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25章 认错,晕倒(为白银大盟:山水任我行贺,5)

第725章 认错,晕倒(为白银大盟:山水任我行贺,5)

一盘花生米,一盘炒鸡蛋,这就是方醒和朱瞻基的下酒菜。

门外是辛老七,这个时候方醒谁都不信,包括贾全也一样。

抓了几颗花生扔进嘴里,拍拍手上的盐粒,方醒对依然在有些呆滞的朱瞻基说道:“你还年轻,风花雪月是好,就像是元宵的花灯,绚烂而夺目,让人心向往之。”

“可你还记得那个鳌灯吗?”

朱瞻基点点头,端起酒杯就是一口。

“你年轻,喜欢同样活泼的孙氏,这无可厚非,况且你们还青梅竹马了这些年,换我大概也舍不得吧。”

朱瞻基的心中生出了希望,他知道方醒的主意多,兴许能解决此事,让他和孙氏皆大欢喜。

可方醒却慢悠悠的道:“这人啊!就像是油炸这花生米,火候得掌握好,大了不成,会糊,小了也不好,吃着生。”

朱瞻基迷茫的抬起头来,不知道方醒想说什么。

“你和孙氏就是属于火大了,糊了!懂吗?孙氏不过是小家之女,面对你这位太孙当然得曲意奉承,为何?”

方醒指指朱瞻基的胖脸道:“你不算英俊,可你却是太孙,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以后的皇帝。”

“面对这么一个未来的皇帝,哪个少女不动心?那可是皇后啊!”

朱瞻基的脸扭曲了一下,怒目圆瞪的道:“孙氏不是那种人!”

“人性趋利!”

方醒一句话就让朱瞻基沮丧垂首。

“你信不信,此事过去之后,孙氏不会在你的跟前提,至少在她没有孩子之前不会提。”

“相信我,等你步入中年之后,肯定会后悔此时的想法,为啥?因为幼稚!”

朱瞻基的眼睛有些亮了,方醒趁热打铁道:“你喜欢她,等大婚之时陛下肯定会给她一个交代,以后最多和她多亲密些就是了,难道你还想就只要她一个女人?那你就是大明的情圣,我得写本书好好的宣扬一番。”

朱瞻基尴尬的道:“没,小弟知道自己会有不少女人,只是……”

“只是你觉得胡氏不配做你的太孙妃和皇后罢了!不过我得告诉你,皇后从来都不是帝王心爱的女人。”

“德华兄,我大明的历代皇后可是……”

朱瞻基不认同这个观点,从大脚马皇后开始,每一任皇帝都对自己的正妻情深义重,连朱棣都不肯再立皇后,可见痴情。

方醒像看白痴般的看着朱瞻基道:“那是敬重,皇帝给皇后的敬重!若是皇后失去了这份敬重,后宫的那些女人就会翻天,而且还涉及到继承人的问题,到时候就离天下大乱不远了!”

朱瞻基毕竟年轻,对这等男女感情之事了解不透彻,闻言就陷入了沉思。

“你看看李唐,这还一个妈生的,可你看看,斗的跟乌鸡眼似的,从李渊到李世民,从玄武门到废太子,多少纷争,多少血腥?太祖高皇帝立了那位,心里面有没有这种顾忌,谁知道?”

“再说当今陛下,他对你爹可不怎么满意,可为何几次三番都下不去手废掉太子之位?何尝不是担心引起纷争,为后世子孙竖立一个坏榜样的原因!”

“瞻基,你要好好的,儿女私情不能成为阻碍你奔向一个伟大君王路上的绊脚石,想想那宽阔的土地和海洋吧,咱们不是说好的吗,要为大明开疆拓土,开万世之太平,难道你怯了?只想躲在宫殿里和女人生孩子吗?”

“不想!”

朱瞻基深呼吸一下,点头道:“德华兄,我知道了,这就回去。”

这货没想通!

不过方醒也没指望他能想通,这一番敲打只是为了让朱瞻基明白:你的这个决定会让你在意的人跟着倒霉。

……

朱棣今天把平时伴驾的那几位学士都赶走了,独自在书房呆着。

这种情况不多见,大太监伺候朱棣多年,也只是在徐皇后去了之后见过一次。

要出大事了啊!

大太监此刻最怀念的就是徐皇后,若是她在的话,起码能安抚一二。

朱棣的目光幽幽,桌子上摆放着一本书,这是他为了教育朱高炽,专门让人编写的一本‘历代名臣奏议’。

皇朝的传承必须要有序,哪一代人要休养生息,哪一代人要奋发图强,作为雄主的朱棣都得一一考虑进去。

朱高炽大概只能是守成了,这一点也是朱棣不满意的地方。

老子英雄儿好汉,可他的这个儿子却让儒学给教坏了脑子,一味的仁。

所以皇帝就是一个矛盾的生物,他既讨厌儒学,可为了江山稳固,却又不能不用儒家子弟。

不过有方醒在一边捣乱,朱棣对此表示很惬意。

“陛下,太孙殿下求见。”

朱棣放下书本,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又阴沉沉的问道:“他来干什么?”

大太监垂首道:“殿下在外面跪着。”

朱棣轻哼一声,大太监瞟了一眼后,也不敢劝。

时间过得飞快,盛夏时节的天气让朱瞻基苦不堪言。

汗水大滴大滴的滴落在石板上,才将又喝了一场的朱瞻基头晕目眩,感觉自己随时会倒地不起。

脑海里的孙妹妹渐渐的若隐若现,最后归于麻木。

“噗通!”

“陛下,殿下晕过去了!”

朱棣的身体绷紧了一下,起身又坐下,怒道:“羸弱不堪!羸弱不堪!”

大太监低声道:“陛下,这天气难熬啊!是不是叫个太医来给殿下看看?”

“废物!”

……

宫中终于消停了,孙氏觉得自己很委屈,本来就该是自己的太孙妃,可偏偏斜刺里杀出一个胡氏来。

“姑娘,听说殿下刚才晕过去了。”

孙氏咬着下唇,目光迷离的道:“有陛下在呢!我若是去了,那就是不知廉耻,而且有逼宫之嫌。”

侍女低声道:“姑娘,这次闹的很大,可见殿下心里面还是念着您的。”

孙氏微微一叹,就此沉默。

就在侍女以为她在伤心时,孙氏却幽幽的道:“殿下心中有我有何用?那胡氏是陛下亲自挑选的,家里是锦衣卫百户,而我的父亲呢,只是个主簿,而且我还大了胡氏一岁多……”

侍女叹道:“姑娘,这事只是初步议定,还没最后确定呢,说不准后面会有什么……”

孙氏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憧憬的看着外面道:“我只想与殿下厮守终身,其它的都没放在心里。”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