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45章 当老大的学问(为白银大盟:山水任我行贺,9)

第745章 当老大的学问(为白银大盟:山水任我行贺,9)

精疲力尽了,感觉脑袋嗡嗡嗡的响,总算是完成了五更!

......

“……大明中立,可却不能坐视一方被欺凌!”

方醒掷地有声的道:“大明应当派出人员到双方的附近观察,要警告双方,不要伤害平民,那些百姓无辜!”

卧槽!

这次连朱瞻基都没忍住,他抬头看着方醒,想起了王贺密报方醒在交趾的一系列‘绞杀行动’。

女真人对此表示不服!

交趾人对此表示很遗憾!

这两家的平民都被聚宝山卫‘误伤’过!

方醒慷慨激昂的道:“大明不但要阻止他们杀戮平民,还应当要维持均势,朝鲜若是占领了倭国,那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觉着和大明做邻居不好吗?倭国若是占领了朝鲜,那肯定就是在觊觎大明!”

大家到了此时都听出了方醒的意思。

你们两家打吧,使劲的打,但是千万别想着扩张。

谁要是敢扩张,那抱歉得很,大明……

“小朋友不听话,那就该打打屁股喽!”

方醒说道:“一旦有一方失利,陛下,臣觉得大明不该吝啬,兵器什么的,该卖就卖一些,毕竟都是大明的好邻居嘛!打打杀杀的多不好,等他们打累了,自然就会停下来。”

再蠢笨的人也明白了方醒的意思。

这厮做事真是……师出有名啊!

不过……为啥这种当老大的感觉不错呢?

心里面有些那啥……男女之事的快活!

朱棣显然也是有些发飘了,那些藩属国以往都是以朝贡为臣服的标志,虽然爽,可实际利益不大。

如果按照方醒的思路走,大明不但有了对外干涉的借口,而且还能借机牟利。

吕震出班道:“陛下,若是大明以保护百姓为主旨,那粮食从何而来?毕竟我大明也不富裕啊!”

战乱必然会缺粮,许诺的大明就会成为背锅侠。

胡广赞同道:“陛下,粮食转运不易,而且若是大明说了,但却做不到,那……”

面子!

大明的面子不能不要!

所谓的负责任就是这么回事。

方醒干咳一声道:“说是这么说,……比如说大明的粮食在路上,至于这个在路上的时日……可长可短嘛!”

不要脸啊!

原来是喊口号!

“道貌岸然!”

金幼孜嘀咕道。

…....

朝鲜使者很快就得到了大明官方的正式通告。

“大明不愿意看到两个友邦发生冲突,不过不干涉友邦事务,这是大明的国策,所以大明也很为难啊!”

胡濙觉得方醒很有趣,所以这次他亲自过来传话。

“百姓要保护,陛下的意思是,要和平,不要冲突。”

胡濙飘然而去,留下了风中凌乱的几个朝鲜人。

使者有些云山雾罩的道:“大君,明人这是什么意思?”

李裪面无表情的道:“大明不会伸手了,我国要独自面对海对面的那个矮子。”

倭国人矮小,来到中原后就会觉得自卑,所以借种这种事当年可不少,而且哪个女人要是怀上了汉人的种,会让其他人艳羡不已。

金四力说道:“不过倭国才将内乱,必然不是我朝鲜的对手,大君,大明别的不管,武器还是能卖的。”

李裪摇摇头道:“除非是能买到聚宝山卫的那些火器,否则用处不大。”

金四力急忙劝道:“大君,聚宝山卫的火器对大明就是个禁忌,不可能的!若是咱们去问了,说不准还得被当成心怀不轨,到时候得不偿失。”

那使者傲然道:“金大人过于高看了明人,我朝鲜只需拿到一两支火铳,仿照不成问题,再加以改进,到时候明人都得求我国售卖!”

金四力不想和这个在朝鲜呆久了的井底之蛙多说,他担忧的道:“大君,明皇不肯放您回去,这事麻烦了。”

“不麻烦!”

李裪淡淡的道:“正好方便我看看大明,看看这个庞然大物是如何从蒙元人的手中夺回了中原,看看他们有何长处。”

金四力浑身一震,跪地道:“大君身处险地而不惊,胸襟广阔,朝鲜有大君幸甚!”

使者也是心甘诚服的道:“大君为我国甘愿蛰伏,臣回去后,一定会禀告殿下。”

李裪转身,脸上飞快的掠过一抹凝重。

大明之大,之强,在经过短短的阅历之后,李裪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

——朝鲜以往的行径无疑就是在挑逗大明的神经!

“大明以前为何对朝鲜这般容忍?”

李裪直言不讳的问道。

金四力愕然,然后冥思苦想了半晌也想不起个道道来,最后脑海里灵光一闪。

“我知道了!”

“是方醒!”

金四力兴奋的道:“大明从朝堂到民间,以前对朝鲜的印象都不错,就是这个方醒从中蛊惑,说是我朝鲜侵占了大明的疆土。”

李裪的眼睛一亮,随即黯然:“那方醒乃是太孙之师,不易撼动啊!”

使者觉得应该展露一下自己的谋略,就得意的道:“大君,咱们只需寻机散布那方醒在朝鲜征伐时有不臣之心,明皇难道还容得下他?您想想大明的开国皇帝,方醒这等锋芒毕露的武勋,只要给一点借口,明皇就可借机动手!”

朱元璋为了自己的儿子朱标和孙子朱允炆,把那些开国功臣几乎杀了个干净,这事儿朝鲜上层就没有不知道的。

金四力斜睨着他道:“当今明皇截然不同,你这馊主意只会让明皇更加厌恶朝鲜。”

李裪皱眉问道:“那方醒不但是太孙之师,还手握着聚宝山卫,明皇难道不猜忌他?”

李裪的老爹李芳远的猜忌心就不少。

而聚宝山卫的实力强大,方醒还开了新学,这些加起来,不猜忌那还是皇帝吗?

金四力苦笑道:“大君,那方醒行事莽撞,得罪了无数的文人武勋,可谓是仇人满天下,这样的人,谁会去猜忌他?”

李裪的眼中精光一闪,喃喃的道:“果然是心有山川之险,胸有城府之深啊!”

作为李芳远不打眼的一个儿子,李裪上有世子哥,下有一干虎视眈眈的兄弟,而他就是采用了蛰伏的策略来应对。

方醒的策略在他看来,也就是反其道而行之——树敌!

当你的敌人很多时,想谋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这样的臣子才是帝王所喜欢的。

“这人就是孤臣啊!”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