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22章 让纪纲都忌惮的人

第722章 让纪纲都忌惮的人

大明的皇帝各有千秋,在朱元璋的麾下当官,出门前还得和家人道别。每一次出家门就可能是生离死别。

而朱允炆就好多了,虽然也刻薄,可好歹对文官不错。而且他的耳朵又软,在他的麾下当官算是比较舒坦的。

只有朱棣,这位既有他老子的狂暴,杀贪官毫不手软,可也有着相对温和的一面。

只要你做事兢兢业业,不胡乱掺和事,那多半能寿终正寝。

不过有一类人要小心,那就是口碑好的不得了的,从上到下都在交口称赞的人。

朱高炽的詹士府和亲近的人为何频繁沦陷?

外人以为是朱棣想收拾朱高炽,可寥寥可数的知情人都知道,黄淮和杨溥太过端正,口碑太好。朱高炽不知道敲打,那么朱棣这个当爹的肯定要收拾这些不长眼的家伙一顿。

这两人到目前为止,依然看不到从诏狱出来的机会,可见朱棣的霸道。

别跟朕装比,装比朕就让你成撒比!

聪明的自然会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给君王一些把柄。

不聪明的,比如说胡广那种,一心想当名臣。若是他年轻二十岁,朱棣说不得也会请他进诏狱去待一段时间。

方醒带着满腹的心思出了张辅家,天气太热,他也不想骑马,就牵着大白马在街上转悠着。

茶铺的生意在夏天算是不错,那些伙计在门口吆喝着。

“有冰水、冰果,冰茶冰酪,客官进来解解暑吧。”

“客官,小店有雅室,内有冰盆,在此盘桓睡觉可是一大享受啊!”

“不用了!”

方醒摇摇头,外面的冰块不一定干净,在张淑慧随时会发动的情况下,他可不敢生病。

“兴和伯,巧遇啊!”

方醒抬头一看,二楼的窗户探出个脑袋来,笑吟吟的正是纪纲。

方醒淡淡的道:“纪大人好威风,且逍遥吧,方某告辞了。”

“哎!别啊!胡大人也在呢,难道还不值得兴和伯上来一坐?”

胡广?

方醒摇摇头,没兴趣。

纪纲皱皱眉,感觉外面的热浪要进去了,就说道:“是胡濙胡大人。”

方醒一怔,然后点点头,随即就上了二楼。

一上去就感觉气温骤降,方醒看到过道的两头摆放着冰盆,怪不得敢说有雅室。

这就是明朝版的空调屋啊!

门打开,方醒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那个中年男子。

男子起身拱手道:“见过兴和伯。”

“胡大人多礼了。”

对方温文尔雅,方醒也是笑吟吟的。

纪纲得意的道:“兴和伯可是从英国公家出来吗?”

方醒没理他,问了胡濙:“胡大人可是刚回来吗?”

纪纲的面色一变,可却有些忌惮这位胡濙,所以没开口。

胡濙干瘦的脸浮起了微笑,淡淡的道:“胡某不过是四处巡查,说不定明日又得走了。”

这位可是朱棣的头号心腹,和他比起来,纪纲不过是朱棣养的一条狗而已。

纪纲插话道:“胡大人深得陛下的信赖,此次应该会休息一段时间吧。”

这话是炫耀,炫耀他纪纲能知道这等机密的事情。

胡濙淡淡的道:“胡某只是听从陛下的安排,不敢揣测。”

纪纲的脸瞬间就绿了。

胡濙皱眉道:“纪大人可否让胡某和兴和伯单独说说话?”

方醒这才知道,原来是胡濙找他有事。

纪纲干笑道:“好说,纪某出去一会儿。”

能让满朝文武为之色变的纪纲居然那么乖?

方醒心中一动,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评估这位新任礼部左侍郎在朱棣心目中的地位了。

等纪纲一走,胡濙就微微一笑,问道:“兴和伯近期南征北战,经历的地方多,不知可有发现异常的人呢?比如说……”

方醒摇摇头,毫不犹豫的道:“抱歉,方某的职责是领军作战,这方面还真没留意过。”

“这样啊!”

胡濙遗憾的道:“那还请兴和伯下次留意些,下官感激不尽。”

方醒不接这茬,“方某一切都听从陛下的安排,绝无二话。”

“那就多谢了。”

胡濙起身道:“下官还得回家一趟,改日请兴和伯喝酒。”

“一定!”

方醒微微一笑,起身目视着他出门。

“胡大人这就走了?纪某还准备了些后续,要不……”

“多谢纪大人,不过胡某久未归家,下次吧。”

“……”

方醒就在门外,看到纪纲谄笑着把胡濙送了下去。

没多久,纪纲再次上来,脸上的谄笑早就不见了,他威严的道:“兴和伯,惹恼了胡大人,小心自己受罪啊!”

方醒笑道:“纪大人果然是威风凛凛,只是方某乃兴和伯,不属你锦衣卫管辖吧?难道你还能把方某下诏狱不成?”

纪纲不屑的道:“你莫得意,陛下对你的容忍已经快到头了,等陛下要动手之时,纪某一定亲自去方家庄,看看兴和伯的底气!”

“好!”

方醒淡淡的道:“方某也希望有一天能亲自看看纪大人的底气,只是希望纪大人到时候能挺住,千万别学娘们软蛋!”

纪纲的面色一变,然后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兴和伯还是那么的有趣啊!纪某先走了。”

方醒喝道:“别想着让方某结账,不然陛下面前说话去!”

纪纲愕然,然后失笑:“你以为纪某差这点钱吗?至为可笑!”

方醒笑了笑:“纪大人富可敌国,当然不会差钱,哈哈哈哈!”

回到家,方醒请来了解缙,问了胡濙的事。

解缙唏嘘道:“当年老夫倒是认识他,只是永乐五年老夫就被贬职交趾,随后就听说他出去四处巡查那位,此次回来,老夫估计要么是找到了,要么就是……看陛下的意思吧。”

方醒看看门口,低声道:“那位当初真的是逃走了吗?”

解缙抚须道:“当年那位的时间比较充裕,再说烧死的那些人……说句实话,谁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人,陛下估计是想安定人心,所以当场就认了那人被烧死,否则这天下还得乱。”

“不是去找张邋遢吗?”方醒想起了后世的传说,不禁对那位神仙般的人物生出了兴趣。

解缙笑道:“陛下当时正值盛年,哪用得着去寻求长生啊!不过张邋遢倒是有些道行,陛下在武当山造的金殿也好了,可张邋遢并不买账啊!哈哈哈哈!”

方醒想想也是,朱棣当时正值盛年,挥斥方遒,怎会去一味追求长生。

“胡濙既然被升为礼部左侍郎,那此事大概就要暂且停下了,倒是少了许多物议。”

张邋遢,也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张三丰。

这位从元末明初就享有大名的道人堪称是活化石,有人说他已经有四百多岁了,堪称活神仙。

所谓朱棣派人去寻找张三丰,在方醒看来多半是没谱,唯一的可能还是去寻找那一位。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