狂奔的倭军倒下了不少,可这点伤亡只是大海中的小浪花,丝毫不能减缓倭军的速度。

林群安也看到了,他冷笑着挥手,随即哨声响起。

“嘭嘭嘭嘭!”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