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85章 主动请缨,范进中举

第385章 主动请缨,范进中举

“老爷,还有好多的礼品。”

方杰伦想起刚才那些人送来的箱笼,就说道:“老奴看了一下,估摸着能有千金之数呢。”

“不收!都叫他们自家带回去。”

方醒不过是略微一想,就知道是那些人干的事。

甚至连张淑慧都知道这个媒婆的到来意味着什么,她只是默默的看着方醒,稍缓就出去安排庆功酒宴。

“真是恶心人啊!”

到了书房后,方醒皱眉道:“这些人表面上是在奉承我,可暗地里谁知道是怎么想的!”

“捧杀!”

黄钟分析道:“伯爷掀翻了郑亨,勋戚中必然有人生出了嫉妒之心,这是表面示好,暗地里却是希望伯爷得意忘形呢!”

方醒冷笑道:“可惜这番好心却被方某辜负了!”

黄钟担忧的道:“伯爷,可这番动静却瞒不过陛下。”

方醒点头道:“伯律,你必须要明白,处在我这个位置,必然只能不党不群,否则迟早会……”

和聪明人说话不用费劲,黄钟马上就了然道:“正是,伯爷身为殿下的老师,日后的帝师,若是和文武百官交往过密,不管旁人怎么想,陛下那里终究是过不去的。”

方醒起身,感受着外面的喜庆气氛,负手道:“此事终须有个截止,陛下那边估计很快就有动作了,而我……”

方醒回身道:“而我大概要换个地方了。一是为了避开即将爆发的矛盾,至于第二嘛,既然我的兴和伯未曾冠上宣力武臣,陛下也为难啊!”

朱棣自己大概也没想到,他有意无意的把宣力武臣这个冠号给‘忘了’,结果会引发这般强烈的反弹。

黄钟纳闷的道:“那陛下为何会对此无动于衷呢?”

朱棣既然面临着压力,大不了直接把这个宣力武臣的号给方醒冠上即可。

方醒笑道:“当今陛下乃是与太祖高皇帝一般的性子,岂会低头?若不是反对的人太多,陛下说不得就要动手了。”

朱棣的性子强硬,一般不可能会对臣子低头。可这次朝中反对方醒的人太多,他也只得压下了杀意。

既然不能动手,那么朱棣必然会另想办法。

会是什么办法呢?

方醒干脆懒得想,只希望不是派自己去监造紫禁城。

下午方家庄又是一场热闹,连婉婉都赶来凑热闹,吃的小肚子滚圆的回去。

而隔壁则是闹翻了天。

“怎地会没有我?为什么?”

程强双眼发红的在咆哮着。

今日他们枯等了半日,一直到去看榜的人回来报信,这才知道,原来程强居然落榜了。

“我不信!我不信!”

程强对此次乡试势在必得,所有人都认为他至少会进入前十名。

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痛苦!

严旭呆呆的看着手中抄录下来的榜单,半饷才起身,怒气冲冲的道:“那马苏何德何能,居然能窃据解元之位,且待明日老夫去一趟,非得要一个说法不可!”

李茂在边上也是呆若木鸡,他没想到马苏居然会中举,而且还是解元。

你方醒的学生怎能中解元?

一直以来都认为方醒是欺世盗名的李茂今天终于知道了:此后他再见到马苏时,再也不能昂首了。

文人的规矩很多,可按照科举成绩排名,这是多年的规矩。

哪怕你是白发苍苍,可只要你在科举之路上落后于别人,等别人一骑绝尘之后,见面也得称呼一声前辈。

……

第二天,方醒才吃完早饭就给贾全请走了。

在太子宫中,方醒听到了最新的消息。

“台州府今年早些时候有倭寇劫掠,地方官苦不堪言,已经上本求援。”

朱高炽有些欲言又止的道。

方醒纳闷道:“臣记得去年还是什么时候,楚门卫不是斩获甚多吗?”

朱高炽点头道:“正是,不过当地的民情有些复杂,地方官员说是贼民一体,剿灭不易,防不胜防。”

看到方醒在沉思,朱高炽也不打扰,只是翻看着奏折。

方醒非常清楚,这是朱高炽的好意,甚至有可能出自于朱棣的授意。

那么……

“臣愿往!”

……

出了皇宫,方醒在经过顺天府衙时,看到前方围堵了一堆人,叫嚷不休。

咦!

等方醒勒马近些时,才发现领头那人居然是严旭,他的身边全是年轻学生。

“老夫要看程强的考卷,不然必定是你们不公!”

方醒听到这话,嘴角微翘。

很快,里面出来一个学官,他直接把几份试卷贴在了门边的墙上,顿时引来大家的围观。

“不错,这个不该不中啊!”

“你看着这篇文章,写的是抑扬顿挫,读之口舌生香,好文啊!”

“这个也还行……”

“咦!这篇文章怎地前言不搭后语啊!”

“啧啧!连字体都乱了,可见那人已经心慌了!”

“功亏一篑啊!何其可惜!”

程强也在其中,当他看到那熟悉的字体时,身体摇晃了几下,然后猛地冲出人群,鞋子跑掉了都不知道。

“我中了!我中了!”

“哈哈哈哈!我中了……我程强是解元!”

呃!

方醒看到这有些熟悉的场景,不禁就想上去抽一巴掌。

“回来!你回来!”

严旭本就被这份试卷打击的几乎崩溃,再看到内侄疯癫,不禁悲从心来。

今日他大闹顺天府衙,即便是没人追究,可当程强的试卷被贴出来的那一刹那,他就知道自己输了。

我该先等等的啊!

等大哥养好病了再去问问,那样的话,哪会有今日之辱!

严旦在被朱棣痛斥之后,回家就称病,谁也不见。

等交代人去追程强后,严旭看到了一张笑脸。

一张可恶的笑脸!

方醒在马背上拱拱手道:“严先生果然是毁人不倦,今日方某算是大开眼界了,只是不知道这李家书院严先生还呆的下去吗?哈哈哈哈!”

看到方醒大笑离去,严旭怎么都想不通,自己的内侄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发挥失常呢?

而且还是最后一场!

而且他也无颜再回李家书院,不然此后必然会被人戳脊梁骨。

你严旭不是牛笔哄哄的吗?可手下的学生今科乡试居然无一人考中,甚至你那和你一样牛笔哄哄的内侄更是都被落榜刺激疯了!

而方醒呢?

人家只有一个弟子,可就是这么孤零零的一个弟子,不但考中了举人,而且特么的居然还是解元!

就问你严旭服不服!

而回到家中后,方醒就写了一份奏折,让人送给朱瞻基代为投送。

书房里,方醒问小刀“最后一场前,你给那程强的杯子边上抹了多少药粉?”

小刀想了想:“老爷,小的把您给的药粉差不多都涂上去了。”

马丹!

方醒挥手让小刀闪人。

小刀临走前好奇的问道:“老爷,那药粉是干嘛的?”

方醒手中握着一个小瓶子,挥挥手,等小刀出去后,才叹道:“那程强的身体不错!居然吃下去那么多的药物还能坚持写完,果然是人才啊!”

而方醒手中的瓶子上面,如果有认识的人看到,一定会认出来。

——酒石酸……片!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