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28章 考试,赏赐

第728章 考试,赏赐

知行书院的操场已经站着几百号人,都是大人加孩子的组合。

天气炎热,方醒命人做了绿豆汤,还有凉白开,任由报名的人取用。

大家都想找地方遮阳,可种下的树苗还没长大,所以方醒看到这个情况,就命人赶紧分发试卷。

“字迹没关系,要的只是答案,大家随意些。”

那么多人,方家也给不出桌子板凳来。

试卷到手,家丁们,还有前一批的学生都走进了排开的考生中间,仔细巡查。

“没人能作弊而不被发现!”

方醒得意的道,他布置了些手段,事后可以一一查询。

朱瞻基看到方醒露出了顽童般的得意,不禁暗自思忖。

一妻一妾,家产不少,可却不乐意置办别院享受,每日甘愿在方家庄教授学生,目的呢?

人做事就会有目的,这是方醒教朱瞻基的。

可方醒这般不思享受是为了什么呢?

“想什么呢?”

方醒问道,同时盯着操场。

今天的考题不复杂,数学也就是小学水平,没有类似脑筋急转弯那种连大学生都头痛的题目。

朱瞻基脱口而出道:“德华兄,你怎么不像那些人喜欢享乐呢?”

好吧,这娃又迷障了!

方醒想了想,正色道:“谁都喜欢享乐,可每个人心中的欢乐,或者说是乐子不同。富人喜欢用花钱来买快乐,官吏喜欢让百姓低头,那样会让他们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至于我嘛,我的快乐有大有小。”

“出来!”

这时眼尖的小刀抢过一本数学书,然后冷笑着揪出了个男子。

这世上永远都不会缺少投机者啊!

方醒无奈的摇摇头,接着说道:“往小了说,我喜欢的是老婆孩子一家人团聚,就算是日日平淡我也不会觉得乏味。至于大的嘛,我想看到大明的百姓在这个世上最高贵。”

朱瞻基诧异道:“那纵横四海呢?”

方醒笑道:“要想让大明的百姓过上那种日子,不纵横四海行吗?”

朱瞻基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德华兄,大家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没出息,不像是个男人。”

纳尼?

方醒楞了一下,觉得这娃有些歪了,就说道:“男人哪有不犯错的,你和孙氏不算是错误,错只错在你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仅此而已!”

朱瞻基的身体一震,目光渐渐的清明。

“是了,我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知道为什么吗?”

方醒调侃道。

朱瞻基想了想,露出了微笑:“因为我很小就成了皇太孙,所以自觉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就该是自己的。”

“啪啪啪!”

方醒拍拍手,赞许的道:“你倒是悟了,那就赶紧去找陛下说说吧。”

朱瞻基有些扭捏的道:“德华兄,还是慢慢的来吧。”

方醒嗤笑道:“那是你的祖父,你在陛下的眼里永远都长不大,不管你多混,陛下那里都舍不得收拾你,舔犊情深啊!难道你还怕丢脸?去吧!”

朱瞻基一招手,贾全就把马牵过来。

“德华兄,多谢了。”

朱瞻基朗声说道,眉间的阴云散去,看着英气逼人。

“滚蛋吧!”

朱瞻基的阴云散去,围绕着未来后位的争夺也算是结束了,至少在朱瞻基登基之前,那位孙氏别想闹幺蛾子!

解缙走过来说道:“可是雨过天晴了?”

方醒颔首道:“差不多,玉不琢不成器,他从出生到现在太顺了,偶尔被磋磨一下不是坏事。”

考试很快,当田秀才敲响了上下课的铜钟时,那些家丁和学生都喝令所有人放下毛笔。

试卷收上来,方醒大声道:“都回去吧,按照规矩,明日就会在聚宝门外贴出通告,前四十名看到自己的名字后,必须马上到书院来报到,三日不到,直接除名。”

“前四十名的也不必骄傲,后面还有面试,若是面试不合格,抱歉,你还是无法进入书院就读,就这样吧!”

人群缓缓散去,守门的袁达跑过来,幸灾乐祸的道:“山长,先前太孙出去的时候,门外正好来了一队锦衣卫,被太孙一顿鞭子抽的躲都不敢躲。”

“纪纲欺人太甚!”

解缙怒道,锦衣卫这个时候来,多半就是来恶心方醒的,顺便想搅乱书院招生的气氛。

方醒淡淡的道:“纪纲越发的跋扈了,胡广现在都不敢和他发生冲突,军方头号大将英国公都因他被陛下斥责,我一个兴和伯算的了什么!”

解缙郁闷的道:“陛下在想什么呢?难道想放纵纪纲吗?”

方醒摇摇头道:“陛下最近有些性急了,往日可以忍耐的人也忍不得了,所以最近朝中的气氛不大好,大家都担心自己被锦衣卫给盯上。”

这时候只要纪纲找到些蛛丝马迹,甚至是捏造的,朱棣都有可能会暴怒。

解缙正色道:“从今日来看,纪纲估计想动你,你得要小心了。”

方醒伸个懒腰道:“进一次诏狱也不是坏事,纪纲不到最后关头绝不敢动我,否则他马上就多了几个能让他后悔终生的对手。”

……

朱瞻基一路到了乾清宫外面,神采飞扬的模样让出来的大太监不禁微微一笑,然后进去禀告道:“陛下,太孙殿下来了,看着颇有往日的风采。”

“让他进来。”

朱棣对着下面挥挥手:“都散了吧,晚些再来。”

胡广等人都躬身告退,出门时看到朱瞻基后,几人都不禁楞了一下。

走到下面,杨荣欣慰的道:“殿下看着精神焕发,而且眉间多了几分成熟,果然是圣孙啊!”

胡广的眉头紧皱,但并未反驳。金幼孜嘴唇紧抿,眼中有些阴霾。

大殿内,朱瞻基起身后,神采飞扬的道:“皇爷爷,孙儿知错了。”

朱棣的眉间一松,面无表情的道:“哦!那你说说自己错在哪了?”

朱瞻基说道:“作为太孙,孙儿应该是先国后家,若是本末倒置,那就是大错特错,不足以托付大事。”

看到朱棣眉间舒展,朱瞻基含笑道:“男女之情虽可悯,但皇家无私情!”

“哈哈哈哈!”

朱棣的笑声之大,之畅快,还没走远的胡广几人都听见了,不禁面面相觑。

“好小子,看来兴和伯教你教的还不错,来人!”

“陛下!”

大太监轻盈的抢在黄俨的前面出来。

朱棣笑意满面的道:“赏兴和伯,赏他……”

大太监垂首忍笑,方醒不缺钱,那朱棣能赏什么?

“这把刀跟随朕多年,本想以后给了你小子,可现在看来,还是给了方醒的好。”

这可是伴随朱棣杀敌无数的宝刀啊!

黄俨有些目光闪烁,可却不敢阻挠此事。

这一天,朱棣的情绪显得极为亢奋,晚饭还破例多喝了些酒。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