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98章 人心趋利,苛捐杂税

第398章 人心趋利,苛捐杂税

“伯爷,饭菜做好了,现在上吗?”

这时门外探出个人来,方醒笑道:“多弄些来,今日大家一起吃。”

此时家丁们的地位还不是明末时那么高,那时候的家丁和主将同吃,主将吃什么,他们就吃什么。

只是到了战场上,这些优渥的待遇就需要用生命去保障。

摆好饭菜后,方醒指着那些各种做法的鱼干道:“来,大家都尝尝,看看拿到内陆去有没有前途。”

红烧带鱼,油煎跳跳鱼……

看着大家都吃的酣畅淋漓,方醒就不管什么食不言的规矩,说道:“想要百姓信从你,强硬的方式不可持久,所以今日我先提出让他们自家做,然后统一收购,可后来你们都看到了。”

小刀咽下一块带鱼,“老爷,您这是给他们设了陷阱啊!”

“可以这么说。”

方醒不讳言的道:“这种罐头对条件要求比较高,若是分散于各家各户去加工,最后出来的东西参差不齐,做不大,也做不好。”

方五眼睛一亮,道:“老爷,那您就是先以利诱之,让他们心动之后,再用徐先生出场来收尾,正好让那些百姓心服口服。”

方醒微微点头道:“不利诱,百姓就不会动心。不布局,没人会理会你,这就是人心。”

徐方达懵懵懂懂的道:“可是老师,弟子怎么觉得还是那几箩筐的铜钱起的作用最大呢?”

“正是如此。”方醒点头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没好处谁会听你忽悠!”

看到几人在思考,方醒却在想着另一个问题。

吃完饭,方醒回到书房写信,不但是写给家中,还有朱瞻基等人。

在信中,方醒把倭寇的来历和沿海百姓的情况一一道来,最后一句是:若不肃清底层吏治,则倭寇不绝!

在后面,方醒附上了地方所征收鱼课的内容。

沿海地区的鱼课分为本色和折色,这几年由于战事的原因,本色较多,也就是鱼鳔之类的东西。

可地方官府在征收了本色之余,还要求其它的杂税。

杠解、水脚、耗羡……

这些杂税加起来,渔民们真是苦不堪言,多有弃业者。甚至有铤而走险者,直接出海去寻倭寇,从渔民摇身一变,就当了海盗。

“伯爷,这几年好在是本色课税,不然更苦啊!”

大明的课税分本色和折色,本色就是你自身的产出,折色就是你得掏银子,或是去购买官府要求的东西纳税。

折色课税让地方官府有了更多的杂税项目,百姓更加的难熬。

黄钟叹道:“在下这些时日走了多地,发现地方小吏如狼似虎,巧立名目搜刮民财,正如伯爷所说的那样,不肃清底层吏治,则倭患不可除!”

方醒接过黄钟的记录册子,翻看着各种名目收取的杂税,以及各种编外的杂役……

“车脚钱,口食钱,竹篓钱,沿江神佛钱……”

“哈!”

方醒抬头,郁闷的呼出一口气,摇头道:“人心本贪,太祖高皇帝杀了多少贪官?当今陛下又杀了多少?杀之不绝,前赴后继啊!”

想起以后漫长的‘前赴后继’,方醒苦笑道:“这是痼疾,任何时代都不可能消失,最多也就是从督查上多下功夫而已。”

其实方醒的心里话是:不但要督查,而且还要形成全民监察的态势,这样才能延缓基层腐烂的蔓延速度。

黄钟想起朱元璋杀贪官的狠劲,不禁也是摇头无语。

方醒重新写了一封信,封住封口,交给了辛老七,然后说道:“快马送去。”

军中自有渠道,按照方醒的级别,自然可以要求加快传递。

两人正在感叹着,小刀进来说道:“老爷,黄先生回来的时候有人跟着。”

黄钟一怔,愕然道:“在下不过是孑然一身,他们为何跟着?”

“去,跟着那人,看看是谁的手笔。”

方醒交代道,等小刀走了之后,他冷笑道:“方某来此看来是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啊!他们害怕了!”

黄钟略一思索,也明白了事情的来由。

方醒处理倭寇和通倭人的手段让人心惊,而且他暂时还没有离开台州府的迹象,那些人大概是担心这位太孙的老师是带着某种目的下来的。

方醒起身,看着外面洒满庭院的金黄色,负手道:“心底无私天地宽,心中无鬼,何必行此鬼祟之事,我倒要看看,这些人究竟是在害怕什么!”

第二天,小刀就带来了跟踪人的消息。

“老爷,那人最后进了税课司。”

“一个税课司绝不敢私下如此!”

方醒想起了大明奇葩的税收政策,商税被朱元璋定为三十税一,这个起因是为了恢复因为元末战乱被沉重打击的商业。

可到了永乐时期,朱棣不敢改动他老子的政策,依然是超低税率。

“都靠农民来养着这个偌大的国家,若是有个天灾人祸,大明如何?”

方醒叹道:“市舶司也是如此,禁止民间贸易,只许纳贡贸易,关键是还不收税,额滴神啊!看看前宋的商税吧!”

黄钟久在苏州府,自然知道这些弊端,他劝道:“伯爷,这些都得缓缓图之,毕竟……殿下还年轻啊!”

方醒诧异的看了黄钟一眼,点头道:“是啊,我们都年轻,不过这事我是不能不管!”

静默了一会儿后,黄钟躬身道:“伯爷放心,在下亦是有一番胸怀!”

刚才黄钟突然表露心迹,方醒只是含糊应对,这次他不能再这般了,否则黄钟必然离心。

定定的看了黄钟一刻,方醒缓缓的道:“此路风险不小,非坚忍不拔不可为,非心如铁石者不能当,你可想清楚了?”

黄钟肃然拱手道:“伯爷,在下不悔!”

方醒的眼神陡然变得锐利起来,如刀般的刺向黄钟:“伯律,你可知晓这个话的后果?一旦你有异动,方某有一千种方法能让你死的无声无息!”

黄钟坦然的道:“若是如此,任凭伯爷处置!”

方醒点点头,然后说道:“好,此后你可到我的书房来。”

方醒的书房在方家就是个禁地,除非是他叫你去,否则靠近者都会被家丁们当成奸细。

黄钟在方家的这段时间里,看到过方醒的行事。从朱瞻基对方醒的态度,到学堂中教授的那些内容,都在昭示着一个意思……

——我们不是儒家!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