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06章 不要脸的方醒(求订阅,求支持。)

第706章 不要脸的方醒(求订阅,求支持。)

爵士吓尿了,居然在起点销售榜第七位!求订阅!!!

......

平安道,咸镜道,当这两个地方被打下来之后,整个朝鲜都在风声鹤唳。

“大明是想吞并我们吗?”

李芳远很惆怅,枭雄之姿荡然无存。

“李裪该到了吧?”

李芳远面色沉凝的道:“我朝鲜兴衰在此一举,诸卿当勉力为公,孤自然不吝封赏!”

……

方醒很嗨皮,因为在多处城池中发现了大批的粮仓。

“把田种起来,告诉那些朝鲜人,只要努力干活,心向大明,此后他们就不再是朝鲜人了。”

方醒占据了这两个地方之后,并未驱逐那些朝鲜百姓,反而是温言抚慰,并派人巡查,监督春耕。

在大明的移民一时间无法到达之前,这些朝鲜百姓就是为大明军队提供粮草的农户。

“朵颜三卫如何?”

方醒此时正在一间瓦房里休息,林群安答道:“伯爷,初时他们兵进百余里,后来下官令斥候放开一条路,让他们的斥候进来。等那些斥候回去之后,他们马上就退兵了,而且还派人送来了不少马匹和礼物。”

“虎头蛇尾的懦夫!”

方醒很郁闷,他本想让朵颜三卫侦查到自己的麾下只有两千多人,然后聚众来攻,可没想到这些人居然那么胆小。

浪费老子的表情啊!

林群安纠结的道:“他们看到了那个京观。”

“怪不得啊!”

方醒觉得自己用京观来威慑异族的手段,有时候也会起到反作用。

“大人,要不咱们主动进攻?”林群安的心有些野了,就想直接杀过去,荡平奴儿干都司最后的隐患。

方醒无奈的道:“咱们这点人怎么去围堵他们?若是有一万骑兵的话,那老子也想上门去收拾了这帮子反复无常的家伙!”

“伯爷,朝鲜的那个啥大君来了。”

“什么大君?”

……

“本……在下见过兴和伯。”

李裪,朝鲜忠宁大君,年纪轻轻的,看着沉稳谦和。

“何事?”

方醒并没有让出主位的意思,懒洋洋的问道。

嘴里的肉已经吃下去了,想让方醒吐出来,那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李裪看似不经意的瞟了方醒一眼,然后说道:“此事本是误会,父王派出的使者在半途遭遇劫匪,不然朝鲜怎敢忤逆大明,兴和伯,在下此来,正是为了澄清事实,化解误会。”

这姿态很低,方醒一脸悲天悯人的道:“这是何苦来哉!”

李裪面露戚色道:“正是,不过误会既然发生了,我朝鲜自然会承担责任,只是……兴和伯,这两处并不完全是大明的疆土啊!有的地方是我朝鲜传承已久的土地,您看……”

“是吗?”

方醒诧异的道:“这事本伯还真不知道,不过既然是误会,那咱们就继续误会下去,你看可好?”

无耻啊无耻!

跟随李裪进来的几个文官都面露激愤之色,准备起身驳斥。

“咳!”

李裪干咳一声后,压下了那几人,让方醒心中微动。

“兴和伯,若是这般,那些百姓可否迁回朝鲜?”

果然是人才啊!

见到讨不回那些土地,就把目光转向了第二项资源——人口上面。

在土地上你占了大便宜,总不能在人口上继续不要脸吧?

此人应该是李芳远的儿子中比较出色的一个!

方醒依然是装傻道:“哪有什么百姓!那些百姓在看到破城之后就跑光了,一个不剩!”

“兴和伯,你……”

一个文官忍不住起身,指着方醒喝道。

这一路上他们可没少见到朝鲜百姓,进城后更是不消说,街上的那些男女难道都是大明人?

“你什么你?”

方醒淡淡的道:“女真人再不成器,可也是我大明的臣属,这些年你们欺负他们可爽?”

方醒的目光转动,那个文官脸色发白,让他冷笑了一声。

“倭国早就对朝鲜虎视眈眈,足利幕府内患重重,一直想用一场对外战争来统合倭国,若不是我大明在旁震慑,此时你等早就进了倭国人的战俘营!”

那文官梗着脖子道:“倭国水师残败,对马岛一战已露颓势,我国何惧之有!”

方醒瞟了淡定的李裪一眼,嗤笑道:“倭国在大量制造战船之事,你等不知道吗?”

李裪变色道:“兴和伯,此事果真吗?”

方醒不屑的道:“本伯若是想动手,朝鲜此刻已然不复存在,用得着骗你们吗?”

“走吧,让你们看看本伯麾下的实力!”

走出帐外,李裪惊讶的发现已经布满了骑兵。

“五千骑兵,加上本伯的麾下,难道还打不下朝鲜吗?”

方醒随意的对着那些女真骑兵挥挥手,马上引来了一阵欢呼。

“这其中有大半是本伯抓捕的野女真,战力强悍,在进攻时无坚不摧!”

方醒毫不脸红的大吹法螺,可李裪却面色沉凝。

“放!”

“轰轰轰轰轰……”

十二门火炮集火,威势惊人,刚才和方醒较劲的那名文官被吓得腿一软,不停的哆嗦着。

前方临时搭建的一堆木靶子顿时噼里啪啦一阵乱响。

“自己去看看吧。”

方醒矜持的指指靶子那边,然后接过了辛老七递来的美酒喝了一口。

“舒坦!”

美酒的味道飘出去,让那些朝鲜人不禁咽喉涌动几下,连李裪都好奇的看着方醒手中的银色小瓶子。

方醒原先觉得北方人嗜酒是一种病,可在这里呆了这段时间之后,他才觉得这只是生存的一种方式。

夜里被子冰冷,哪怕你左拥右抱依然无济于事。

每天早上起床都需要无上的毅力,如果每天不操练,方醒确信自己的麾下会变成一堆少爷兵,一日不如一日。

李裪带着随从到了那一排木靶子里,不用费心去趟路,那十二条炮弹打出来的通道正好进入。

木屑遍地,这就是李裪的第一印象。

“不会是假的吧?我国的火箭都没有这般威力!”

一个武将怀疑道,朝鲜从大明的神机营学到了几手,一窝蜂就是其中之一。

朝鲜人仿制成功之后,以为可凭此神器纵横北方。

没有经过适应性训练的马匹会在火箭群中崩溃,这就是一窝蜂的厉害之处。

李裪蹲下去,看着这条被打通的通道,心中冷了半截。然后他故作不在意的踢了边上完好的靶子一脚。

在寒冷的季节不要踢打坚硬的东西,这是无数人用惨痛教训换来的知识。

“啊!嘶……”

看到李裪坐在地上抱着脚,林群安不屑的道:“那些木靶子可都是好木料做的,撒比才会用脚去踢。”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