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16章 足利义持,可敢一战?

第816章 足利义持,可敢一战?

大帐里,不知道从哪抢来的蜡烛噼啪的燃烧着,光线暗淡。

足利义持坐在上首,下方跪坐着两排文武,以及那些大名,而那个和尚也在其间。

“粮草有多的,所以此次以逼迫明军出来决战为主,不要硬攻坚城。”

足利义持的目光扫过那个和尚:“僧兵必须要保持警惕,若是明人出来挡不住……”

和尚淡淡的道:“大将军拭目以待就是了。”

足利义持点点头:“下去后各自安抚下面的人,不要急躁。”

有人伏地问道:“主公大人,若是明人不肯出来呢?那我军就是空耗啊!国内……容易生变。”

那些大名都目光闪烁,彼此在用眼神交换着信息。

若是明军不出来,被动的反而是倭国。

足利义持对这些心态了如指掌,他冷哼道:“明军若是不出来,那就不是明军了!两国必然生出龌龊!”

和尚也嗤笑道:“小半个朝鲜就在咱们的手里,李芳远不急?明军若是不出来,他逼也得把他们逼出来!”

于是那些文武和大名们都纷纷行礼,然后起身回去。

七万多人的大军,管理就是一个大麻烦。

不过足利义持有信心,就凭着前面的抢掠,这些军士的野性已经被激发出来了,所以……

“要让士气保持下去,从明日开始,分批出去劫掠!”

“起火了!”

正当足利义持觉得智珠在握时,外面一声惊呼,他急忙冲了出去。

黑夜中,两个火头在右侧燃起,渐渐的大了起来。

“去查!查到就地杀了!”

足利义持认为是某个人不小心引起的火头。

“那是什么?”

和尚呆呆的看着营外的天空中多了两个火头,那火头晃晃悠悠的,居然就飞了进来。

“投石机!”

“斥候呢?暗哨呢?都是混蛋!废物!”

“去!把那些该死的明人给我抓回来!”

营地已经开始骚动起来,那些积蓄了许多戾气的将士都钻出自己的帐篷,挥舞着刀枪,眼睛红红的寻找敌人。

这就是兽性,此时如果有人处于他们的前方,必然会被砍成肉泥。

……

“哈哈哈哈!”

方醒大笑着,等辛老七几人把那个大型‘弹弓’拆散带上后,就喝道:“我们走!”

身后的营门大开,一百多骑叫骂着冲了出来。

看到方醒等人的马速不快,这些追兵大喜过望,急忙催打着马儿,想要争夺首功。

足利义持放话了,斩杀一个明军,可获得双倍的军功。

这样的便宜不占是傻子啊!

眼瞅着就要追上的时候,后面的那几人突然回身扔出了什么东西,然后……

“咿律律……”

踩到多角钉的马匹猛地前摔,马背上的人被惯性带动甩出去,骨折的声音听着让人头皮发麻。

方醒听着后面的惨叫,不禁大笑起来。

“告诉足利义持,本人大明兴和伯方醒!”

声音在黑夜中传出很远,很快就有人去禀告了足利义持。

“主公大人,咱们的马太差了,追不上。”

可足利义持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上面,他想起了若狭湾之战,想起了那霸道的宝船……

还有斯波义淳的示警。

大明前面好心示警,让倭国避过了一劫,可为何要……

“维持均衡?让朝鲜和倭国做一对对手……”

……

一路干掉了几队拦截的敌军,方醒被张辅亲自率领三千骑兵接应进城。

一进城,方醒就看到朱瞻基全套披挂,在马上焦急的等待着,心中不禁一暖,就说道:“那些倭国人还拦不住我。”

朱瞻基这才命令那些骑兵回去。

而城外的张辅已经带人冲垮了一队追兵,许久未曾上阵的他感到不大过瘾,于是就单骑出阵,朝着前方止步的追兵喊道:“足利义持,可敢一战!”

可惜足利义持没来,所以追兵只是沉默着,都被刚才三千骑兵冲阵的威势给惊住了。

“妇人般的杂碎!也敢对抗王师吗?哈哈哈哈!”

看到对方无人上前,张辅终于觉得出了一口恶气,这才带着人进城。

被朱棣闲置了几年,要说是没有怨气那是不可能,只不过张辅能看清这里面的君臣之道,才一直憋着而已。

……

朱瞻基下榻的地方原先是一位显宦,可惜这位却带着家人准备跑路,最后自然被李芳远抄家灭族了。

大堂里烧着一个火盆,两侧点着儿臂粗的蜡烛,照的明晃晃的。

方醒已经脱去了盔甲,心情大好的说道:“营寨很扎实,看来足利义持是准备打持久战,利用李芳远的急切做文章。”

杨荣揉着眼睛道:“李芳远不敢,所以足利义持白等了。”

朱瞻基笑道:“今日已经收拢了不少消息,朝鲜国中不少人已经在远征失败后开始酝酿着反对李芳远,而足利义持兵临城下,若不是我们及时赶到,李芳远绝逃不了多远,有人已经准备用他的头颅来换取足利义持给的富贵。”

“内忧外患啊!不过这不是坏事。”

张辅当然知道大明的意图,所以他眯眼道:“殿下,若是佯装不敌,让倭寇冲进城中……如何?”

好狠啊!

杨荣问道:“那可有把握再次驱赶出去?毕竟朝鲜的府库中也有不少好东西。”

方醒诧异的看着杨荣,觉得这位真是……与从不同啊!

杨荣微笑道:“兴和伯可是觉得本官太过狠辣,不顾朝鲜百姓的死伤吗?”

方醒点点头,杨荣彻底颠覆了他对文官的印象。

杨荣抚须道:“佛有金刚怒,文亦有口诛笔伐,本官杀敌无力,可却没有妇人之仁。此次出兵耗费不小,若是不能全胜,夏尚书怕是要上吊喽!”

大明以前的征伐大多是解除边境威胁,从财政的角度看,基本上都是亏本的买卖。

张辅的想法就是放倭寇进城,明军且战且退,等倭寇杀进王宫之后,再来一个大反攻。

“若是李芳远要跟着呢?”

张辅的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朱瞻基的眼神有一瞬躲闪,然后说道:“若是这般,那……乱军之中,刀枪无言呐!”

好!

张辅心中大为欣慰,而杨荣也是抚须微笑,显得极为得意。

这就是大明的储君啊!

为君者切不可心软,心一软,不是朝纲混乱,就是对外乏力。

杨荣瞟了方醒一眼,心想你这算是立功了啊!

可方醒却说了一番话,直接就否定了张辅的方案。

“汉城我觉着不错,破坏了以后重建麻烦,所以咱们……”

灯光下,方醒的笑容很亲切,也很……

“大明的手是干净的,这一点没问题,以后无论如何搜寻证据,我保证大明的手都是干净的。”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