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87章 白骨砌就了王座,鲜血浇灌了威权

第787章 白骨砌就了王座,鲜血浇灌了威权

天界寺依旧如此,明心的眼睛依旧那般的蛊惑人心。

“少师的身体有些虚弱,御医去了,可少师说这是他造的杀孽太多,有干天和,所以拒绝了御医的诊治,只想回到北平,想回庆寿寺。”

明心的神色有些忧伤,方醒问道:“佛家不是信轮回吗?你为何悲伤?”

“无今生,何有来世?兴和伯迷障了!”

方醒微微点头:“来世虚无,何如把握今生,少师这是怀念了。”

朱高煦不耐烦的道:“什么今生来世!过了就过了,还求什么来世?”

到了禅房,方醒看到姚广孝正闭目跌坐,就低声道:“少师无恙否?”

眼睛睁开,无悲无喜的姚广孝淡淡的道:“老夫自觉余寿不多,当归去了。”

“少师,庆寿寺有什么好的?”

朱高煦不舍的道:“要不您就搬到我府上去,想吃就吃,想喝就喝多好?做什么和尚?您不是还有义子吗?难道您就不准备托他一把?就这样自己去见佛祖吗?”

蠢货!

方醒担心姚广孝会发火,正准备帮衬几句时,姚广孝却淡淡的道:“老夫此生桀骜好胜,并无佛心。学儒好杀,学道无情,老夫当年以民心无用,天道独尊劝说,陛下这才抛弃了顾虑,算是赢了一把。可终究凡胎肉体,不入门墙,不日将化为枯骨。庆寿寺就是老夫为自己选定的地方。”

姚广孝开始是在天界寺呆了一段时间,然后跟着当时的燕王朱棣去了北平,就任庆寿寺的主持。

在那十多年里,姚广孝身兼两职:庆寿寺的主持;朱棣的谋士和靖难的鼓动者。

朱高煦挠挠头,有些沮丧的道:“少师,庆寿寺孤零零的,您去了也没人陪……”

姚广孝的目光微暖:“痴儿,世间轮回自有定数,老夫不过是早走一步罢了,你且安分度日,自然有你的造化。”

朱高煦黯然神伤,方醒垂眸道:“少师可有什么交代的吗?”

这等人心中孤傲,一旦下定了决心,除非是朱棣强行阻拦,否则任谁都无法撼动他的意志。

姚广孝的腰背有些弯曲,老态毕露,但那双眸子依然冷厉:“老夫远离朝堂,原不该说三道四,不过你倒是有些意思,这几年明暗布局,这是要准备和儒家对峙吗?哈哈哈!”

小沙弥探头进来道:“少师,您不能笑。”

姚广孝摆手咳嗽,方醒过去给他捶背,感觉到那脊背上几乎都是骨头。

姚广孝愕然,然后眼中闪过一抹回忆之色。

“你先动了儒家的好处,而后又割了勋戚们一刀,鼓动陛下向外扩张,把太孙教成了和你差不多一样的强硬,文治武功你都占了……”

方醒坐回来,正好姚广孝那双三角眼转过,盯着他道:“你想位极人臣,还是想名垂千古?”

朱高煦有些紧张,他知道老和尚对朱棣有足够的影响力,特别是在他暮年时,朱棣不会怀疑他的忠心。

方醒舔舔嘴唇,看着姚广孝道:“我初逢太孙时只想隐于方家庄,和妻子孩子逍遥一生,而后进入了漩涡之中……”

方醒笑了笑:“太孙之师嘛!而且还是新学,那些文人把我当做了生死大敌,而武勋也酸溜溜的下绊子,一时间举世皆敌也!”

“可我这人吧,吃软不吃硬,既然如此,那就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姚广孝微微一笑,他想起了自己:学富五车,可去了金陵连僧官都选不上,于是一怒之下,最后选择和燕王去了北平。

这一路走来野心勃勃,血泪斑斑。

“白骨砌就了王座,鲜血浇灌了威权!”

姚广孝微微摇头,只觉得今生如梦。

突然沉默的气氛让朱高煦有些不知所措,他看看姚广孝,老和尚正闭目;再看看方醒,方醒微微垂眸,仿佛是老僧入定。

阳光微微倾洒进来,一路扫过书架、案几、老僧……

“少师,大明病了。”

方醒打破了寂静,吓了朱高煦一跳。

“千年的病,流水的皇朝。”

姚广孝博览群书,如何会不知道兴衰更替,只是那顽疾却是根深蒂固,力量强大,无人敢于去撼动它而已。

方醒微微颔首,目光锐利,嘴角含笑:“少师,正是千年的病。千年以降,不少人都知道病根所在,可却无人能动,无人敢动!”

“你敢动?”

姚广孝微微歪头,眼中满是好奇:“老夫很好奇,从你开新学至今,若不是陛下在暗中偏帮你,你现在可还有尸骨否?”

“死无葬身之地!”

方醒坦然承认道:“若无陛下的庇护,小子自然死无全尸。”

“可此后呢?你当如何?”

姚广孝突然生出了些恶作剧的心思。

方醒笑了笑:“以后?以后自然是针锋相对,所以这也是陛下把聚宝山卫交给小子的原因所在。读书人嘛!总是敏于言而纳于行,难道他们还敢与我这赳赳武夫动粗吗?”

姚广孝定定的看着方醒,那三角眼中全是俾睨。

方醒含笑和他对视着,意态从容。

“老夫问你,你想要什么?”

姚广孝的眼中精光一闪。

“我想为大明去此顽疾,我想为汉人摆脱这几百年一次的血腥轮回,我想让这个世界以大明为尊,直至永远!”

方醒的眼中同样利芒一闪,毫不退让的和姚广孝对视。

“为此我甘愿与那些迂腐而自私的文人为敌,为此我愿意与那些渐渐腐化的勋戚为敌,为此我愿意与世界为敌!”

“大明啊……”

姚广孝微微点头:“你有情,这是陛下放心你的地方,你待瞻基如师如兄,世人皆不敢与高煦来往,你却不惧猜忌,依然如故,这就是你的好处了。”

朱高煦本在昏昏欲睡,听到姚广孝说自己的名字,急忙就应了一声:“少师。”

姚广孝莞尔道:“你倒是有福,罢了,此次你且随我去北平吧。”

“去北平?”

朱高煦胡乱的点头道:“好啊,少师,咱们俩在北平过活好了。”

姚广孝看向方醒,问道:“你以为如何?”

方醒点头又摇头:“少师,王爷最好……跟随着陛下。”

姚广孝叹道:“是啊!若是离了陛下,他又要闯祸了!”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