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70章 为夫去打架

第370章 为夫去打架

黄钟第二天就走了,准备去禀告上官辞职,还要去禀告父母,带着妻儿回来。

而吕震回家知道有小吏来访被拒也不生气,只是想着近期朝中的诡异气氛。

“德华你此次算是为我等武勋争了口气。”

英国公府中,还在禁足期的张辅看着很是悠闲。

由于张辅打断了郑能的双腿,以及张輗后来的通风报信,所以两家算是和好了,只是曾经的裂痕却需要时间来弥补。

方醒看着边上的香炉,有些懒散的道:“文武殊途,终究是要来一次。不过我可不是为了什么武勋在争气,是为了自己罢。”

胡广亲自插手方醒封爵的事,这已经引起了方醒的警觉和反弹。

张辅告诫道:“德华不可大意,若是你在文事上无所建树,此后必然会有人不断的试探,直至把你的兴和伯加上武臣号。”

“文事吗?”

方醒想到了数学第二册,可……

回到家中,方醒就去了书房。

仓库里依然是那副样子,方醒溜达到了国内的那个大码头,在办公大楼里,习以为常的开始了到处翻箱倒柜。

嘴里吃着鱿鱼丝,耳边听着节奏明快的音乐,方醒慢慢悠悠的打开了一个箱子。

“卧槽!”

……

朱芳最近很忙,忙着在方家庄污染空气。

等方醒和辛老七进去时,就看到朱芳正指挥人拉动风箱。他自己站在高处,不时的搅拌着铁液,炉口火星四溅,看着让人害怕。

“不加矿粉的吗?”

方醒以为朱芳是在炒钢,就问道。

朱芳看到方醒,也不下来,而是欣喜的道:“老爷,小的改造了一下这个炉子,从下面吹气,再加些石灰,出来的不是铁,而是钢!”

“果真是钢?”

方醒大喜过望,冒险从另一边爬上去。

红红的铁液此时正在剧烈的发生反应,那些火焰看着有些吓人。

等火焰消退后,居然出现了褐色的蒸汽。

“成了!”

看来这种方法不是第一次用了,随着朱芳的吆喝,那些工匠们一起上阵,奋力的把葫芦状的炉子慢慢的翻转。

钢水四溅,缓缓的被注入一个大包中……

朱芳不管这边了,带着方醒去了库房,指着那一块块的钢锭,兴奋的道:“老爷,这些都是这段时间炼出来的,不过……不大稳定,有的硬脆,有的软了些。”

那岂不是没用?

方醒看到朱芳有些沮丧,就说道:“慢慢的试验,多试试添加其他的东西,咱不着急。”

“还有一个……”方醒看着那硕大的炉子,纠结的道:“这个规模还是缩小一些吧,不然你老爷我迟早是破产的命!”

朱芳呆呆的想起自己最近领取的材料,愧疚的道:“老爷,小的知道了,回头就改个炉子。”

离开了朱芳这里,方醒回去问了一下张淑慧。

“夫君,朱芳那里每月支领的钱可不少,幸亏材料大多是太孙那边送来,不然咱家可真的撑不起了。”

方醒欲哭无泪。

这还野心勃勃的想搞工业,可光是一个实验性质的炼钢都几乎搞破产了,这还怎么玩?

“郑亨怎敢如此!”

就在方醒心痛的时候,朱瞻基却在发怒。

贾全垂首道:“武安侯在第一鲜说兴和伯纯属是胡闹,现在草原上因为赔偿一事已经对我大明衔恨入骨了!”

“胡言乱语!”

朱瞻基知道郑亨此举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东宫和自己。

“兴和伯可得知了消息?”

朱瞻基担心的是方醒会……

贾全苦笑道:“那可是第一鲜啊!”

“不好!”

朱瞻基想起北征时方醒被郑亨坑的厉害,而郑亨也是痛失爱妾,连继承人都因为方醒被打断了双腿,据说以后可能会变成瘸子。

双方的仇恨几乎是不可调和,那么郑亨来金陵干嘛?

“殿下,保定候的大哥失踪,近日他焦头烂额的四处寻找,陛下今日直接就下了他的位子。”

孟贤自从给方醒挖了个坑之后就消失了,哪怕是朱高燧写信给太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自家三兄弟小时候的事,然后太子心软,就放了孟贤一马。

可这人居然还是没出现。

孟瑛是嫡子,还继承了保定候的爵位,两兄弟比起来真是天上的地下。

“孟贤的妻子近日天天在保定候府里撒泼闹事,保定候也是没辙了,这才撒出去许多人手去寻索,自己也没心思上衙。”

……

“孟瑛,我告诉你,你大哥可是为了这个家才去涉险,若是寻不回你大哥,咱们就同归于尽!”

保定候府中,孟瑛头痛的看着自己的大嫂马氏。

“大嫂,小弟府中的人已经出去找了,只是不知道大哥去了哪。”

马氏算了一下孟贤失踪的时间,眼中闪过一抹狠厉,环视喝道:“都下去!”

孟瑛看的心惊,所以只得挥挥手。等室内只剩下两人时,马氏缓缓走近。孟瑛觉得不大妥当,急忙就退了几步。

马氏冷笑道:“侯爷何必害怕,你大哥不过是想为赵王谋取那个位子罢了!”

“你疯了吗?”

孟瑛满面惊色的喝道:“这话要是传出去,我保定候府将不复存在,你懂吗?”

“我懂!”马氏发狠道:“若是找不到你大哥,那他肯定是被太子一党给害了,特别是那个方醒,上次若不是他,我怎会惹上了纪纲!”

如果方醒在这里的话,一定会骂这个女人歹毒心肠。

马氏却丝毫没觉得上次是方醒救了她,恶狠狠的道:“若是你大哥死了,你不给他报仇,那这个保定候府不要也罢!”

孟瑛一脸的苦涩,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怪圈中。

马氏的心思很清楚,若是孟贤死了,那么孟瑛就必须要继续他的大业。

而她最终的目的不过是想着赵王上位后,自家跟着鸡犬升天罢了。

“武安侯已经到了金陵。”马氏阴测测的道:“还有富阳侯等人,侯爷,你以为赵王的身边会缺人吗?我不过是想着照顾你罢!”

“你大哥肯定是死了…”马氏的脸上没有一点悲戚,“肯定是太子他们杀的,赵王要是不为你大哥报仇,以后谁还愿意跟着他?”

就在孟瑛呆若木鸡的时候,方醒也接到了消息。

“那郑亨居然敢在第一鲜找茬?”

等来报信的伙计点头后,方醒喊道:“老七,召集家丁!”

而方醒自己却挥退伙计后,就进了书房。

不过是一瞬,方醒就出来了。他换了一身外袍,那袖子特别的宽大,就像是魏晋名士的那种。

“走,咱们去会会这位郑侯爷!”

方醒一脸的狰狞,带着家丁们倾巢而出。

张淑慧追出来喊道:“夫君,你去哪?”

“为夫去打架!”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