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97章 绝了他的那个心思!

第797章 绝了他的那个心思!

方醒沉吟了一下,赶来的黄钟问清楚事情始末后,就说道:“伯爷,您可是顾虑今日是殿下的大喜之日吗?”

方醒点点头,人生四大喜,可若是在今天把这事爆出来,朱瞻基难免会……

黄钟看到方醒面带踌躇,就拱手道:“伯爷,您以前说过,皇家无私情。”

方醒咬牙道:“罢了,带着他进宫。”

……

朱棣今日早早的处理完了政事,正想着问问朱瞻基那边的情况。

大太监进来通报道:“陛下,兴和伯求见。”

朱棣的脸色马上就难看了,不是因为方醒短时间两次进宫,而是他知道,怕是有事发生了。

“让他进来。”

方醒一进来就低声道:“陛下,臣请单独禀告。”

大太监的心中一个咯噔,然后看到朱棣的眼神,就挥挥手,殿内的人都悄无声息的出去了。

等人走了之后,方醒才说道:“陛下,臣当时担心李裪会在路上购买科学的书籍,就让人一路跟着,可在常州府却发现有人夜入李裪的住所……”

朱棣面无表情的道:“谁?说了什么?”

“说了大明会坐视朝鲜和倭国相争。”

朱棣的身体明显的一松,方醒才说道:“那人说自己是被……瞻墉郡王身边的内侍养着的。”

“臣本想等明日再说,可……”

“朕知道了,那人在哪?”

朱棣进入角色之后,冷漠的问道。

“就在宫外。”

……

审讯完之后,朱棣毫不犹豫的命人去拿了那个叫做双成的内侍来。

“打!”

一顿板子下去,双成连他喜欢哪个宫女都说了。

“陛下,这些都是郡王要奴婢做的呀!奴婢可没……”

“他从哪得的消息?说!不然朕诛你三族!”

双成气息奄奄的道:“陛下,是太子殿下身边的人。”

尼玛!

方醒有些后悔了,他觉得自己应该拖几天,然后交给朱瞻基自己去处置。

这事居然牵扯到了朱高炽,弄不好就是一次大动作啊!

朱棣的面色铁青:“去,拿了来!”

有侍卫领命,刚转身,朱棣说道:“悄然拿了。”

大太监和方醒几乎是同时放松了身体。

朱棣无需隐瞒自己对朱高炽的不满,那么悄然拿人,必然就是想着今天的喜事。

果然是隔辈亲啊!

……

朱高炽有些愣神,今天是大儿子的大喜之日,可当爷爷的却派人来拿了他身边的一个太监。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提前废掉我吗?

等人走了之后,朱高炽赶紧让人去打探消息。

“殿下,梁中来了。”

梁中急匆匆的进来,也不顾忌讳,直接走到朱高炽的身边,低声道:“殿下,瞻墉郡王犯事了。”

朱高炽的眼神一动,然后挥挥手,示意那些人出去。

“瞻墉出了何事?”

梁中顾不得擦汗,还是低声的道:“先前兴和伯使人告诉老奴,说是擒住了一个向李裪泄露国朝军机的男子,审讯之后,得知此人乃是郡王身边的内侍养的闲汉。”

所谓养的,就是类似于打手或是信使之类的人物。

朱高炽面无表情的道:“可确认了吗?”

梁中说道:“兴和伯使人一说,老奴就叫人去打探了一番,确实。”

“逆子!”

朱高炽咬牙恨道:“那逆子几次三番,几次三番的干出这等事来,本宫真想……”

“殿下,太子妃娘娘来了。”

……

宫中依然是喜庆祥和,可这些都和朱瞻墡不搭干了。

“逆子!你干的好事!”

朱棣在上面冷冰冰的,朱高炽就亲自来问话。

“说,谁让你干的?”

朱瞻墉一脸无辜的道:“父亲,这些都是小人在暗害孩儿啊!孩儿这几年读书不辍,根本没……”

“呯!”

方醒看着砸碎的玉石不禁有些心痛,你送给我也好啊!

“说!”

朱棣一开口,朱瞻墉就原形毕露了。

“皇爷爷,孙儿……孙儿一时糊涂,是读书读魔障了呀!”

“父亲,孩儿近日读书不解,日思夜想,日思夜想,想疯魔了……”

朱瞻墉跌坐在地上,目光呆滞,“皇爷爷,孙儿总觉得有人在梦中说话,然后第二天总是浑浑噩噩的,做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好演技!

方醒暗自赞叹着,他觉得朱瞻墉比后世的那些童星的演技高明多了,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果然,朱高炽一脸的心疼,就想求情。

“在朕的跟前玩这个,你倒是有胆!”

可朱棣是谁?这等把戏在他的面前当真是班门弄斧。

当年朱棣为了避祸装疯,那演技比朱瞻墉高出何止一筹!

朱瞻墉的身体一震,然后就隐蔽的看了朱棣一眼。

好小子!有前途!

方醒突然觉得朱瞻墉的手段不错,至少他要是当皇帝的话,很难有人能骗到他的头上来。

果然磨难就是成长的阶梯啊!

在差点闷死了自己的亲妹妹后,被禁足的那段经历看来让朱瞻墉的心态发生了变化。

“父皇……”

朱高炽觉得自己无话可说了。

这事已经涉及到了大明对外策略的泄密上,朱高炽没有发言的权利。

朱棣眯眼看着自己的这个孙子,心中转着千般念头。

“来人!把……”

朱高炽面无表情,朱瞻墉面如死灰,可就在此时,外面有人进来禀告。

“陛下,太子妃娘娘求见。”

朱高炽的脸上多了些喜色,朱瞻墉浑身一软。

太子妃进了殿内,端庄的行礼,也不看朱瞻墉,只是语气平和的道:“父皇,臣妾今日为这逆子而来,恳请父皇严惩,不过还望看在血脉的份上,饶他一命吧。”

“母亲……”

朱瞻墉不敢相信的看着太子妃,觉得自己的母亲真的是太狠毒了。

朱棣面沉如水:“那你说该如何处置?”

太子妃肃然道:“父皇,臣妾以为瞻墉是疏于管教,恳请父皇让他彻底死了那个心思。”

这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

朱瞻墉为何会变成这样?不过就是因为看到自己的大哥从小金尊玉贵,众星捧月,而自己只是出生晚了几年,就成了小透明。

上进心不强的孩子也就罢了,可朱瞻墉却拥有着强烈的‘进取心’,但名分早定,大明也不是前唐,太子之位永远都是一个靶子,没几个能得善终的。

于是感到绝望的朱瞻墉就开始了各种作死,最后终于在婉婉的身上栽了个大跟斗。

屡教不改啊!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