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77章 知道你败在哪吗?

第377章 知道你败在哪吗?

“杀!”

刀盾兵们一手持盾牌,一手举起长刀,猛的就朝着右侧冲了过来。

“杀!”

第一排长枪手弓步前驱,如林的长枪就刺杀出去。

“啪啪啪!”

长枪被盾牌挡住,冲击力让刀盾手们的势头为之一窒,可郑亨部的长枪手马上就从后面前刺。

这就是战术,击敌收枪回去的那一瞬。

“杀!”

可方醒部的第一排军士却突然倒退,露出了第二排的长枪。

“噗噗噗!”

双方瞬间多人的身上多了红色的印记。

“中枪的退出来!”

边上的裁判们急忙喊道,可双方却好似有了默契,那些身上有红漆的军士们一个不退,反而更加凶狠的扑了上去。

“杀!”

正面终于迎敌了,辛老七的哨子一响,双方就拼了一轮。

“呜!”

几个刀盾手突然高高跃起,手中的木刀朝着长枪手们的颈部劈砍而去。

而这几人刚才已经中枪!

这是要真刀真枪吗?

方醒和郑亨相对一视,脸上都露出了你果然如此的表情。

“你输了!”

方醒淡淡的道。

郑亨冷笑道:“你且等着吧。”

侧面在胶着,可正面的郑亨部却突然改变了阵型,为首的戚斌世当先突了进来。

“好一员猛将!”

朱棣看到这里也不禁为戚斌世的悍勇赞了一句。

“噗!”

木刀虽然无锋,可被砍一刀也不轻松。

戚斌世砍翻两个长枪手,正准备寻找辛老七时,却听到辛老七的声音在边上传来。

“突刺!”

辛老七始终记得方醒的一句话:沙场不是表现个人武勇的地方!

“杀!”

三根长枪从三个方向刺来,戚斌世急忙挥刀格挡。

“杀!”

辛老七冷笑看着戚斌世被三名配合默契的军士给逼得手忙脚乱,不过是两轮过后,身上就多了几个红点。

“嗷!”

这时候就能看出板甲的好处来了,当被刺中时,整块板甲分担了冲击力,肉体则受到了保护。

而片叶甲被刺中后,却无法卸掉多少冲击力。

“来真的了?”

杨荣看到戚斌世被三把长枪刺的无还手之力,不禁看了朱棣一眼。

可朱棣举着望远镜的大手纹丝不动。

“呜!”

甲叶组成的盔甲终究挡不住突刺,戚斌世刚想退后时,一名军士抄起长枪,直接当做长棍使用,一棍劈在了他的肩头上。

一棍劈翻戚斌世后,辛老七适时的发动了反击。

一排排的长枪突刺,哪怕有队友倒在中间,可阵列丝毫不乱,马上有人从后面补上空挡。

“杀!”

喊杀声震天,双方的人不时倒地,让高台上的众人都有些惊骇。

这是在陛下的面前上演了一出真刀实枪啊!

如果用的不是木制兵器,那么现在双方的死伤估计已经过半了。

在朱棣的视线内,一名方醒麾下的军士被一枪头刺中了面甲。面甲当然挡不住这种冲击力,马上鲜血就从面甲下面滴淌下来。

可他却只是停顿了一下,接着长枪前刺,让自己的对手抱着大腿倒在了地上,随即被前进的阵列所淹没。

渐渐的,号称是悍卒的郑亨部被对手的悍不畏死给压住了势头,一步步的在往后退却。

“快步突击!”

辛老七厉声喝道。

聚宝山所部随即就不顾前方的刀枪,只管长枪突刺,速度骤然加快。

“杀过去!”

一名百户突然振臂高呼道,顿时一呼百应。

“杀过去!”

对手被这股疯狂的势头给震住了,阵型开始散乱……

“你输了。”

方醒负手而立,静静的对郑亨说道。

郑亨正呆若木鸡的看着前方的战局,听到这话也只是身体一颤。

方醒看到前方大局已定,就沉声道:“知道你输在哪吗?”

郑亨面无表情,只是身体微微发抖。

“因为你以为我部穿上板甲后,会因为动作缓慢而败落!”

高台上,朱瞻基正在给朱棣解释着这些。

“皇爷爷,板甲是兴和伯专门为孙儿的亲军打造的。”

吕震在问过一位将领后,突然笑眯眯的道:“太孙殿下,早在多年前,中原就曾经有过板甲,可后来却无人问津,可见板甲必然有其不中用的地方。兴和伯此举怕是有些……欠妥吧?”

这是在看到郑亨有落败的趋势时,给他找回些面子。

张辅在边上准备解释一下,可朱瞻基却神采飞扬的道:“皇爷爷,兴和伯以前说过,需要靠着个人武勇的军队必然不能持久,所以他想打造一支靠着纪律和火器,就能战胜对手的军队。”

朱棣放下望远镜,问道:“可板甲却让军士无法灵动,此何解?”

认为朱棣是傻子的人历来都没有好结果,板甲的优劣他早就验证过了,虽然防御能力不错,可却会导致军士在拼杀时动作不灵活。

朱瞻基面对各种视线从容的道:“兴和伯的想法却是相反,他认为,我大明人口有优势,只要能保证纪律,保证火器的领先,那么不需要什么灵活,更不需要什么个人武勇。”

“……个人武勇会遇到更凶悍的对手,可纪律和火器却能让我聚宝山卫所向无敌!武安侯,你可以瞑目了!”

方醒说完后,正好最后一个郑亨麾下的军士被围殴干翻。

“你…”

郑亨转头,指着方醒,脸色发红的道:“你莫得意,本候……本候……噗!”

“噗通!”

一口红色的鲜血在阳光下显得分外妖艳,方醒就这么冷漠的看着郑亨吐血倒地。

“武安侯吐血了……”

“快来人啊!”

“快去禀告陛下!武安侯需要御医!”

“…….”

就在这杂乱中,方醒仿佛是个局外人般的站着,冷眼看着这混乱的一幕。

今日聚宝山卫摒弃了自己火器的优势,在使用并不擅长的长枪的基础上,一举击溃郑亨精心挑选出来的悍卒。

如果说北征时方醒在帐外揭露郑亨的丑恶行径,事后和郑亨的斗殴大获全胜,导致了郑亨被削掉俸禄,以及北征功劳全被忽略是第一刀的话。

那么第二刀就是方醒干掉孟贤,从而导致朱高燧被朱棣申斥、加上张辅令人去打断了郑能的双腿。

而今天当着满朝文武,以及在边上围观的军士们的面,方醒麾下击溃郑亨部,这就是第三刀。

而且是最狠的一刀!

今日一败,郑亨此后再也不能在军中立足了。

以己之长击对手之短,却被对手击溃,你郑亨军中宿将的名气是假的吧?

“无能!”

胡广在心中暗自咬牙道。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