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8章 家丁的第一次动手

第38章 家丁的第一次动手

掌柜的叫做袁南江,今年五十一岁,可以算是商海老将了,可在看到这个玻璃杯后,他展现出来的速度让方醒以为他才十八岁。

“呯呯呯!”

瞬间店铺的门都被关上了,袁南江的眼中精光一闪,端起了玻璃杯。

两个家丁有些紧张,手都伸到了腰间,那里有方醒教木匠做的双节棍。

方醒却笑吟吟的靠在椅背上,看着袁南江用各种方法来验证这个玻璃杯的真假。

敲过了,闻过了,甚至还用开水烫过了,袁南江直起身体,捶打着后腰,淡淡的道:“客官可是想出售这件琉璃?”

奸商啊奸商!

方醒不屑的撇撇嘴,这时是有玻璃,不过那颜色花花绿绿的,而且价格还忒贵,更遑论用玻璃做成的杯子了。

“袁掌柜,你想想,不管是茶水还是酒液,当倒进这个杯子里后,端在手里,那场景,啧啧!”

袁南江的胡子颤了颤,看到自己的故作泰然没起作用,就坦然道:“客官想作价多少?”

方醒摇头道:“你说,如果满意我就把杯子留在这里,以后兴许还有下一次,如果不满意,呵呵!听说隔壁那家的财力可是……”

“客官请放心,我江南商行的财力不会低于任何人!”

袁南江的眼中精芒四射,然后伸出了五根手指头。

方醒摇摇头,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袁南江叹道:“客官可知道水晶?”

“水晶杯吗?我知道。”

方醒当然知道水晶杯,那玩意看起来和玻璃杯差不多,可透明度要差一点,而且加工的难度更是让人崩溃。

“嘶!”

袁南江有些头痛了,他低声道:“客官可知道盐商?”

方醒的眼中多了些笑意,“当然,这个玻璃杯到了那些地方,相信能让贵商号好好的赚一笔。”

袁南江很通透,直接说自己准备把这个玻璃杯卖给那些大盐商。

明朝的盐商都是有钱的主,钱多了怎么办?那就炫富呗。

于是各种各样的炫富手段就被人想了出来,衣食住行无一不包。

方醒笃定的说道:“当一个晶莹剔透的玻璃杯出现在宴席之上时,袁掌柜,相信我,那些大盐商会疯狂的涌向江南商号的。”

袁南江点头道:“可后续……”

上钩了啊!

方醒马上就为难的说道:“袁掌柜,这种杯子是外洋的东西,据说在那个叫做什么威尼斯的地方所出,一年流出来的东西大半都去了那些异族人的皇宫。”

袁南江低叹道:“是啊!老夫早年也听人说过,在西方的有个地方,那里的琉璃举世无双,可惜造法却从未外露过。”

当然没外露了。方醒暗笑着,这时候的大明可没有禁海,在宁波、泉州、广州都有市舶司。而袁南江大概就是某一个家族的代理人,这个家族参与了海贸,所以对西方多多少少的知道点皮毛。

“一年几个?”

袁南江赤膊上阵了,直接说道:“一个和几个的价格肯定是不一样的。”

奸商!

方醒知道袁南江是想利益最大化,所以就说道:“说不准,也许能有两三个。”

袁南江闻言就轻轻的说道:“八百,不能再多了。”

方醒略一考虑就点头道:“好,但是我有个要求。”

“请说。”

完成了这笔单子后,袁南江自己能分到不少好处,所以他也笑眯眯的说道。

方醒伸出个手指头,“不许贵商号提及售货人,如果我在外面听到有人说这件货是在北平进的,或是提到北平的某个人,那么此后我绝不与贵商号合作。”

这种为客户保密的做法很普通,袁南江当然不会有异议,随即就拿出了银票。

“这是汇通钱庄的银票,见票即付。”

方醒接过八张银票,点头道“没问题,希望我们下次还能继续合作。”

这时候官方也有银票,那叫宝钞,信誉已经是越来越差了。

走出江南商号,方醒看着外面的艳阳天,嘴角翘起,喊道:“方九,方十,我们走。”

这十名家丁在正式通过了初步的认可后,方醒就按照现在的习惯,直接给他们冠上了方姓,只是他有些懒,于是就用数字来排名。

而此时的张淑慧几人却碰到了麻烦。

“有人偷我的东西!”

在一家首饰店外面,当小白一声娇呼后,两名家丁就冲了过去,直接就拿住了一个瘦小的男子。

“哎哟哟!快放手!”

男子的目光狡黠,被擒住后也是一脸的委屈,“我没偷,我是来买东西的。”

而围观的人中间,有三个大汉也默默的站了出来,其中一人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放开他。”

小白涨红着脸说道:“就是他,刚才偷走了我买的银钗。”

虽然从家里出来时说不买东西,可张淑慧还是经不住小白的磨,最后给她买了一根银钗,可没想到才从首饰店里出来就被人偷了,这让小白的怒火几乎能烧穿整个北平城。

马苏站出来说道:“偷没偷,搜身就知道了。”

“凭什么?你们凭什么搜我的身!”

瘦小男子马上就呼喊道:“大家来看看啊!这些乡下来的可欺负人了啊!”

“干什么呢?快放开我兄弟,不然老子可是要动刀子了啊!”

三个大汉都亮出了小刀,围观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赶紧闪开些,可却又舍不得接下来的热闹。

“当街持刀,此大罪也!动手!”

就在张淑慧和小白有些心惊的时候,辛老七却是暴喝一声,接着就只见三个家丁冲了过去。

赤手空拳还敢和我们动手?傻缺!

三个大汉狞笑着握紧了手中的短刀,准备给这帮子乡下人放放血。

可快近身时,三个家丁的手里却魔术般的多了两截木棍,整齐的一声呼喝后,那木棍就灵巧的抽打过来。

张淑慧有些担心这几名家丁,正准备叫人去报官,可身后突然一热,接着方醒的声音传来。

“殊惠,莫紧张。”

方醒就站在那里,在他的身后,方九和方十正牵着三匹马儿。

只见三个家丁无视那三把短刀,手中的棍子一抽,惨嚎声中,短刀落地。

“扣下!”

辛老七一声令下,三个家丁熟练的把对手擒住,压在地上。

“好!好身手!”

方醒正在自得,却听到了身后的叫好声,回头一看,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正由两个大汉扶下马车来。

随即几十个便衣大汉就把周围的人驱赶走了,方醒的心中一个咯噔,然后挥手道:“老七,把他们交给巡街的军士。”

这时候五城兵马司的人已经来了,接过人犯后,还想把方醒等人带走,可中年男子的一个随从过去耳语了几句,只见那些人马上就走了,速度之快,仿佛这里就是龙潭虎穴。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