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69章 牛刀小试

第769章 牛刀小试

前方就是一个营寨,在白茫茫的一片中显得有些突兀。

大概是觉得在草原上已经没有了对手,所以营门的哨位居然点了一堆篝火,两个蒙元人正在篝火边说笑,看着很轻松。

方醒放下望远镜,轻轻摆手。

方五和小刀穿着白色的披风,悄然从侧后方匍匐而去。

小刀很兴奋,上次在奴儿干都司他没杀多少人,被方五比了下去,所以今天他发誓要反超回来。

雪地里匍匐前进依然会发出声音,所以在距离五十步时,前方的方五举手,小刀急忙停住,然后从背上取下弓弩。

望远镜的视线里,方醒看到那两个蒙元人扑倒,就低声道:“准备!”

此次却不是骑兵打头阵。

没有披甲的步卒成队列,缓缓逼向营寨。

方醒就在最前面,他的手里提着一支霰弹枪,走到营门前,朝后一招手,辛老七带着人过来。

营门被拉开,虽然声音很小,可在这寂静的黑夜中,却如同洪钟大吕。

方醒的眼睛一瞪,喝道:“突击!”

“******”

随着一声惊呼,整个营寨都沸腾起来。

“发信号,让斥候百户夺取马匹!”

方醒今晚起码有三分之一的目标就是马匹。

在茫茫的大草原上行军太艰难了,没有马匹代步,方醒根本就不敢深入,否则就是活靶子,会被对方拖死。

“冲进去!”

各个小旗官呼喊着,带着自己的小队按照事先的安排冲进了营中。

方醒在辛老七的护卫下缓步走在这乱糟糟的营地里,恍如正在金陵城的街道上闲逛。

一队军士冲到了帐篷边上,随着小旗官的喝令,排枪齐射,把衣衫不整冲出来的敌人打翻在地。

“手雷!”

一枚手雷被点燃扔了进去,哄然爆炸,随即里面就传来了一声惨叫。

“玛德!小心,不要贸然冲进去!”

帐篷被点燃,火光冲天中,骑兵也从斜刺里杀了进来。

火光中,一个上半身赤果的大汉正在中间大喊着。

“伯爷,那人在叫人集结。”

听到通译的话,没敢冲进去的杨福宏急道:“伯爷,要冲散他们,否则……”

辛老七瞪了他一眼,方醒淡淡的道:“敢出声,敢站在那里,他死定了!”

杨福宏跺脚道:“伯爷,这……”

根据杨福宏的经验,若是不能及时打散对方集结的人,这次战斗不光会平添许多伤亡,关键是不能全歼啊!

当时被王焕推荐来当向导的杨福宏开始还有些不乐意,可现在看到胜券在握,这厮就想着混个军功。

可眼瞅着军功不大完整了,杨福宏终于是急眼了。

方醒看着几名军士单膝跪地,枪口对准了那边,就说道:“叫人招降吧。”

你招个屁的降!

杨福宏一边看着那些敌军在向那人靠拢,一边盘算着自己能收获多少军功。

就在此时,几声枪响后,杨福宏看到那人的身体一个摇晃,随即倒地。

卧槽!

“跪地不杀!”

随着那人倒下,敌军最后的希望破灭,火枪齐射的声音震耳欲聋,

“手雷!”

一队明军把十几个敌人压制在了帐篷后面,对面稀稀拉拉的箭矢射过来,百户官高呼一声后,十多枚手雷被扔了过去。

“轰轰!”

杨福宏目瞪口呆的看着几十名军士弯腰冲了过去,箭矢和铅弹交错中,后面的敌军再次冲过来时,先齐射,再扔手雷。

手雷刚炸响,后面的军士马上从两侧包了过去,看着就像是排练了无数遍的熟稔。

“齐射!”

燧发膛线枪的威力在此时显露无疑,枪响,那些想从此夺路而逃的敌人倒下了十多个。

剩下寥寥无几的敌人在火力威慑下跪在地上,一脸惊惧的叫喊着。

“跪地不杀!”

生疏的蒙元语响彻营地,方醒回身看了正擦着口水的杨福宏一眼道:“林群安去收拢俘虏,方五去收拢马匹和辎重,咱们看看能收获多少。”

杨福宏呆呆的看着方醒走向那些军士,眉宇间全是轻松。

“******”

一个跪地的俘虏在方醒走近时突然暴起,距离太短,眼瞅着就要抱住方醒。

“嘭!”

周围的军士们才将调转枪口,方醒就已经结束了战斗。

“去尼玛的!”

方醒把霰弹枪扛在肩上,看都不看胸腹处被打成筛子的敌人一眼,目光俾睨的扫过那些俘虏,淡淡的道:“杀十人!”

辛老七怒不可遏的喝道:“抓十个人出来!”

小刀带着人冲进了俘虏堆里,用枪托砸,用脚踢,踢打出十人来。

辛老七指挥人列队,喊道:“预备……齐射!”

“嘭嘭嘭嘭!”

那十人刚起身想跑,就被密集的铅弹打的身体乱颤。

“还有谁?”

小刀用蒙元语大声的喝问道。

静悄悄的,所有的俘虏都垂首。

杀戮永远都是最好的震慑手段,方醒对此再清楚不过了。

看到镇住了场面,方醒才说道:“全部收拢,反抗者杀无赦!”

这时方五过来禀告道:“老爷,马匹损失了一百多,剩下都被圈住了。”

“不错,咱们也可以变成骑兵了,哈哈哈哈!”

方醒的心情一好,林群安也敢过来问问题:“伯爷,这些俘虏如何处置?”

方醒的笑容一收,冷冷的道:“带回去交给王焕,等天气暖和些,把兴和堡修整一下。”

免费的劳力不用白不用!

兴和堡孤悬塞外,宣府一直在申请扩建,可屡屡被打回来,连朱棣都不支持。

有方醒送去的俘虏,宣府应该不会吝啬那点钱粮,起码能把兴和堡加固些。

“老爷,找到不少羊肉,看来真是阿鲁台的精锐。”

草原上判断对方精锐与否,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看补给。

若是不见肉食,那多半是杂牌军,或是不受待见的军队。

方醒淡淡的道:“精锐又如何?骄兵必败!”

俘虏被绳子捆成一串串的,帐篷当然是不能享用了,至于晚上会冻死多少人,方醒根本不在意。

杨福宏一直都呆呆的跟着方醒,这时候才如梦初醒的道:“伯爷,可要下官派人回去报信吗?”

“不用了。”

方醒揉揉肚子道:“饿了,叫人做饭,咱们也吃些羊肉。”

杨福宏觉得自己被冷落了,若是别人,他肯定会去钻营,可方醒今天的杀伐让他有些害怕。

“今晚除去看守俘虏的兄弟之外,都可以喝酒!”

“多谢伯爷!”

杨福宏感受着这股朝气,突然觉得自己在兴和伯混日子的想法好像有些错了。

若是我能跟在兴和伯的身边,那会不会……

可大明的将领却不是那么好调配的,等他去向方醒表忠心时,方醒冷漠的道:“聚宝山卫没有胖子。”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