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68章 招揽幕僚

第368章 招揽幕僚

就在那挥舞尺子的税吏心中大喜时,眼看手中的尺子离方醒的脑袋就差那么一点,可一只大脚蓦地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嘭!”

辛老七一脚踢飞对手,正准备把李老三也收拾了,可抬眼看去,小刀正笑嘻嘻的踩在李老三的胸口上。

男子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躬身道:“在下黄钟,多谢先生的搭救。”

方醒欣赏的道:“可是来金陵公干的?”

黄钟点头道:“正是,只是倔脾气发作,还带累了先生,见笑了。”

这人面色坚毅,可却身穿小吏的衣服。方醒觉得这身衣服不配他的义举,就说道:“事情可办妥了?”

“叫人来,叫人来。”那个李老三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喊道:“今日不把这两个外地人给收拾了,我李老三无颜见江东父老!”

“还江东父老?真是不学无术!”

小刀近日随着那些学生一起念书,好歹也知道些典故。看到方醒和黄钟在说话,就和辛老七把马收拢过来。

“说来惭愧,在下居然被门子给赶出来了。”

黄钟羞愧的道。

方醒看着他的衣着,就道:“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要不先去喝杯茶吧。”

黄钟看着连行囊都没有,肯定是已经走投无路了。方醒有些欣赏他胡子都一把了,还是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性格,于是不由分说就带着他去了对面的茶楼。

“看住他,给我看住他!”

李老三看到方醒一行想走,急忙就喊道。

可等方醒他们进了对面的茶楼后,李老三不禁有些懵逼了。

他们居然敢不走?

傻了吗?

不过没走正好,三人爬起来,相互搀扶着等在原地,就等着同伴赶到报仇。

在茶楼里,聊了一会儿后,方醒才知道这位黄钟真的是书吏,在苏州府干满了九年的书吏。

“苏州府怎么样?”

方醒考教道。

“不好!”黄钟叹道:“苏州府担负的赋税比得上一个布政司,可这都是百姓的血汗凝聚,苦不堪言啊!”

苏州府一府七县,虽然土地肥沃,可税收却被定为大明全国的百分之九点几,堪称是空前绝后。

“苏州一府之地,大部皆是官田,每年光是送税粮就得消耗掉几倍于此的粮食。”

黄钟的眉头皱得紧紧的:“而且当地豪族和官吏相互……呃!抱歉,在下失言了。”

方醒的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眉间全是欣赏之色。

黄钟这人说话很有条理,而且显得对苏州的情况很熟悉,并且能找到其中的弊端所在。

人才啊!

“你是准备到哪家的府上,说说也许我认识。”

方醒问道,然后就看到小刀走到了楼梯口那里,显然是有人来了。

黄钟尴尬的道:“是……是吕尚书。”

这是有人举荐他去找吕震?

此时大明依然存在这种类似于举荐的渠道,朱棣自己都亲自简拔过不少人。

方醒面不改色的道:“既然这般,你可愿到我家去?”

黄钟更懵了,心想这人怎么这般的莽撞啊!这才第一次见面,居然就大大咧咧的邀请自己去他家。

“方某需要一位幕僚。”

方醒听到了楼梯下面急促的脚步声,皱眉道:“你且想想,若是愿意,那就到聚宝山下的方家庄一行。”

“方家庄?”黄钟是第一次到金陵,根本就没听过这个地名,心想这位姓方的好大的口气,居然张嘴就是幕僚。

“他们就在上面,我看见那个小崽子了!”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方醒对黄钟点点头,然后喝道:“小刀,让他们上来。”

小刀闻言,这才不大情愿的退了回来。

方醒摇摇头,知道这个家伙又想用飞刀了。

脚步踩踏的楼板发颤,那个李老三第一个冲了上来。看到方醒居然还在,就喜道:“就是那两人!”

随后上来的几个衙役都冲了过来,手中长刀挥舞着喝道:“应天府拿人,闲杂人等不得阻拦!”

边上的茶客都纷纷起身躲在了角落里,然后各种表情都出来了。

同情、兴奋、害怕、无所谓……

黄钟起身道:“此事乃我黄钟所为,你等……”

“且坐下!”

方醒压压手,一股子气势就冲了出来,让黄钟不禁一怔,身不由己的就坐了下来。

还没等黄钟消化方醒突然爆发的气势,方醒就像是赶苍蝇般的挥手道:“今日恰好遇上了,那就正好一锅端了。老七,一个都不许走!”

“是,老爷。”

辛老七躬身应道,然后拿出一个牌子伸手出去,喝道:“兴和伯在此,你等还不跪下!”

蹬蹬蹬……

刚冲到前面的几个衙役像是见鬼般的止住了脚步,而周围的茶客全都兴奋起来。

“居然是兴和伯?哈哈!我就说好人有好报嘛,不枉我跟上来,果然是看到了一出好戏!”

“那李老三做事太过,这下真是夜路走多了见…额不!是……”

“兴和伯啊!听说他老人家在南边和北边杀得人头滚滚的,李老三今日怕是收不了场了!”

“活该!这帮子家伙不知道抢了多少东西,兴和伯这也算是替天行道!”

“……”

而那些衙役几乎被吓尿了,为首的头目战战兢兢的瞟了一眼牌子,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把楼板震得生响。

不用怀疑,谁都知道,在金陵城中,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没有谁敢冒充武勋。

要是有人敢冒充,他绝对走不出城门,而且后果严重!

李老三呆呆的看着方醒,心中的懊悔如洪水般的淹没了他的大脑。他手脚并用的膝行过来,哭喊道:“伯爷,小的今日猪油蒙了心,犯下大错,求伯爷饶小的一次,小的全家都感恩戴德,日日点长明灯给伯爷祈福……”

黄钟坐在那里已经呆滞了,他没想到穿的就像是个书生般的方醒,居然会是当朝的兴和伯。

兴和伯居然邀请我去做幕僚?

要知道不说大明,光是金陵城中不知道有多少失意的读书人和小吏,只要方醒出去喊一声,哪怕他在儒家的名声不好,可依然会有人趋之若鹜的去应征。

方醒起身,看到黄钟有些震惊,就笑道:“好好考虑,想清楚了就去找我。”

可回过头,方醒的笑容已经消失了,“肆意妄为!应天府下面的小吏都是这般模样吗?正好本伯进宫,倒要和殿下说说,这天子脚下居然有小吏这般猖獗,究竟是谁的手笔!“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