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98章 朝鲜国王李芳远(为盟主:乌龙铁观音贺,加更!)

第698章 朝鲜国王李芳远(为盟主:乌龙铁观音贺,加更!)

又多了一位盟主,精神陡然一振。这是认可和鼓励,爵士当努力码字回报,谢谢!

......

“你们想干什么?想造反吗?嗯!”

方醒双手拄着连鞘长刀,目光犀利的喝问道。

“伯爷,下官冤枉!”

李满住第一个俯首,猛哥帖木儿忍住心中的屈辱,也跟着把脸埋在了湿润而冰冷的地上。

方醒的眸色幽深,握住刀柄的手青筋直冒。良久,他淡淡的道:“谅你们也不敢,起来吧。”

王贺撇撇嘴,心想这两货先前就在坐视文拉山被围,这不是想造反是什么?

张宁威站在后面,牙齿咬的嘎嘣响,恨不能上去活劈了这两个居心叵测的家伙。

可大局却不允许随意的大开杀戒,否则奴儿干都司必然会乱作一团。到那时,大明必须要派出远征军,将付出比交趾更大的代价来平息混乱。

两人束手站在那里,这时辛老七过来禀告道:“老爷,擒获女真人一百余,如何处置?”

方醒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满住两人,冷冷的道:“你等可知道本伯的名声?”

李满住摇头又点头,可实际上他真是不知道。

此时的奴儿干都司就是一个化外之地,不然大明怎么会让朝鲜在这边不断蚕食。

猛哥帖木儿堆笑道:“伯爷,想必您是文武双全,声震大明吧。”

方醒摇摇头道:“倭国人称呼本伯为魔神,交趾人闻本伯的名讳能止小儿夜啼。那是为何?”

王贺厉声道:“兴和伯每到一处征战,必然会铸造京观!”

京观?!

两人都想起了在和朝鲜官员接触时,对方为了给他们鼓劲,就说了以前高句丽人用汉人的尸首铸京观的事。

——明人威风不了多久,就如同是前唐一般,后劲不足啊!

两人唯唯不语,方醒缓缓的道:“此等野人不服王化,我欲尽数斩首,再铸一京观,你二人可愿为本伯分忧啊?”

李满住的身体一震,这是要逼着我们杀野女真啊!

可杀了之后呢?

这里全是大明的人,谁知道我们是被逼的?

下面的人自然而然的会认为是我们对大明服软了啊!

可……

一抬头,李满住就看到了方醒嘴角的不屑,以及辛老七等人的杀意。

“下官愿为伯爷效劳!”

说完李满住的身体一松,心中居然生出了逃过一劫的后怕。

“你呢?大明新任的建州左卫指挥使!”

方醒目光俾睨,就像是看一条虫子般的看着猛哥帖木儿。

猛哥帖木儿的嘴角扯动,拱手道:“下官遵命!”

“大明给你们的才是你们的,大明不愿给的东西,谁也别想伸手!”

刚回身的两人身形一滞,然后脚下有些踉跄的朝着那群俘虏走去。

等两人走远后,王贺忍不住问道:“伯爷,此二人有异心,为何不拿下呢?”

方醒淡淡的道:“此处地偏,我大明的人口不多,若是灭了建州女真部,那留下的势力空间谁来补充?大明吗?大明不可能承受几万人在此长期驻守,不说士气,光是一个补给就能让夏元吉想上吊。所以得慢慢的寻找契机,能让女真人不乱的契机。”

人口啊!

若是大明的人口能够翻倍的话,方醒一定会建议在此建立城市,然后不断向北方探索,直至翻过乌拉尔山。

王贺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不能动朝鲜,若是一动朝鲜,大明就得自己直面这些女真人了。”

“还有朵颜三卫!”

方醒看着北方道:“奴儿干都司的形势看来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复杂,亦失哈原先的处置方法没错,在大明不能直接有效的干预朵颜三卫时,必须要安抚这些异族。”

“不过咱们聚宝山卫来了,那肯定是要有一番新气象,王监军!”

方醒回身看着皮肤又变白了的王贺说道:“派出你的人去朝鲜接应刘泽,就说大明兴和伯想见见朝鲜的国君,若是不敢来,那就让他们的人从哪来,滚回哪去!”

王贺的脸上全是肃然,他回身对此次跟随而来的锦衣卫百户许昌国道:“许大人,此行艰险,若是事有不谐,望你保住大明的声威不坠!”

许昌国肃穆的道:“请伯爷放心,请监军放心,下官定当不辱使命,死也不会丢了我大明的脸面!”

在船队到达威海卫的外海时,就分出了一艘船,载着礼部主事刘泽直接去了汉城。

算算时间,刘泽也该到了!

而方醒派出许昌国,不过是担心刘泽镇不住场子而已。

这时一阵呜咽声传来,方醒皱眉看去,原来是那些野女真已经被逼着跪在地上。

林群安在边上大声的喝令道:“斩!”

刀光闪过,人头落地……

……

汉城府,原先只是个不打眼的地方,可李成桂造反成功之后,就把首都迁移到了这里。

这里给刘泽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地无三里平,而当他进城后,不禁觉得自己来到了大明的某个边塞小城堡。

“大人,朝鲜国君已经答应觐见了。”

刘泽坐在驿馆里,闻言就说道:“准备一下,本官要沐浴更衣。”

半个时辰之后,刘泽出现在了王宫之中。

所谓的王宫,在刘泽的眼里还比不上大明勋戚的家里奢华。

在内侍的带领下,刘泽进了唯一一座像样的宫殿。

李元芳的神态有些像朱棣,他高坐于上,冷眼看着刘泽进来。

两排文武官员也都在看着刘泽,心中有些屈辱。

大明的一位礼部主事就敢要求朝鲜国王立刻召见,而且还神态从容。

刘泽从容的见礼后,道:“殿下,下官奉皇命而来。”

哗啦!

所有人都端正了身体,就等着圣旨出现后行礼。

可刘泽却没有圣旨,他朗声道:“陛下问殿下,朝鲜不足乎?”

李元芳束手而立,躬身道:“臣不敢。”

朝鲜国王实际上就是郡王级别,只是后来朱棣抬高了这个地位,变成了亲王。

刘泽冷道:“陛下问,既然知足,那为何屡次扰乱建州卫?为何屡次越境抢掠?为何一再侵占大明的疆土?”

刷!

朝鲜文武马上就对刘泽怒目而视。

欺人太甚啊!

“咳咳!”

李元芳和朱棣的经历有相似之处,所以这也是两人当初能有些交情的原因所在。

主导了两次叛乱,用鲜血杀出了一条继位之路的李芳远,不过干咳一声,所有文武官员都垂首恭听。

“贵使,女真人多次侵入我境,烧杀抢掠,此事早已行文告知了大明。”

刘泽微微眯眼,觉得这位朝鲜国王果然是厉害,软硬皆有,不但没在臣下的面前丢脸,而且还带着些反击。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