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55章 君臣,对手

第755章 君臣,对手

第二天早朝,一开始朱棣就直奔主题。

“朕收到了不少奏折,说是妾生子不能封爵,此事谁来说说?”

张辅不适合,杨荣正准备出班,可胡广却抢先一步。

“陛下,大明封爵只看军功,不过社稷大功也可当得,臣以为当封。”

啥米?

群臣懵逼,然后一个御史出班道:“陛下,臣记得兴和伯只有一子,也就是说……这新丰伯是封给了一个还未出世的孩子!陛下,这……臣认为万万不可!”

昨日方醒说有高产作物,可看见的就那几个人,由不得御史不硬顶。

杨荣出班道:“陛下,此事再恰当不过了,臣还觉得封伯小了些。”

好了!胡广跟杨荣这一对合不来的重臣都一起赞同此事,那么必然无错。

……

散朝后,一堆官员围在昨日去方家庄的那几人身边,看那样子,若是问不出结果,今晚肯定是睡不着了。

张辅也没跑脱,一堆勋戚围着他,七嘴八舌的问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能让一个还不见踪影的妾生子能封伯。

“这个……”张辅为难的道:“陛下有交代不许说,大家就别纠缠了,明年自然知道。”

尼玛!

你这说还不如不说!

徐景昌虽然是国戚,可也不敢纠缠张辅,于是午饭后就去了方家庄。

到了方家庄,看到那些庄户们都喜气洋洋的,徐景昌就想试探一下。

“知道为何要封新丰伯吗?”

几张宝钞出现在了徐景昌的手中。

庄户不屑的看着他道:“不知道,知道了也不说!”

等徐景昌狼狈的去了主宅,却被告知方醒出门了,一家子都出门了。

“我家老爷说秋高气爽,适合出游,大清早就出去了。”方杰伦当年在落魄时可没少经历这些人情冷暖,略一思忖就知道了徐景昌的来意。

……

就在徐景昌离开的时候,方醒正在书房和张辅聊着土豆的事。

“有了土豆……”

张辅有些纠结的道:“有了土豆,清理卫所不是事,而且以后攻伐占领就更方便了,不缺粮食!只是德华,你要不给土豆改个小名吧,不然这说起来有些怪怪的。”

“不改!”

方醒笑道:“我就是要让百姓都记得土豆的好。”

张辅笑了笑:“那清理卫所之事你最好不要参与。”

“要开始了吗?”

方醒有些振奋,大明的卫所制度已经到了不改不行的程度,永乐一朝没改,结果中期倭寇糜烂沿海时,那些卫所全成了摆设,甚至还有杀良冒功的畜生。

张辅说道:“陛下已经定下来了,先从南方开始。”

“南方?”

方醒赞道:“果然稳妥,先稳住南方,至于卫所最多的北方,有重兵把守,那些卫所不敢造次。”

“陛下的意思是,清理完之后,卫所就不再屯田,只管征战和控制地方,而那些田地……大概会全数种植土豆。”

张辅看看门外,谨慎的道:“陛下先清理南方,那也是担心土豆的出产有误,所以你别高兴的太早了。”

方醒皱眉道:“大哥,陛下就没提取消军籍世袭之事吗?”

“没有。”

……

当清理南方卫所的消息传出去后,很快,朱棣就接到了多处卫所将官潜逃的报告。

“都烂透了!”

朱棣很清楚,南方卫所承平已久,早就成了软脚蟹,可没想到的是,贪腐居然那么普遍。

“陛下,兴和伯有奏折进上。”

朱棣接过奏折仔细看着,最后皱眉道:“胆大包天!”

“取消军户制,改为终生军士为骨,募兵为辅,募兵退役后可优先安置田地或是做工……竖子这是异想天开!”

朱棣恼火的道:“整日在家里厮混,无所事事!正好,纪纲那里还得准备些东西,让方醒去。”

大太监俯身道:“陛下,纪纲近日倒是没有异动,不过咱们的人盯晚了些,没有发现他的其它住所,也没发现其他勾结的官员。”

朱棣的目光扫过大殿内的太监,淡淡的道:“纪纲不甘心,和老二和老三都有勾结,还当朕不知道,可笑之极!”

……

就在清理卫所的工作如火如荼的时候,锦衣卫也忙到了极点。

王谦大步进来,拱手道:“大人,抓了十多个,正准备审讯。”

纪纲正在看卷宗,闻言就抬头道:“都带过来,另外让庄敬和庞瑛也来,大家加把劲,争取在这几天就审讯清楚,本官好到陛下的面前为大伙儿请功。”

王谦心中一喜,问道:“大人,可是陛下的态度转变了?”

纪纲傲然道:“那晚密会太孙的人已经被我的人盯住了,只需把这些涉及卫所贪腐的人弄清楚,两者相加,那就是大功一件!”

王谦喜不自禁:“大人,看来陛下是对太孙起了戒心,那咱们的危机可就算是过去了。”

纪纲扬眉道:“正是如此,,快去吧!”

等王谦走了之后,纪纲低声道:“陈卫,可准备好了吗?”

一个黑影悄无声息的从后面摸进来,跪地道:“大人,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您的吩咐。”

“那就得看陛下清理的决心有多大,一旦……那马上就动手!”

……

“土豆,土豆!”

小白抱着土豆在门口晃荡着,铃铛就在边上,几次站直了身体,想和土豆亲热亲热,可都被小白躲开了。

“夫君快给小白一个孩子吧。”

在方醒的坚持下,张淑慧昨天终于洗了个澡,今天看着容光焕发。

方醒笑了笑,然后看到丫鬟在门外躬身,就知道有事来了。

前厅中只有大太监一人,看到方醒进来,他前驱几步,低声道:“陛下让你监控纪纲。”

方醒愕然,“这事不该由我来办吧?”

这种事不应该是朱棣的心腹才能办的吗?

比如说胡濙!

大太监看了一眼门外的辛老七,这才说道:“你以为自己还是以前的那个兴和伯吗?且珍惜吧!”

方醒晕陶陶的道:“方某啥时候成陛下的心腹了?”

啧!

大太监看着这个家伙真是没辙了:“你自己想想和皇家的关系,哎!咱家真是没见过如你这般迟钝的人!走了,别送,不然咱家闷得慌!”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