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60章 走狗狡猾

第760章 走狗狡猾

“叫人找泥沙来!”

方醒今天的反应有些慢,到现在才想到这一招。

于是那些锦衣卫都被赶到一起,带着各种工具去运送泥沙。

“敢跑的抄家!”

宋建然森然的警告道,作为朱棣派来的代表,他有这个权利作出处置。

方醒和朱瞻基离开了火场,在门外转悠着。

一些百姓在附近对着这边指指点点,等看到大队的军士赶来后也不散去。

“活该!烧死那个活阎王!”

“这下可真是大快人心啊!”

“这人作孽多了,连老天都看不过眼,先前我听到了雷霆,估摸着就是被雷劈的!”

“哟!这么说纪纲还真是天怨人怒了啊!”

“就算是老天爷不收拾他,陛下他老人家终有一天也会发现这个贼子,到时候也逃不了一死!”

“……”

朱瞻基尴尬的道:“德华兄,事有巨细,不过纪纲一家已经被拿下了。”

这话是在为朱棣开脱:皇帝就一个人,怎么知道纪纲统帅下的锦衣卫的跋扈和歹毒?

朱棣此刻必然是愤怒的吧?!

方醒说道:“所以我才一再说了要监管,失去监管之后,权利就像是脱缰的野马,谁能控得住?若是想靠着儒家的那一套道德自觉,那简直就是笑话!”

儒家强调修身,自我管理,可特么的人生而逐利,怎么自我管理?

“人从出生开始就在逐利,吃奶!”

方醒把朱瞻基拉过来了些,避开了一车沙子。

“等懂事后,就得乖巧些,好让长辈认可自己,这也是一种利益,等长大了之后,读书、科举、做官、升官、发财、美色……这些哪一样不是利益?老夫子当年难道没逐利吗?那他为何四处奔走?”

朱瞻基点头道:“德华兄此话不差,小弟觉得受益匪浅。”

方醒失笑道:“这只是说说人性罢了,所谓的道德君子,不是迂腐就是伪君子,从未有过圣人!”

这话有些颠覆性,直接揭穿了所谓的道德标杆。

“火灭了……”

锦衣卫的人今天很惶恐,所以干活也很卖力。

当那些残垣断壁被一一搬开后,几个刑部的高手出现了,开始在里面翻找着。

一块块骨头被翻出来,然后有人在边上拼接,渐渐的,残缺的人型骸骨开始出现了。

朱瞻基看到那些被烧的黑乎乎的骨头,不禁扭头道:“德华兄,都被烧化了。”

用猛火油来烧,那真是只剩下些破烂的骨头了。

方醒不急:“先等他们把人数核对一下再说。”

这个工作很困难,要一一分辨骸骨。

等分拣完毕后已经是太阳西斜了。

烧死的骸骨上有一股子浓烈的气息,让人作呕。

刑部的几位仵作浑身都是那股味道,他们担心被朱瞻基闻到,所以都离的远远的,由人转告结果。

“殿下,人数相符,包括那些犯官都算在里面了。”

宋建然亲自去查验了骸骨,回来摇摇头,一脸失望的赶回宫中。

朱瞻基也有些失望,纪纲对他父子二人多有触犯,可这一下居然就被烧死了,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

方醒开始也很愤怒,所以失去了冷静。

不过现在镇定下来之后,方醒就觉得不大对头。

“刚才他们说了,是提了一大桶猛火油进去,瞻基你想想,若是咱俩在一起吃火锅,那火太小,需要猛火油的话,会拿那么多吗?”

朱瞻基想都不用想:“猛火油火头大,一个火锅能用到多少?随便来一点就够了。”

两人相对一视,然后就去了宫中。

……

朱棣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外面一个犯事的太监被责打的声音传进来,朱棣的脸颊在抽搐着,手中的马鞭一挥,案上的镇纸落地。

“呯!”

大太监和黄俨都噤若寒蝉,其他人都眼观鼻,鼻观心的在装傻子。

“那个畜生怎敢死!他怎么敢!”

胡广知道朱棣为何发怒:手下的野狗本就到了要打狗吃肉的时间,可这条野狗居然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这让喜欢掌控一切的帝王如何甘心?

“陛下,太孙殿下和兴和伯求见。”

“他们来干什么!?”

朱棣的眼睛有些发红,手中的马鞭指着禀告的太监道:“让他们进来!”

方醒和朱瞻基进来看到的就是一位杀气腾腾的帝王,行礼后,朱瞻基说道:“皇爷爷,孙儿和兴和伯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事不大对劲。”

“嗯?”

朱棣把马鞭一扔,喝道:“赶紧说来!”

“皇爷爷,纪纲叫人弄了一大桶的猛火油进去,可目的不过是为了吃火锅。猛火油火势大,只需一点就够了,那么他们辛辛苦苦的弄一大桶进去却是为何?”

朱棣的眼睛一亮,随即一暗,然后吩咐道:“令各城门不许懈怠,要仔细盘查出城的人。”

回过头,朱棣的眼中多了几分厉色:“若是纪纲要跑,必然早就出了城门,传令下去,各处仔细严查,抓到纪纲的,重赏!”

可大家都知道,纪纲干了那么久的锦衣卫指挥使,藏匿的能力不可小觑。

多半是找不到了吧?

户籍难不倒这位指挥使,甚至出海的路线也难不倒他……

......

回到家,方醒找来了方五和小刀。

“纪纲对家人如何?”

方五负责那一边,就说道:“老爷,纪纲对家人也就是普通。”

“那个慧娘呢?”方醒问小刀。

“去过几次,每次都是悄悄的,甚至是从后墙爬进去。”

方醒沉吟了一下:“那个慧娘是什么秉性?”

“很温柔。”

小刀的眼中流露出回忆之色,大概是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她喜欢孩子,整个人感觉……就像是母亲一样。”

“母性吗?”

方醒皱眉想了想纪纲的秉性。

阴柔,狠毒……

就这么想着,直到吃完晚饭,方醒抱着土豆在门外转悠。

小白让人把铃铛和大黄的饭盆拿去清洗,然后带着两个萌宠在院子里散步。

“大黄,你什么时候能孵蛋呢?”

……

纪纲得意的把陈卫的尸体丢进刚挖好的坑里,然后覆土,最后还上去踩了半晌。

换了一身衣服之后,纪纲悄然隐入了夜色中。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