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63章 当面叫阵和嘴馋的一家子

第363章 当面叫阵和嘴馋的一家子

中秋月圆,被寄予了一个团圆的美好祝愿,也是华夏民族比较重要的一个节日。

方醒觉得身体恢复了大半——当然,在御医的嘴里,这是假象,还得养着。

溜达到了水渠边上,方醒看到几十名年轻学生正对着水渠,摇头晃脑的在背诵着。

“都在读啥呢?”

李茂正规规矩矩的站在严旭的身后,方醒就好奇的问道。

“大学!”

李茂想起被张辅令人打断腿的郑能,不禁退了一步,两人隔着水渠在对视。

严旭干咳一声,视而不见的走到了那些学生的前面,手中的戒尺挥舞着说道:“都大声些,听不清!”

“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以修身为本……”

声音陡然大了许多,方醒叹道:“好吵啊!”

李茂冷笑道:“马苏今日最后一场,兴和伯,听说不少学生可是很不服气呐!”

方醒呵呵道:“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那等见不得人的手段,谁要是敢用,估摸着当年南北榜的事情还得再来一遭。”

李茂的眸子一缩,心跳都加快了许多。

洪武年间的南北榜事件可是死了不少人,要是在永乐年间再来一次的话,估计倒霉的还是一大堆。

“我家的书院今年最少能出一位举人!”李茂只得换了种方式来炫耀。

方醒看傻子似的看着他:“你当秋闱是你家办的?还最少中一个,你咋不上天嘞!”

除非是文章的水平已经大成,不然谁敢说自己能稳中举人?

李茂的嘴唇颤抖着,“可马苏必然中不了!不然就是不公!”

“不公?老子是兴和伯,可懂?”

方醒哈哈大笑着,转身就走。

就算是学生们去闹事,可朱棣却不是朱元璋。

此时大明已经稳定了下来,不像洪武年间,连朱元璋都得违心杀人。

你们去闹吧,等皇帝震怒之后,大家看看谁会倒霉。

“铁劵……”

李茂喃喃自语着,然后过去和严旭低声说了几句,严旭的脸色也不大好看了。

“方醒这是要准备把事情闹大,严先生,咱们怎么弄?”

“不好弄啊!”严旭纠结的道:“我原以为这人会不敢出头,可看这样子,弄不好就是两败俱伤。”

原先严旭是准备在秋闱的最后一场后,发动那些故旧的学生们去贡院闹一闹。可在经过昨天的事,特别是方醒敢讥讽胡广后,他有些犹豫了。

可输人不输阵,严旭端着架子道:“等秋闱的结果出来了,那时候自然是高下立判,且等着吧。”

李茂想起那个叫做程强的学生,心中大定。

程强是严旭的内侄,文章水平在书院中堪称是最佳,严旭特意把他带进李家书院,用意就是想利用程强中举来打响书院的名气。

方醒慢悠悠的转回去,辛老七跟在后面,好奇的问道:“老爷,您刚才为何要跟他们说那些啊?”

方醒看着那些在田间劳作的庄户们,淡淡的道:“刚才就好比两军交战,我先来叫阵,若是对方敢应战,那没啥说的,咱们就各自回去准备吧。”

乡试第三场结束在即,先前传言说方醒买通了主考官周述,已经为马苏定下了一个举人的名额。

虽然后来这股子谣言被压下去了,可谁知道它会不会再次爆发?

要是爆发了方醒会找谁?

当然是找李茂和严旭的麻烦,到时候大家撕破脸皮好好的做一场。

晃晃悠悠的回到了主宅,一看张淑慧和小白都不在,问过丫鬟,才知道是到厨房去做月饼。

那我等着吃就好咯!哈哈哈哈!

不过还得要送人,方醒想了想,又钻进了书房里。

方醒家里节味很浓,宫中的也不差,缘于朱棣的一道谕旨。

“皇爷爷说今晚要有好多的亲戚来吃饭,父亲,会不会把咱们家吃穷啊?”

婉婉正依在太子妃的怀中撒娇。听到这话,朱高炽笑眯眯的道:“就只有你二叔一家人,不算多。”

婉婉嘟嘴道:“可是汉王叔家的哥哥们都很闹呢。”

太子妃搂着她笑道:“有你大哥在呢,甭担心。”

这时朱瞻基正好从外面进来,笑道:“父亲,母亲,方家庄送月饼来了。”

婉婉一听马上就蹦出了太子妃的怀抱,嚷道:“在哪在哪?我要吃。”

朱瞻基拍拍手,几个太监就捧着几个食盒进来了。

“咦!这上面还有字?”太子妃凑过去看了一眼,看到上面写着:甜口、咸口、淡雅等三种。

“打开看看。”

这次连朱高炽都有兴趣了,特别是看到有甜口的,他更是意动不已。

木盖子揭开后,里面那光泽诱人的月饼就展露了出来。

这些月饼有碗口大小,婉婉遗憾的道:“好大呀,婉婉还吃不完一个呢!”

朱高炽摸着她的头顶道:“那就先拿几个出来,切成几份,都尝尝。”

太子妃横了他一眼,知道他是假借着为女儿考虑,可却是自己馋甜品了。

“每种都来一个。”

朱高炽搂住女儿,笑的跟弥勒佛似的,只是那给肥肉遮盖住的咽喉却在上下涌动着。

当即有宫女拿着小刀把月饼切成了几份,分别奉给这一家子的饕餮。

朱高炽咬了一口,闭目细细品味着,下面的几个内侍都在心中嘀咕:怎地不试吃就奉上了?

“嗯!是莲子!”朱高炽睁开眼睛,一副权威的姿态说道:“有莲子的清香。”

而太子妃也不差,她品尝了之后就点头道:“是茶的味道,很是清雅。”

“母亲,我这里是火腿,可好吃了……”

婉婉觉得这种月饼甜咸适宜,火腿很有嚼头。

朱高炽吃完那一块月饼,就怂恿道:“婉婉,要不给你皇爷爷送些去?”

婉婉点头道:“好呀,我本来就想送去的。”

太子一家人,数下来能随时去见皇帝的人也就只有朱瞻基和婉婉,所以太子妃也谅解自己的丈夫,急忙叫人帮忙挑选月饼。

等婉婉到了乾清宫时,朱棣正好也准备用点心了。看到婉婉吃力的拎着食盒,迈着小短腿在走进来,他不禁喝道:“还不快去接了!”

大太监距离婉婉最远,可他的反应却最快,几步上去接过食盒,笑眯眯的道:“郡主果然纯孝,这是知道陛下要用点心了呢!”

朱棣沉着脸道:“为何不让你哥哥们来?”

婉婉昂首叉腰,微微喘息道:“皇爷爷,二哥和三哥在读书,大哥有正事做,就数婉婉最清闲呢!”

朱棣的大胡子抖动了一下,然后看着被呈上来的月饼,皱眉道:“甜的?”

婉婉笑眯眯的道:“有咸的,还有淡淡的,皇爷爷,您每样都尝一点好不好?”

朱棣可没有耐心去切开,直接掰开了月饼,一一试过。

“皇爷爷,您最喜欢的是火腿吗?”婉婉已经走到了前面,眉眼弯弯的道:“那就是和婉婉一样呢!”

大太监忍笑看到朱棣一脸的无奈,最后只得对着婉婉点点头。

“好呀!婉婉马上回去把那些火腿馅的搬过来……”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