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24章 帝王无情(晚点还有一更,求支持!)

第724章 帝王无情(晚点还有一更,求支持!)

哎!19点那一章之后,爵士在群里被批评了,说是写的太恶心,而且正好是饭点。

下次不写这个了,咱们改写......

......

朱棣今天的情绪不大好,看着郁郁的,为此大太监特地去警告过那些伺候的人。

“都小心点,谁不长眼,那就是自作自受!”

把奏折丢在案几上,朱棣的目光阴沉,紧紧的看着门外。

一个痴情种子能坐在这个位置上吗?

不能!

朱棣的牙关一紧,想起了当年朱元璋宁可把皇位传给柔弱的朱允炆,也不愿意给自己的事。

优柔寡断、多愁善感能成什么事?

握住镇纸的大手青筋毕露,几次想扔下去,可最后又忍了下来。

那是朕带大的孩子啊!

就像是婉婉一般,每天跟着叫皇爷爷的小子,如今也要娶妻了。

可大明才刚开始征服之旅,若是中途而废,那和前宋有何区别!

草原异族的生命力就像是野草般的蓬勃,每次被中原打败后,蛰伏一段时间,很快就能再次崛起,最终埋葬那个渐渐颓废的王朝。

抓起镇纸的手缓缓举起……

“陛下,陛下……”

一个太监急匆匆的跑来,跪地后禀告道:“陛下,太孙殿下被兴和伯接走了。”

“瞻基如何?去了哪里?”

朱棣的声音冷漠而坚定,让大太监的身体一抖。

“陛下,太孙殿下……吐了,被兴和伯带着去了方家。”

大手一松,镇纸落下,声音细微,可却让大太监的腿都软了。

朱棣的眉间依然冷肃,不屑的道:“喝酒都能喝吐了,他还能干什么!朕还能指望他干什么?!”

……

朱高炽也接到了消息,抬头就看到了太子妃。

“殿下,可是瞻基……”

朱高炽不想瞒着自己的妻子,就说道:“瞻基被方醒带去了方家,若是不能回头,你我……”

太子妃深吸一口气,闭眼说道:“若是那样,就是臣妾命该如此。”

朱高炽苦笑道:“那逆子牛心古怪,咱们是劝不动了,现在就看看兴和伯如何,若是劝不回来,本宫就自请去了这个号又如何!”

“快些,我要去看荷花……”

婉婉依然在无忧无虑的寻找着夏日的乐趣,可整个东宫的气氛却近乎凝固。

……

一进家,方醒就吩咐贾全去给朱瞻基洗澡。

“伯爷,下官不敢啊!”

朱瞻基洗澡可从未用过糙老爷们,不是宫女就是太监。

余佳也没在,在也没用,他拎不动已经在昏沉的朱瞻基。

“老七!”

“老爷。”

方醒指指朱瞻基道:“拎他到客房去洗澡,然后送到外书房来。”

“是,老爷。”

辛老七可不会管什么忌讳,对他来说,方醒的话就是圣旨,所以他轻松的夹着朱瞻基就往客房走。

贾全苦着脸道:“伯爷,这不大妥当吧?”

方醒淡淡的道:“若是这一关过不去,他以后什么都妥当了,想干嘛就干嘛,没人会管他!”

贾全缩着脖子,觉得那样的话,他也好不到哪去,多半会被派到鸟不拉屎的地方去蹲点。

方醒皱眉道:“杰伦叔,传话内院,就说今日我在外院有事,让夫人自己吃饭。”

方杰伦一溜烟就跑了,在他看来,十个朱瞻基也比不上张淑慧肚子里的小伯爷。谁要是让这个孩子出问题,他非得豁出命去和那人拼了不可!

朱瞻基这一觉睡得很舒坦,在梦中,他和小孙妹妹一起,就像是民间夫妇般的成婚,每日蜜里调油般的让人惬意。

可就在他美滋滋的时候,只觉得额头一凉,美梦就结束了。

睁开眼睛,朱瞻基准备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收拾一顿。

“醒了。”

朱瞻基眨巴着眼睛,把额头上的毛巾拿下来,看看这个陌生的地方,半晌才问道:“德华兄,这是何处?”

“我家。”

朱瞻基这才发现自己睡在一张躺椅上,他的大脑瞬间开动,记忆潮水般的涌来。

“德华兄……”

“喝杯还魂酒吧!”

酒香四溢,朱瞻基干呕了一下,可方醒还是坚定的说道:“你没有多少时间了,喝了它,清醒的快些。”

朱瞻基皱眉干了这杯酒,然后惆怅的道:“德华兄,孙氏此时不知道有多伤心!”

方醒淡淡的道:“你只管孙氏伤心与否,可想过自己的父母亲人?”

朱瞻基觉得酒液就像是一条火线穿过自己的咽喉,他干咳一声,然后说道:“德华兄,小弟得知此事后,觉得如晴天霹雳一般……”

“可是觉着太孙这个位置还不如自己喜欢的女人?”

“对!”

朱瞻基郁闷的呼出一口气:“德华兄,虽然外面说你惧内,可我却知道那只是你们夫妻间的默契罢了。”

我去!居然还受到了我的影响?怪不得会来这么一出。

方醒沉吟道:“你得知道,若不是我有些抱负的话,我也不会踏入官场,更不会四面树敌。而这一切会给内院带来莫大的压力,还有一个原因,淑慧当年破家而出,还守了我三年。我此生肯定会动荡不安,若是不对她好些,我过不去自己这一关,你明白吗?”

朱瞻基迷茫的道:“可孙氏对我也是情深义重啊!我如何能舍弃她!”

“那胡氏听说呆板无趣,这才是你不愿意的原因吧?”

方醒的话生生的撕开了朱瞻基内心的真实想法,他苦笑道:“德华兄,小弟真是喜欢孙氏。”

“为了她舍得放弃皇太孙的位置,舍得放弃未来的九五宝座,舍得放弃自己心中的理想……?”

朱瞻基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还有你的父母亲人,若是你被废,他们会如何,你应当比我还清楚。”

朱瞻基幽幽的道:“家父大概没好结果,两个弟弟肯定会被封到最远最差的地方去,而婉婉……”

“婉婉会被当成工具嫁给某一位不起眼的勋戚,最后郁郁而终!”

“你在想什么?!”

方醒咬牙把朱瞻基揪起来,低喝道:“你是国之储君,就为了一个女人,你居然想放弃这个位置,难道你忘记了日不落的荣耀了吗?”

“日月不落,永照大明!”

朱瞻基喃喃的念道。

“对!日不落帝国!”

方醒恶狠狠的道:“你是储君,你没有资格去谈情说爱!懂不懂?你的征途是在那辽阔的土地和一眼看不到边的大海上,而不是在床榻上、在花前月下和女人卿卿我我!”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