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12章 金陵城中谁命硬,聚宝门外方德华

第712章 金陵城中谁命硬,聚宝门外方德华

金忠的年纪大了,虽然身体看着还健旺,可却经不起打击。

侄子金益一直在金忠家住着求学,老两口也视为己出,可天降灾祸,好端端的人却被锦衣卫给带走了。

金忠觉得很憋屈,金益只是在国子监读书,休沐回家也多是和同窗探讨文章,什么诽谤君王,那真是无妄之灾。

可他却不能去向朱棣求情伸冤。

纪纲近来的猖獗何尝没有朱棣的纵容,至于为何,你只看现在朝中的秩序井然就知道了。

“当今陛下与太祖高皇帝类似,都是坚毅不拔之辈,这两年以来,太多的人忘记了这些,所以这是陛下的反击!而纪纲只是那把刀罢了!”

金忠气喘吁吁的拉着妻子的手:“别去找人了,这事不是陛下的手笔,而是纪纲在敲打为夫。”

金忠的妻子痛苦的点头:“老爷,那纪纲究竟是想干嘛?”

“谁知道呢?”

金忠觉得身体里在发烫,眼前有些发花。

“不过为夫看他是在找死……小鬼,小鬼……”

“老爷!来人,请御医来!”

御医匆匆而来,诊脉之后问了情况,一脸的懵逼。

“大人说了小鬼?嘶……莫不是邪气入体,正不压邪,阳见阴物……”

金忠的妻子听得浑身毛毛汗都出来了,她慌乱的问道:“可有法子压下去?”

御医抚须道:“下官倒是有些手段,不过老大人年纪大了,经不得啊!要不就找个命硬的来压一压。”

“呜呜呜……”

此话一出,那些丫鬟仆役都跪地哭泣,其中一个嬷嬷抱着个孩子也跟着跪了下来。

可金忠的妻子却坚强的问道:“谁知道金陵城里谁的命最硬?”

丫鬟仆役们面面相觑,最后有人说道:“夫人,小的听说兴和伯的煞气重,想必那些小鬼都怕他吧。”

“是啊夫人,上次也是兴和伯救回了老爷,而且兴和伯当年可是离魂,那都能自己好了,可见其命之硬!”

方醒昏沉了三年,当时的医生都说是离魂之症,一辈子都好不了。

“那就去请来,罢了,我自己去!”

……

方醒的日子很舒坦,回来的这几日就走走亲朋好友,然后就蹲在家里守媳妇。

自从方醒回来后,张淑慧的胃口也好了,精神也好了,整个人焕然一新,连带这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活泼了许多,经常在里面练拳。

“夫君,肯定是个男娃,你摸摸,这小腿踢的多有劲啊!哎哟!他又给了妾身一拳。”

方醒有些意动,就蹲下去,把耳朵贴在张淑慧的肚子上,仔细倾听着。

在孩子到来之前,父母总是充满了憧憬和紧张,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这个生命的延续。

轻轻的一下,方醒感觉到了,这一刻一种莫名的情绪让他的心悸动起来。

这就是我的孩子啊!

我在这个世上血脉的延伸!

“老爷。”

方醒不乐的起身,丫鬟也不说话,这下他就明白了。

“休息一会儿吧。”

方醒先把张淑慧安置好了,交代了小白之后,才出去问话。

“老爷,金忠金大人的夫人来了。”

方醒有些头痛,心想这位不是来求自己去拯救金忠的侄子吧。

到了前厅,方醒刚拱手,金忠的夫人就往下跪。

卧槽!

方醒赶紧跳到了边上,变色道:“夫人千万别,小子受不起。”

“赶紧扶起来!”

几个丫鬟进来,七手八脚的把老夫人提溜起来,然后奉上茶水。

“老身知道伯夫人正在养胎,今日厚颜而来也是无奈。家中的老爷好像是中了邪,兴和伯的煞气重,老身恳请……”

方醒的面色微变,虽说平日里他并不信这些东西,可如今孩子未落地,一切忌讳的东西他都不大愿意去碰。

事不关己才能高谈阔论!

不过想起金忠几次提醒和关爱,方醒叹道:“以心比心,老夫人,且等方某准备一下。”

……

金忠的嘴皮干裂,嘴角有泡,面色微红。

方醒第一眼看去就觉得不像是重病。

“御医怎么说?”

“说是中邪了,好不好就得看咱们请来的人命硬不硬。”

卧槽尼玛!

方醒压住火气道:“无碍的,我刚从朝鲜那边回来,造的杀孽也不算多,也就是一万两万的样子。”

呼!

金家的管家仿佛是被大风吹过,跌跌撞撞的退了几步。

方醒淡淡的道:“本伯想见见御医,找个地方吧。”

一间客房里,方醒见到了那位叫做焦晃的御医。

“见过兴和伯。”

“能让我和焦御医单独说说话吗?”

管家一愣,然后点点头就走了。

室内只剩下了两人,焦晃强笑着道:“兴和伯,金大人这病……”

“他这病应该不重吧?”

方醒截断了他的话头,目光幽幽的道:“你在害怕什么?”

“没有的事,下官只是尽力而为。”焦晃的面色大变。

方醒叹道:“你在害怕陛下?还是在害怕纪纲!”

焦晃一个激灵,急忙说道:“兴和伯,没有的事,医者父母心,下官可不会违背了自己的良心。”

“你在害怕!”

方醒指着焦晃正在发抖的手道:“若不是你有把柄落在了纪纲的手中,那你就是在害怕陛下!”

方醒把门关上,沉声道:“你听到了什么?还是说你只是在猜测?”

焦晃艰难的道:“猜测。”

“你怕治好了金大人,然后陛下会私下收拾你,可对?”

焦晃点点头,方醒曾经出手救过小郡主,所以在太医院还是有些名气。

大家都以为他是杏林好手,要是被他揭穿了,不管朱棣是何想法,他焦晃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看到焦晃点头,方醒苦涩的长叹了一声。

这特么的就是无妄之灾啊!

“陛下不会动金大人,你且去重新诊脉开药。”

焦晃干笑道:“兴和伯,下官家中还有妻儿老小,不敢冒险啊!”

“冒你妹的险!”

方醒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他低喝道:“金大人对陛下忠心耿耿,还承担了教导两位殿下的重责,你这是在自作聪明!”

“你作为御医,好歹也算大半个官场上的人,多少自作聪明的家伙最后不得善终,你也想成为下一个吗?赶紧去开药,若是陛下要动手,那也是本伯先挨刀!”

方醒指指门外,威胁道:“你若是不尽心,本伯这就去面圣!”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