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03章 大明尊严不可辱(晚上啊晚上,好像还有一章。)

第703章 大明尊严不可辱(晚上啊晚上,好像还有一章。)

刘泽在等待着朝鲜派人和自己一起去检查那被侵占的土地撤离情况,可等了半个月,依然没有音讯。

宫门外,守门的鹰扬卫昂首说道:“殿下近日身体不适,贵使可耐心等候。”

鹰扬卫是由朝鲜的贵族子弟组成的卫队,一方面是人质,一方面也是笼络。

刘泽脸色铁青的道:“朝鲜上下这是要置陛下的意志于不顾吗?那本官即刻回去复命!”

卫士的嘴角微翘,轻蔑的道:“我国不是女真人,殿下生病才是头等大事,贵使难道要逼死人吗?那想必我国上下必然会悲愤欲绝,然后……”

刘泽回到住所,召集了使团成员,怒道:“我本以为那李芳远答应了就会去办,可没想到他居然来了个缓兵之计,气死本官了!”

有人起身道:“大人,朝鲜不敬大明,咱们当回国告之,陛下那里一定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雷霆之怒!”

“对!大人,咱们这就回去吧!”

“回去!等下次再来时,咱们一定要李芳远跪迎!”

李芳远初上位时,大明的使者每次都能享受到朝鲜国君迎接的待遇。

可现在不行了,李芳远威权集于一身,渐渐的有了枭雄之相,不再甘心雌伏于大明之下。

“嘭!”

刘泽用力的拍打着桌子,气咻咻的道:“本官只是担心兴和伯那头能否在奴儿干都司站住脚!若是被女真人给牵制住了,咱们就没了和李芳远叫板的资本,明白吗?”

“大人,难道不能再次派兵吗?”有人不甘心的问道。

刘泽叹道:“若是走陆路,那得先等旨意到了辽东都司后,咱们才会有动作,那得多久?”

“海路不行吗?咱们从海路可是很快的。”

刘泽瞟了这个不懂政治的家伙一眼道:“也不知兴和伯是如何说动了陛下,这才走了一趟海路,你还想第二次?”

大明禁海已经开始了,这次是用军事行动来做借口,加上方醒和文官的矛盾,所以朱棣轻松的就打开了一条缝隙。

“那咋办?走陆路的话,咱们得等多久?”

“老子咋知道!”

刘泽都忍不住爆粗口了,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就这样,刘泽每天去一趟王宫,可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这日他疲惫的从王宫回来,刚进住所,就看到了一队锦衣卫。

许昌国拱手道:“刘大人,下官奉命前来,请马上安排一下,下官立刻要见李芳远。”

刘泽苦笑道:“那李芳远托病不见,本官都碰壁多次了。”

“果然不出伯爷的所料!”

许昌国朗声道:“还请大人引路,下官自有道理。”

……

守门的鹰扬卫看到刘泽去而复返,都懒得搭理他。

刘泽苦笑道:“许大人,这些时日都是这样。”

“大胆!”

“铮铮铮铮……”

随行的锦衣卫拔出刀来,沉默的堵在宫门外。

那侍卫看到这般模样,就冷笑道:“贵使,这里是朝鲜,不是大明。”

刘泽的脸青一块紫一块的。

许昌国长刀一指,喝道:“斩!”

“你敢吗?”

“嗤!”

“噗通!”

人头落地,鲜血狂飙,看呆了其他侍卫,也看呆了刘泽。

“许大人,你闯祸了!”

刘泽痛心疾首的道:“你这是在破坏大明的藩属联系啊!”

许昌国用长刀指向了其他侍卫,森然道:“临行前兴和伯说了,大明尊严不可辱!今日我等当以血还之!”

五十多名鹰扬卫围拢过来,看着地上的尸骸,为首者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喝道:“为何杀人?”

刘泽焦急的道:“这是误会,这是……”

“刘大人退后!”

许昌国把刘泽拉到身后,沉声道:“本官大明锦衣卫百户许昌国,此人轻慢大明,本官杀之无罪!若你想为他报仇,那就动手吧!本官会让你知道何为煌煌大明不可辱!”

侍卫头领羞恼的道:“大明这是要逼迫藩属吗?今日若是不给个交代,本官豁出去也要留下你等!”

许昌国不屑的道:“那就请吧!”

“铮铮……”

一片拔刀声中,许昌国等人已经被围在了中间。

事已至此,刘泽挺起胸膛,整理衣冠,朗声道:“今日有死而已,你国轻慢大明,且等着陛下震怒吧!”

侍卫头领的眼神闪烁,可手下那些贵族子弟却已经不耐烦了。

“杀!”

一个侍卫冲出来,挥刀就斩。

“乌合之众!”

“嗤!”

锦衣卫的刀更快,后发先至斩杀了此人,顿时这些侍卫都面露惧色,不自觉的往后退去。

许昌国不屑的道:“杀进去!”

“都住手!”

就在这一触即发之际,里面跌跌撞撞的跑出来一个内侍,他看到地上的两具尸骸后不禁一惊。

可等看到死的都是自己人时,内侍的神色明显的轻松了许多。

“殿下有请大明使者。”

许昌国纳刀归鞘,昂首带着麾下把刘泽夹在中间,目不斜视的进了王宫。

刘泽表面上维持着庄重,可心中却是惊骇不已。

这就是方醒的处置方式吗?

不用沟通,哦不,不是不用沟通,只是他沟通的方式粗暴了些。

刀枪为媒,杀人立威!

刘泽很震撼,而李芳远却有些恼火。

“果然是他们先动的手?”

“是的殿下,当时那人令下,随后就有人挥刀,那个侍卫反应不及,就被……”

“大胆啊……”

李芳远的面色发青,长久以来,他已经习惯了不敢有人触犯自己的威权。

可今日居然……居然有人斩杀自己的侍卫,而且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锦衣卫百户!

“殿下,那人是奉兴和伯之命前来,估计来者不善。”

李元芳面无表情的道:“且等他来了再说。”

兴和伯方醒,这位被不少异族称之为魔神和杀神的屠夫,李元芳根本就不想听到这个名字。

进入大殿之内,不等刘泽交涉,许昌国就沉声道:“下官大明锦衣卫百户许昌国,殿下,敢问为何阻我大明使者?”

一个锦衣卫百户居然就敢当面质问朝鲜国君,这是谁给他的胆子?

当下就有人出班道:“许大人,那兴和伯兵不过两千余,我国若是撤出来,兴和伯在女真人的牵制之下,可能看住那块地方?这正是殿下的忧心之处,你等不谅解也就罢了,居然在宫门处杀人,真当我朝鲜无人吗?!”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