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66章 战前分析

第766章 战前分析

兴和堡的职责就是监控草原的情况,并在敌人大举入侵时充当第一轮炮灰。

所以这也是为何以王焕一名卫指挥使的身份,麾下却只有两个千户所的原因。

兵力多了补给困难,耗费大,而且一旦被包围后,对方随时都有可能打援。

作为炮灰统领,王焕的性格沉稳,不,是过于沉稳,甚至是细究到了让人发指的程度。

聚宝山卫的斥候百户装备很好,好到了让王焕羡慕的程度。

不过这里太危险,所以王焕有些担心。

“兴和伯,阿鲁台的人经常以上千人趋近兴和堡试探,要小心啊!”

方醒点点头道:“上千人也拦不住他们,无需担心。”

长刀,弓弩,膛线枪,手雷,甚至还有纵火的油料。

这样的装备,除非是遇到悍不畏死的敌人,不然怎么都能全身而退。

送走了斥候百户,方醒回来就找到了王焕。

“你是宣府的老人了,谷王最近在宣府可有联系?”

方醒盯住王焕的脸问道。

王焕心中一惊,想起最近的传闻,急忙说道:“伯爷,下官虽然是宣府的老人,可并未接触过谷王的人。”

方醒眯眼道:“宣府的那些人呢?你可有耳闻?”

王焕忧心忡忡的道:“伯爷,谷王离开宣府已经好些年了,宣府中的人换了一茬,下官并未发现有人沟通。”

方醒心中一松,准备过几天就把派到宣府的人召回来。

此行他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调查宣府诸将是否和谷王朱橞有勾结。

王焕低声问道:“伯爷,谷王可是要坏事了吗?”

谷王朱橞是朱元璋的十九子,当年被封在宣府。这人在任期间,把宣府当做自己的地盘,很是打造了一番。

而后朱棣靖难,朱橞去勤王,最后看到不敌,就识时务的打开城门迎接,被改封到长沙,很得朱棣的眷顾。

只是这厮近几年有些跋扈,胆子大到说建文帝就在自己的府中,而后招兵买马,居然一副要掀翻朱棣的脸嘴。

兴和堡偏僻,而且朱棣下了决心,所以方醒也不怕泄密。

“谷王正在招兵买马,还预谋勾结蜀王,被蜀王告发,本伯出来时,陛下已经下诏,令谷王进京。”

看到王焕还有些惴惴不安,方醒就安抚道:“宣府乃重镇,只要安分守己,陛下不会自毁长城,都安心吧。”

王焕还是有些后怕,就主动请缨道:“下官在宣府颇有些故旧,可以请他们查探。”

方醒赞赏的道:“这很好,本伯到时候自然会禀告陛下,多多少少也是一份功劳。”

……

一望无际的白色,远处的低矮小山也是白雪皑皑,整个世界仿佛已经被封冻起来,没有一点生机。

方五揭开帽子,眯眼看着远处的几个黑点。

几个黑点渐渐的放大,原来是派到前方的斥候。

“大人,发现了一个小部落。”

方五皱眉道:“附近怎么会有小部落?”

“大人,这只小部落应该是在迁徙,看方向,大概是想到边墙去,准备投靠大明。”

“看看去!”

……

几天后,方五带回来三十多个蒙元人。

这些人满面风霜,看着都是傻傻的,其中几个女人都抱着孩子,脸色铁青。

“老爷,这些都是鞑靼人,阿鲁台大胜之后正在整合内部,科尔沁极力配合,已经灭掉了几个不听话的部族,他们就是逃出来的,一路上被冻死饿死了大半。”

方醒的出现让这些蒙元人都惊慌不已,跪在地上哀求着。

“问问他们,阿鲁台距离咱们最近的军队在哪里,有多少人。”

通译上前问了一个脸上带着未愈刀疤的男子,回来道:“伯爷,他们说在西北方有两千多人,都是精锐的骑兵,专门用来监控大明的动向,距离大约有……”

通译换算了一下道:“大约有一百多里地。”

王焕马上就说道:“伯爷,以往他们的人不敢靠的那么近。”

方醒冷笑道:“阿鲁台看到了一统草原的希望,他想用这种方式来告诉大明,别惹我。”

王焕一怔:“伯爷,那咱们是不是赶紧通报宣府?或是直接禀告陛下。”

大明此时和阿鲁台还没彻底撕破脸,不过方醒却不那么认为。

“不必了,本伯来之前,陛下已经给了临机专断之权,小股敌人而已,就当是打个草谷。”

王焕愕然,心想方醒麾下就两个千户所,兵力也就是和对方相当。就算是聚宝山卫牛逼,可也不敢说稳胜吧?

至于打草谷,这个更是让王焕懵逼。

所谓的打草谷,就是草原异族出兵不带粮草,纵兵劫掠。

大明的军队啥时候开始打草谷了?

“伯爷,若是惹恼了阿鲁台,兴和堡不堪一击啊!”

兴和堡再牛逼,可也只是一个城堡,阿鲁台要是尽起大军,兴和堡绝对守不住。

方醒摇摇头,等回去后,他才交代了自己的目的。

“为将者,必须要有眼界,不要局限于一隅。”

大堂里坐满了人,一张地图被挂在墙壁上,方醒指指辛老七。

辛老七走到地图边上介绍道:“瓦剌三王,马哈木败亡,可本部依然存有实力。至于把秃孛罗和太平两部则冷眼旁观,可见瓦剌内部依然是内斗重重。”

方醒插话道:“未战必先知敌,否则就算是打了胜仗也只是莽夫,不能单独用兵。”

下面的将领都暗自点头,杨福宏看到梁顺聚精会神在听讲的模样,就低声道:“你也听得懂?”

梁顺还没回应,方醒的目光就扫了过来。

“要不你上来说说?”

方醒的目光冷冽,如果这里不是孤悬塞外,他今日非得要拿人来开刀不可。

杨福宏讪讪的道:“下官错了,伯爷恕罪。”

看到他服软,方醒这才对辛老七点点头。

辛老七继续说道:“阿鲁台以为击溃了马哈木所部就能打开瓦剌的大门,可这是痴心妄想!瓦剌三王,只要两人联手,就能打败阿鲁台,所以伯爷说了,阿鲁台就是一滩烂泥,扶不上墙!”

“而且阿鲁台这人好大喜功,没有定力。据谍报,阿鲁台正整装待发,囤积辎重,准备今年再次进攻瓦剌部,所以那两千多人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方醒点点头,起身替换了辛老七。

目光扫过大堂里的众人,方醒淡淡的道:“阿鲁台此时最该做的就是趁机收拢部族,扩张自己的实力,可他一边收拢,一边还想着进攻瓦剌,心态已经不稳了……”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