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15章 反客为主,哨探

第815章 反客为主,哨探

几百名骑兵率先到来,他们的马参差不齐,不少都是抢来的。

这些骑兵大胆的逼近到城下,指着城头骂骂咧咧的,极为轻狂。

随即远处出现了黑压压的一片人影。

“队列不齐,看来不怎么样。”

赶到的宋建然有些欢喜,他本以为自己赶不上这一战了,可没想到倭寇的速度那么慢。

“可人多。”

方醒放下望远镜,“最少七万人,其中的僧兵大约两万余,所以不容小觑。”

“僧兵很厉害吗?”

张辅皱眉问道,他对倭国的情况不是很了解。

“很厉害。”

方醒看到城墙上的将士们都佁然不动,就笑道:“倭国的僧人大多六根不净,涉及政事,若是没有这些僧兵,估摸着足利义持就要灭/佛了。”

张辅举起望远镜看去。

僧兵们的位置在中间,看那阵型,虽然比不上聚宝山卫,可却自有一番慑人的气息存在。

……

“主公大人,明军已经到了。”

足利义持的面色不变,握紧双拳道:“我军已如离弦之箭,倾覆之水,告诉大家,唯有攻破汉城才有生路,只要攻破了汉城,明人自然会估算得失,明白吗?”

随即这番话被传达了下去,大致意思就是:只要打破汉城,咱们就停步了,明人不会为了半个朝鲜劳师远征,幸福的日子就在眼前。

“破城之后三日!”

足利义持再加了一个砝码,果然,包括僧兵在内都欢呼起来。

“扎营!”

可接下来足利义持却没有趁热打铁的命令进攻,而是退后五里地扎营。

……

“是个聪明人。”

方醒放下望远镜道:“此时他若是进攻,那就是强弩之末,一旦被我军趁势反击,全军崩溃都有可能。”

张辅点点头:“此次足利义持也算是倾国而来,果然是谨慎。”

李裪的脸色不大好看,足利义持在前面的攻势中可没有什么谨慎,完全就是平推,再平推,直接把小半个朝鲜按在地上暴揍。

可不过是和明军的斥候对了一次,足利义持居然就萎了,这……

朱瞻基回身道:“明日估计也只是试探罢了,晚上可否夜袭?”

张辅和方醒一起摇头:“敌军军心尚在,夜袭的话,弄不好会两败俱伤。”

别看史书上记载了不少夜袭大胜的例子,可夜袭得讲究时机,时机不对那就是硬碰硬,黑暗中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呢!

朱瞻基瞟了李裪一眼道:“那就各自歇息去吧,养精蓄锐,等待时机。”

李裪恹恹的回到了宫中,却没看到李芳远。

“殿下身体不适,正在歇息。”

李裪在殿外呆立许久,有些沮丧。

朝鲜已经成这样了,还休什么息?

“你去代为禀告父王,就说明人的心思还摸不准。”

李裪掺和进去,不外乎就是想试探一下明军的最终目的。

可这个问题不好问啊!

走出王宫,街面上冷冷清清的,行人全无,只有几队明军正在巡逻。

看到李裪一行人,那些明军也不管,冷着脸擦身而过。

这还是朝鲜吗?

李裪心情沉重的沿街查看,两边的低矮木屋中,窃窃私语不时飘出来。

“也不知道此战谁胜谁负,要是输了怎么办?听说那些倭寇最为凶残,屠城呢!”

“这不是有王师吗?听说那个什么魔神,上次在大明的海边,一气砍下了十多万倭寇的脑袋铸京观呢!所以别怕,咱们该干嘛就干嘛。”

“哟!那还真不怕了。”

李裪缓缓走过这段街道,前方是被腾空,给明军当营房的地方。

虽然外面大军压境,可这些明军却从容不迫,该干嘛干嘛。李裪近前几步,那刀子就比划着,示意他赶紧退后。

“军营重地,擅闯者格杀勿论!”

面对着那双冷漠的眼睛,李裪苦笑着离去。

而李芳远此时却在寝宫接待了几位心腹,密议了一会儿后,那几人都面带兴奋之色离去。

外面静悄悄的,整个朝鲜都在面临抉择,至少李芳远是这么认为的。

“谁是忠于孤的,谁是心怀鬼胎的,谁是摇摆不定的……且都一一现形吧!”

……

晚饭是在城头上吃的,不过厨子被方醒骂了。

“带了那么多的咸肉,你煮菜汤不会扔点进去?”

方醒看着白惨惨的菜汤,顿时胃口全无,和朱瞻基无奈的对视一眼后,只得硬着头皮吃下去。

这就是表率作用,可等吃完晚饭,方醒给了朱瞻基一个眼色,在张辅和杨荣不满的嘟哝中,两人去了偏僻处。

两块压缩饼干,吃的两人把水都喝完了。

朱瞻基舔着嘴唇道:“德华兄,小弟好像吃到了牛乳。”

方醒打个嗝,走到城垛边上,看着远处十多骑在晃荡,就说道:“晚点我准备出去一趟,摸摸足利义持的老底。”

朱瞻基不赞同这种哨探:“德华兄,汉城是坚城,足利义持除去强攻之外,他别无选择。”

方醒嘿然道:“上次在若狭湾碰了一次,可惜没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机会难得啊!”

朱瞻基肯定是不同意的,这一出去就是羊入虎口,要是方醒折在了这里,那……

可等回去一商议,张辅却很赞同:“虽然不好夜袭,可小股人马出去惊惊敌军也好,打掉他们的锐气。此行危险不大,毕竟敌军的马匹差的太远,追不上。”

……

天黑之后,城门悄然开了一条缝隙,方醒打头,五十名斥候中,夹杂着辛老七等人。

群山之间的汉城府其实不是一个好进攻的地方,若是李芳远当时能果断些,直接伏击,那么此刻的主动权应该就在他的手中。

方醒带队特地绕过了正面的那群斥候,从两山之间插过去。

秋季的山林里静悄悄的,前方的小刀突然举手。

“老爷,有两人,正在那盯着呢!”

小刀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手中的望远镜,在他的眼中,这玩意儿就是神器,居然晚上能看到东西。

方醒一挥手,小刀就带着方五出前。

两个暗哨而已,等方醒路过时,只看到了两具脖子歪斜的尸体。

“老爷,山上还有人,不过应该是监控大股人马的暗哨。”

方醒摇摇头:“不理他。”

几个暗哨,不足以影响大局。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