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03章 身死异国

第803章 身死异国

“幕府的死活与斯波家无关,百姓死一些也好,这样耕地就会显得多些,劫难之后的百姓才会感到斯波家族的好,所以啊,百姓只要能有口饭吃,他们就会和傻子般的欢欣鼓舞,对斯波家顶礼膜拜……”

斯波义元看到一个乞丐躲在屋檐下,懒洋洋的把破碗递出去,一个行人扔了个铜板进去。

铜钱和瓷碗敲击发出了清脆的声音,斯波义元笑道:“大明也有乞丐,这让我想起了京都,小时候我每日都会悄悄的出门,给那个白胡子的乞丐一个饭团,然后就觉得有些心酸,直到那一年的冬天,我看到了那个雪包,至此后我就知道,同情心是一个奢侈品,在你没有能力改变之前,还是先奋斗吧……”

斯波义元说着看向了另一边。

中川雅觉得自己的主公性情沉稳,能伸能屈,而且还有慈悲心。

这样的主公才能继承斯波家,才是倭国最佳的领导啊!

可就这么一个人,居然被家族半流放到了金陵,不得参与家族事务。

幸而认识了方醒,斯波义元这才重新被家族纳入考察的名单之中。

可认识了方醒同样也是不幸的,他导致了倭国未来必然会生灵涂炭,斯波家族也失去了退路。

这个人啊!他究竟是魔鬼还是神灵?

“魔神……”

中川雅摇头苦笑,然后抬头,面色大变。

那个乞丐利用行人的掩护,此刻已经走到了马车边上,他手中的瓷碗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把剑。

一把细而长的剑!

让中川雅想起那只野兔额头上那道伤口的细剑!

前方就是第一鲜,哪怕天气炎热,可那里的人流依然不绝。

“不错啊!要是京都也能有一家这样的酒楼就好了,一定要有樱花,坐在樱花树下,喝着美酒,那……”

“主公大人!”

斯波义元的思绪就这样被带着惊慌的尖叫打断了,他低头,刚好看到细剑刺破自己的外裳,然后一股剧痛从小腹处传来。

狰狞的脸上全是得手后的狂喜,乞丐双手握住剑柄一搅动,然后松手,身体急速后退,迅速的冲进了一家酒楼。

中川雅呆呆的看着乞丐消失,然后低头看着穿透斯波义元后背,离自己的腰侧只有一掌宽距离的细剑。

两名侍卫已经傻了,在金陵这个安全的地方居然遇刺,任何人都没想到,更不会有什么预案。

斯波义元的眉头皱了一下,然后抬头斜看着天空,眯眼道:“我好像……记得,那个……白胡子乞丐是……我的……叔祖……他是私生子……”

周围的行人慌乱逃窜,两名侍卫这时才醒悟过来,一人去追乞丐,一人冲过来,满脸悲色的跪在马车边上。

伤口处不但流出了鲜血,也流出了黄色的液体。

已经没救了啊!

斯波义元想起了土豆那可爱的模样,不禁微微一笑:“我……想回京都……”

人倒下,可眼睛却无喜无悲的看着外面。

“咿律律!”

拉车的马放声长嘶,远处,五城兵马司的人正小跑过来。

一切的一切,都被定格在这个艳阳高照的上午!

……

“斯波义元死了?”

方醒正抱着土豆在躺椅上躺着,土豆已经趴在他的胸口上睡着了,口水都打湿了他的胸襟。

方醒小心翼翼的抱起土豆,递给了边上的张淑慧,然后起身出去。

小刀幸灾乐祸的道:“他们进城没多久,就被一个乞丐给刺杀了,就死了斯波义元一个人。”

他原以为方醒大概会一笑了之,可方醒却面色凝重的道:“令人看好家里,我进宫一趟。”

不论公私,此事方醒都无法脱身。

于公,方醒多次和斯波义元接触;于私,斯波义元是出了方家被刺的,方醒必须要给个说法。

在路过刺杀现场时,地上连血迹都被洗干净了。

街上依然人来人往,和昨天并没有任何差别。

宫外,斯波义元的眼中已经没有了神彩,脸色惨白,但方醒相信这张脸很快就会浮肿起来,然后成为微生物的乐园。

中川雅跪在边上,看到方醒后,他叩首有声,哽咽难言。

“哎!”

方醒躬身拱手道:“本伯刚得到的消息,请放心,本伯马上就去见陛下,请陛下令人严查,不抓到凶手,不找到背后的元凶,本伯誓不甘休!”

“兴和伯……”

中川雅心丧如死,唯有叩首流涕。

方醒怒不可遏的道:“义元与我颇为投契,这是对本伯的挑衅!这是对大明的挑衅!”

守门的军士不禁挺直了腰杆,觉得幕后指使者这次死定了!

敢挑衅如日中天的大明,那真是粪坑里打灯笼——找死啊!

……

“找!去找!掘地三尺也得给朕抓到那人!”

朱棣很愤怒,怒不可遏!

不过他不是在为斯波义元的死而愤怒。

“堂堂京师,首善之地,居然当街杀人,耻辱!”

看到方醒进来,朱棣沉声道:“今日斯波义元找你何事?”

方醒脸上的沉痛已经不见了,他说道:“是斯波家族来信,说是要向大明献上忠心,以以后唯大明马首是瞻。”

朱棣冷哼一声:“不过是一只想占便宜的野狗罢了!不过倒是有些用处。此事你以为是哪边干的?”

方醒看到胡广几人都是面色淡淡的模样,就知道他们刚才被这位老大给喷了。

“陛下,臣觉着此事倭国人干的可能性不大。”

方醒分析道:“足利义持就算是知道了斯波义元的作用,可他的反应没那么快,就算是想干掉斯波义元,那最少也得是半年以后的事了。”

胡广点头道:“对,弄不好半年都不止。”

姑且不论有没有人去给足利义持报信,就算是有,在大明户籍严格的情况下,足利义持去哪找到偷渡的渠道?

朱棣抚须道:“朕也认为应该就是朝鲜,李芳远担心斯波义淳是幕府的联系人,所以得知他和大明关系亲近之后,干脆就来了个刺杀,那么……”

“李芳远要动手了!”

杨荣有些兴奋的道:“陛下,李裪才走,斯波义元就被刺杀,这就是明证啊!同时这也说明李裪在李芳远的眼中地位颇高,弄不好有可能会替换目前的世子。”

金幼孜也说道:“陛下,此事得想个办法,消除斯波家的怨气才好,否则以后倭国那边就少了个内应。”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