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09章 大败

第809章 大败

刘明和中川雅一起归来,让方醒有些诧异。

“你不回归斯波家吗?”

方醒问道。

中川雅跪地道:“伯爷,在下只想为主公大人报仇,若是伯爷能让在下达成此愿,在下愿意效忠于您。”

“哎!”

方醒的脸上浮起了一抹伤感,“义元之仇本伯肯定是要报的,不过你还有大好的前途,且在斯波家等候吧。”

这话里好像带着许诺,但是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很是空洞。

可中川雅却一脸的狰狞,他叩首道:“好,请伯爷拭目以待。”

“伯爷,那个木花又来了。”

码头上,木花呆呆的看着方醒这艘船。她的脚划伤了多处,疤痕密布,脸上灰扑扑的,身上的衣服更是脏的不堪入目。

黄金麓过来道:“伯爷,木花的母亲是妓女,前几日跟着人跑了,木花这几日都在镇上晃荡,找不到吃的。”

在中川雅的注视下,方醒皱眉道:“这样的母亲不称职,去,把她带上来。”

“在下告辞。”

中川雅走了,在和木花错身时,那股子臭味让他有些作呕。

等他再回身时,就看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

“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嗯,还叫木花。”

方醒摸摸木花的脸蛋,那双呆滞的眼中瞬间灵动起来,泪水在脸上冲出了两道白嫩。

九岁的木花从小就在这个小镇上跟着母亲生活,每日听着那些喘息和叫骂声长到了九岁,她很少说话,所以被镇上的人叫做傻子。

“***”

“她说什么?”

方醒回头问道。

黄金麓忍笑道:“她说给伯爷您做奴隶。”

方醒摇摇头,起身道:“去镇上找个女人给她洗澡,然后再采买几件她穿的衣服鞋子,咱们要准备出发了。”

……

前进!

若狭湾的外海上,大大小小的船只鼓足了风帆,在令旗和号角的催促下,拼命的向着陆地冲去。

最大的一艘战船的船头,张能看着没有一点戒备的若狭湾,大笑道:“令船只靠过去,咱们要用最快的速度打穿若狭国,然后兵临京都,给足利义持一个惊喜!哈哈哈哈!”

手下有人问到:“大人,可否进湖?”

若狭湾有通道可以进入和大海相通的内湖。

张能摇头道:“不行,若是被敌军突袭,船队必然猝不及防,逃都逃不了。”

“冲上去,只要上了岸,别的都不想,直接往京都冲!”

“大人,粮草呢?”手下有些担心路上补给跟不上。

张能冷冷的道:“就食于敌!”

国与国之间的征战哪讲什么仁义道德,胜利才是唯一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就算是杀人盈野又有何妨!

所以才有了白起坑杀赵军的骇人之事,其后杀俘之事不绝于史。

几艘渔船惊慌的向左右躲避,可船队的速度却不是他们能躲过去的。

“压过去!”

大船一过,海面上就多了些木板,以及抱着木板在喊救命的倭国渔民。

船队无视了这些,大船开始下锚,无数的军士和少量的马匹被转运到那些小些的船上。

当第一个军士踏上陆地后,张能也上了一艘小船。

若狭湾多山,但却有几条可以直通出去的道路。

五万大军,前锋已经跑的没影了,主力才开始动身。

……

张能留下了五千人看守后路,不过郑旭觉得没多大必要,所以无聊的带着麾下在捕鱼。

“大人该击溃若狭国的军队了吧?”

郑旭看到几个军士弄到了一条大鱼,正争抢着归属,不禁骂道:“玛德!等大人击溃了足利义持,咱们进了京都什么没有?丢人不丢人?!”

可他所说的张能此时却面色发白。

这是一个谷地,三面有路,可此时除去他们刚来的那条路之外,另外两条正在源源不断的涌出军队。

“这是个圈套!这是个圈套!”

前锋已经看不到了,张能知道那五千人肯定是全军覆没。

“撤退!马上撤退!”

再不撤退,等敌军迂回到后面,那就是瓮中捉鳖,闷都闷死你!

山上的足利义持冷冷的道:“别堵死了,否则就是困兽犹斗,那只会便宜了国中的那些贼子!”

“***!”

喊杀声震天,从山上俯瞰下去,张能的麾下后队变前队在向后狂奔,身后的敌军正紧追不舍……

……

“有大船!”

郑旭正在午休,不是他不警惕,而是因为大军所过之处,绝对是寸草不生,不会有什么威胁。

听到喊声,郑旭急忙从船舱里冲出来,抬眼看去。

若狭湾的左边,此时由三艘大船和三十多艘各种船只组成的船队正缓缓而来。

看到那熟悉的船型,郑旭的眸子一缩,喝道:“戒备,令人去交涉,就说朝鲜水师在此,问问他们的来意,还有,记得问清楚是哪位大人在上面。”

一艘小船马上就冲了过去。

到了那艘宝船的边上,小船上的人仰头看着上面,一股压抑感让人话都说不出来。

“下锚!”

就在此时,船队开始下锚了。

“哎!这里是朝鲜水师,敢问大军的来意?”

船舷上,小刀喊道:“这里是大明水师,大明兴和伯在此,尔等离远些,莫要引发误会!”

下面的朝鲜人面面相觑,最后喊道:“大人,敢问来意?”

小刀掏掏耳朵道:“观战!我们来此观战,谁都不帮!”

……

“谁都不帮?”

得到消息的郑旭不禁有些狐疑,副将就说道:“大人,就那三艘宝船咱们都挡不住,所以还是无视了吧。”

郑旭颓然道:“也是,而且船上的可是方醒,那个魔神,若是惹恼了他,咱们多半保不住船队,到时候大人的退路可就断了。”

“大人,有人……”

当郑旭看到那些丢盔弃甲逃回来的败军时,心都凉了半截。

败了!败了!

……

方醒站在船头,看到败军正向着海边奔逃,不禁摇头道:“肯定是被伏击了,可惜意志不够坚决,足利义持要威望大涨了!”

带着聚宝山卫赶来接应方醒的傅显说道:“可足利义持并未想到咱们在这里,肯定要被吓一跳。”

果然,当追兵冲出山谷中,看到了那三艘宝船时,速度马上就减缓了下来。

张能的头盔都掉了,在马上回身看到这个情况,不禁大喜道:“赶紧上船!”

“是明人的大船!快去禀告主公大人!”

倭人有些慌了,他们担心被大明来一个反伏击。

“杀过去!”

可率队的大将却杀红了眼,他一刀斩掉喊话的手下脑袋,指向朝鲜的溃兵喊道:“杀光他们!”

于是这条道路上就布满了朝鲜人的尸骸,而在海边,剩下的两万多败兵都在拼命的抢夺着上船的机会,一时间刀光剑影,倒是上演了一出自相残杀的好戏。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