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97章 击溃野女真,单骑羞辱

第697章 击溃野女真,单骑羞辱

野女真的冲击力很凶悍,很有威慑力,可方醒看到只有这点人之后,就挥挥手道:“尽快歼灭。”

“装弹!”

申耀激动的喊了一嗓子,这才是火炮的第一次实战啊!

十二门火炮整齐排列着,耳边听着马蹄声,开始测算距离。

“预备……”

申耀举起长刀,猛地挥下。

“放!”

“轰轰轰轰轰……”

铁弹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其中的三枚直接撞进了敌骑中间。

“噗……”

一个女真人的脖颈被铁弹擦过,人还坐在马背上,可脑袋却歪在了一边。

冲击力不减的铁弹下降了些高度,横扫了后面的三骑,最后才落在地上再次反弹。

“啪啪啪!”

脆弱的马腿就像是遇到了礁石,纷纷折断。骑兵落马,随即被后续跟上的马蹄踩成烂泥。

几百骑的冲击规模看似吓人,可当三枚铁弹肆虐结束后,士气迅速的跌落下来。

“特么的!打偏了大半!”

申耀气急败坏的踢打着麾下的屁股,嘶吼声整个战场都能听到。

“都给老子瞄准了,下次再打不中,老子就把你们塞进去!屁yan点火!”

可敌骑已经进入了燧发枪的射程,辛老七不会再给他们机会。

“第一排……齐射!”

“嘭嘭嘭嘭!”

硝烟弥漫中,炮声再次响起……

“轰轰轰轰轰……”

方醒的身后就是大队的骑兵,三轮炮击之后,他放下望远镜,拔出唐刀喝道:“出击!”

“大明威武!”

“大明威武!”

“大明威武!”

震耳欲聋的喊声之后,骑兵从火枪阵列的两翼包抄出来,冲向了阵型散乱,人数被消减一半多的敌人。

……

“万胜!万胜!万胜!”

营寨里的人都疯狂了,人人都高举双手在欢呼着。

而猛哥帖木儿却是面如土色,嘶声道:“这不是明军!这不是明军!我见识过明军的火器,没有那么犀利!”

李满住的手在颤抖,他喃喃的道:“明军人不多,不多!咱们,咱们该怎么办?”

孛达满不在乎的道:“大人,这里是奴儿干都司!”

“哦!对,这里是奴儿干都司!”

李满住和猛哥帖木儿相对一视,然后彼此伸出手来用力一击。

“啪!”

一个短暂的盟约就这么成型了。

战场上已经开始分出了胜负,完成仪式的李满住呆呆的看着四散奔逃的野女真人,不敢相信的道:“那些野人不是死战不退的吗?”

孛达的声音有些颤抖:“是啊,以前咱们去老林子里和这些野人抢东西的时候,都是不死不休的结局!今日这是怎么了?”

……

“这些就是号称女真战士的野人?”

方醒看到那些根本就不敢返身抵抗的敌人,觉得这个历史是个假历史。

蛮清作战的主力就是那些野女真,号称是世间最厉害的战士。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明末时候的明军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还让他们在北平城下耀武扬武了一番,这才带着掳掠的人口和财物,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大明。

林群安诧异的道:“伯爷,所谓的女真战士,那只是对那些异族而言,在大明军队的面前,他们还不够看!”

呃……

方醒囧了,他把此时的大明军队和明末挂钩了。

可随即一股悲凉在胸中升起。

就是这些看着凶神恶煞的野人,真正的人数不过几万,可居然就打败了庞然大物的大明。

这尼玛得多糜烂啊!

“伯爷,发现建州卫和左卫的人马在边上窥探。”

斥候疾驰回来禀告道。

“多少人马?”

方醒摸着刀柄冷笑着。

卧槽尼玛!这是在旁观着文拉山驿站被围攻啊!

“两家已经合在了一起,约有一千余骑。”

“这是想试试大明的意志吗?去,召唤……”

……

“明军有人来了!”

不用说,李满住和猛哥帖木儿都看到了那名孤单的骑兵。

一杆旗帜在骑兵的肩上迎风招展,猎猎作响。

骑兵身材高大,端坐马背上看着这些人,厉声道:“大明兴和伯召唤你二人前去!”

李满住的手动了一下,孛达握住了刀柄。

猛哥帖木儿呐呐的干笑一下。

骑兵再次喝道:“伯爷有令,若是你二人心怀鬼胎,那就决一胜负吧!我军不过两千人,败者无人能活!”

一股凉气在李满住两人的心脏处蔓延,两人对视一眼,都看懂了对方的意思。

什么时候明军那么强势了?

要知道这里离两人的驻地不远,随时都可以调来人马,用优势兵力围杀明军。

骑兵伸出右手,五指逐渐弹出。

这是在限时,五指全部弹出之后,就是双方兵戈相见之时。

一个小小的骑兵居然就敢当着自己手下的面羞辱自己。

奇耻大辱啊!

李满住的脸颊发烫,猛哥帖木儿的双拳紧握,身后的麾下都呼吸咻咻,就等着一声令下,斩杀这个大胆的明军,然后再挥师冲击正在打扫战场的明军主力。

在这个明军的冷冽目光注视下,当他弹出第四根手指头时,李满住和猛哥帖木儿几乎是同时垂首。

“下官马上就去。”

骑兵收回右手,冷眼看着两人身后那些气咻咻的女真人,策马回头,挥舞着旗帜喝道:“大明威武!”

一人,一骑,可却生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这就是明军吗?

这就是打的纵横世界的蒙元人抱头鼠窜的明军吗?

不用回头,李满住就能感受到自己麾下士气的跌落。

猛哥帖木儿面无表情的道:“走吧,晚了就是给那位伯爷杀人的借口!”

走过战场中间,那些死人死马被民夫们分拣出来,那些武器也堆积在一起,但方醒奇怪的命令全部销毁,特别是那些弓箭。

那些俘虏被明军押送回来,稍有速度慢的就是一枪托,敢反抗的,马上就会被刺刀扎出几个窟窿来。

真凶残啊!

方醒没有立帐篷,而是站在那里,听着麾下的汇报。

“大人,建州卫李满住,建州左卫指挥使猛哥帖木儿求见!”

其实彼此都看到了对方,距离不过五米而已。

可这声通传却有些羞辱李满住的意思。

在李显忠死了之后,按常理应该是李满住来承袭指挥使一职,可看方醒的模样,搞不好没有这道旨意。

“让他们过来。”

两人进来后,急忙单膝跪地行礼。

“见过兴和伯大人!”

方醒没叫他们起来,而是默默的看着两人。

春天的奴儿干都司气温很低,跪在地上,用不了多久,就感觉膝盖不是自己的了。

“你们想干什么?造反吗?嗯!”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