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60章 重重的两巴掌

第360章 重重的两巴掌

严旭这话是暗指方醒既然行武事,就该给兴和伯加个武臣号,不然难副其实。

而且还有暗讽方醒枯名钓誉,其实不会作诗的意思。

方醒上次写的那首‘横眉冷对千夫指’太过偏激,所以传出去也只是让文人们晒然一笑而已。

你方醒上次胆子大,结果陛下雅量没有收拾你,你今儿再来一首试试?不原形毕露才怪!

“走不走?”

方醒觉得肚子里在叫唤,就有些不耐烦的问朱瞻基。

声音虽小,可却让人听见了,顿时严旭眼中的妒火几乎能把方醒烧成灰烟。

“兴和伯难道不敢吗?还是说……”

严旭的话让朱瞻基大怒,他喝道:“你是何人?”

方醒微微摇头道:“文章诗词不过是小道,于国于民毫无用处,太祖高皇帝就曾经斥责过此事,你等却整日迷醉其中,可曾想过民生?”

啪!

这一巴掌不但是打在了严旭的脸上,同时也是打在了在场所有学生和胡广的脸上。

好痛!

当年朱元璋就无比痛恨那些在文章上下功夫的臣子,特别是几千字的奏章,除却前面的大部分之外,只有后面的一百来字是说正事的,更是让他怒不可遏。

茹太素当年就因为把奏章当成了炫耀自己文笔的地方,被朱元璋痛打了一顿板子,至此洪武年的那些官僚就再也不敢卖弄了。

胡广终于是忍不住的说道:“我辈读书人,当以经学为主,文章阐述圣人之言,如何是小道?兴和伯做不出诗来就莫要胡言!”

你终于是撕开了那张和气的面孔了吗?

方醒斜睨着看了胡广一眼,不想理他,可朱瞻基却不乐意了,看那样子是想和胡广撕逼一番。

要是今天朱瞻基和胡广开撕的话,估计明儿朱瞻基就得被禁足,而且传出去名声也不好。

——藐视大臣!

你娃还是皇太孙呢,上面还有皇帝和太子。你现在就这么牛比了,以后谁还管的了你!

方醒一脚踩在朱瞻基的脚后跟上,止住了他的脾气,然后挑眉道:“纸笔伺候!”

掌柜的一怔,朱瞻基的凌厉眼神就来了,吓得他亲自捧着文房四宝过来,还屁颠屁颠的给方醒磨墨。

方醒提起笔来,目光扫了一圈,对着这些人微微一笑,运笔飞快的写了几行字。

“啪!”

毛笔一丢,方醒淡淡的道:“方某非不能,实不愿耳!今日胡乱做了一首,请诸君品鉴!”

“我们走。”

方醒和朱瞻基前脚刚离开桌子,有一个胆大的学生就拿起那张纸,看了一眼后,脸都变绿了。

“念啊!”

严旭急不可耐的道,在他看来,方醒这是想跑了。不趁着他没下楼之前当场揭露,那效果可是差了许多。

那学生在严旭的逼视下,只得把这首诗念了出来。

“拂拭残碑,敕飞字,依稀堪读……”

高宗敕岳飞的碑文?

有宋一朝的皇帝大多才艺不凡,高宗赵构的书法也是为后人所称赞的。

而后来赵构给岳飞的敕书被人刻碑留存,不少人都去看过。

“这个开头可真是普通啊!”

“就是,去看个碑文有什么好写的,当真是江郎才尽了?还是……欺世盗名!”

这个开头很平庸,而方醒和朱瞻基已经被胡广送到了第一根柱子的边上。

那学生用祈求的眼神看了看大家,结果大家以为这货是在同情方醒,顿时都用嫌恶的眼神在看着他。

“慨当初,倚飞何重,后来何酷!”

严旭的脸一僵,胡广的步伐一缓……

这是在为岳飞鸣冤呢!

不过岳飞在大明颇受皇家的待见,朱元璋亲自下令把他配享宋太祖,可谓是极为重视。

“果是功成身合死,可怜事去言难赎。”

“最无辜,堪恨更堪怜,风波狱!”

这首满江红的前部分只是鸣冤,所以大家都心中稍定。

“岂不念,中原蹙?岂不惜,徽钦辱?”

这是在说秦桧吗?

胡广的脸有些青白,他觉得方醒是在讥讽自己是秦桧般的奸臣。

“但徽钦既返,此身何属!”

听到这一句,前方已经是楼梯口了,胡广终于长呼了一口气,同时心中也是暗惊。

这矛头是直指宋高宗赵构啊!

“千载休谈南渡错,当时自怕中原复”

好狠的方醒!

好辛辣的诗句!

和上次的横眉冷对千夫指同出一脉啊!

此时虽然也有人认为岳飞是被赵构害死的,可却不是主流。

“笑区区一桧亦何能,逢其欲。”

胡广刚把朱瞻基送到楼梯口,听到最后的诗句差点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刚才严旭说岳飞抗旨不忠,马上就被方醒拍了一巴掌,而此时的第二巴掌也来了。

区区一桧怎么敢动岳飞?不过是赵构担心迎回二帝没了自己的位置罢了。

刚才胡广的姿态就是站在了文官的那一边,对严旭鄙夷武人表示了默许。

这下报应来了!

同样是陷害武人,你胡广和秦桧有啥区别?

方醒回身,拱手道:“胡大人留步,希望今日能有名篇留下来,方某对此翘首以盼!”

胡广看到朱瞻基一脸的忍笑,不禁差点就想讥讽几句。只是想着今日有方醒的这首词在前,他怎么做都是脱不了一个打压武人的名头,所以才忍了下去。

而上面的严旭已经灰头土脸的在喝闷酒了。

今日他被方醒轻飘飘的几乎话就引得阵脚大乱,最后想坑方醒一把也没成功,反而被重重的扇了两耳光。

这脸都丢到了北平城,咋出去见人啊!

“方醒!”

出了大门往左,几辆马车就停在那里。

车帘微微被人从里面揭开,露出一张小脸来,雀跃的道:“方醒,我还未吃午饭呢!”

方醒脸上残留的一点讥诮马上就消失了,他笑眯眯的道:“婉婉也没吃吗?那正好,咱们俩到第一鲜吃去。”

“好呀!”婉婉笑的眉眼弯弯的,马上催促道:“赶紧走,赶紧走!”

朱瞻基站在原地,傻眼看着方醒上马,到了马车边上伴着婉婉,然后一行人就这么走了。

我呢?

方醒回头摆摆手,笑道:“刚才我可看见你吃了不少,减肥吧少年。”

朱瞻基的体型最近又横向发展了不少,所以方醒这话倒是让他捏捏自己的身上,愁容满面的道:“好像又胖了……”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