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56章 受贿,方家庄的女子不嫁外邦

第356章 受贿,方家庄的女子不嫁外邦

自从上次装作要愤而离开金陵之后,阿尔布古就备受煎熬。

谈判中断了,找谁都没用。你推我,我推你的,把那位正在躲皇帝的张大师创造出来的太极拳发挥到了极致。

想走吧,可当听说托里已经和大明谈妥了购买军械的数量,他不敢走。

走了回去他也活不成,正四面楚歌的马哈木绝壁会活剐了他。

所以当方醒看到瘦了一圈的阿尔布古后,很平静的道:“贵使这是来告别吗?那我想大可不必,你应该去与那位给你出主意的人告别。”

“兴和伯……”

噗通一声,阿尔布古居然就跪下了。

就在方醒愕然的时候,阿尔布古哀声道:“兴和伯,上次小人是被人给骗了呀……”

干嚎了一阵后,看到方醒端着茶杯,仿佛手中拿着稀世珍宝般的出神,根本没反应。

阿尔布古眨眨眼,方醒就叹道:“方某身染沉疴,早就不问世事了,贵使找错了人,回吧!”

“兴和伯……”阿尔布古早就在金陵城中碰壁无数,方醒这里就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他如何敢走!

“送客!”

方醒把茶杯放下淡淡的道。

“请吧。”

方杰伦早就觉得这货不是好人,居然能对巧妹生出色心来,肯定是别有用心。

“兴和伯,您想要什么?您到底要什么?”

阿尔布古声嘶力竭的问道。

走到门口的方醒止住脚步,就在阿尔布古以为事情有转机时,他淡淡的道:“此一时彼一时,当时你卖了我,此时我卖你一回,可否?”

阿尔布古傻傻的点头,方醒见状就伸出两根手指头:“加两成。”

一直等方醒不见了,阿尔布古才幽幽清醒,他起身,拿出个小袋子递给方杰伦:“兴和伯这是实话吗?”

方杰伦毫不犹豫的就接了过来,然后不屑的道:“你以为我家老爷是蛮夷吗?大明兴和伯,说出的话就是板上钉钉!”

阿尔布古闻言松了一口气,他觉得金银对于瓦剌来说只是无用的东西,只要大明关闭互市,那些金银就和废铁没啥区别。

至于牛羊,大不了今年就抢远一下,抢几个大部落就有了。

在出去的时候,阿尔布古突然诚恳的问道:“老管家,先前我看到的那个女子可有婚嫁?”

方杰伦一听就愣住了,嘴角扯动着道:“你想干嘛?”

“她是我所见过最美丽的女子!”

阿尔布古痴迷的道:“我想娶她,愿用五十匹马作为嫁妆。”

方杰伦长叹一声,遗憾的闻着微风吹来的腥膻味,拒绝道:“本庄的女子不嫁外邦,这是我家老爷定下的规矩,你,死心吧!”

把阿尔布古送走后,方杰伦回去把袋子交给方醒,然后把刚才的事告诉了他和张淑慧。

张淑慧惋惜的道:“可惜了,如果是个大明人,那我马上就替巧妹做主了。”

方醒随口道:“巧妹才十八岁,你们急个什么!”

“夫君,要不是巧妹在咱们庄上,早就被官媒给强行配个缺胳膊少腿的……嘶!”

张淑慧的话止住了,因为方醒打开了小袋子。

宝石,一袋子的各色宝石。

此时光线甚好,熠熠生辉的宝石让张淑慧都忍不住轻嘶一声。

“夫君,还是交上去?”

虽然最近不大缺钱,可缺乏底蕴的方家却少了这些可以传承的珠宝。

每个贪官的身后果然都有一个经不住诱惑的女人啊!

“咱不稀罕!”

方醒转身进了里屋,再出来时手中就多了个小木箱子。

“你看看这个怎么样。”

张淑慧接过木箱子,打开后,顿时就移不开眼睛了。

箱子里是用嫩黄色的绒布铺垫着,而就在这绒布的上面,静静的躺着十多枚戒指。

戒指不稀奇,可镶嵌在戒指上那亮晶晶的东西才稀奇。

“夫君,这是金刚石吗?”

张淑慧惊喜的问道。

方醒把那些宝石收起来,漫不经心的道:“对,就是金刚石,到时候你分小白几个。”

钻石在华夏历史早有记载,从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到晋等朝代都有记录。

这东西最早好像是印度人搞出来的,说是什么天神掉落人间的种子。

而在欧洲,钻石还是稀罕物,至于把钻石戒指送给妻子,方醒是全世界第一个。

看到张淑慧沉迷于那亮晶晶的东西,方醒把装着宝石的袋子交给方杰伦。

“拿去换钱,今年冬天施粥。”

方醒觉得这宝石交上去也会变成赏赐,出现在那些贵妇人的头上、手指上,还不如把它换成金钱,做做善事。

方杰伦接过袋子,有些惋惜,不过随即就觉得自家老爷是这般的品行高洁,此后当能名垂青史,心中就平衡了。

养病的日子很无聊,特别是陈潇在乡试前被召回北平的情况下。

陈潇本就不想参加秋闱,而陈嘉辉在得知汉王答应给他找官做之后,马上就把他召了回去。

老狐狸啊!

方醒知道陈嘉辉的用意,此时把陈潇召回去,让他在北平国子监进学,这就是摆出了一副不攀附权贵的姿态。

这种姿态对陈潇以后的仕途有好处,所以方醒当然是支持的。

缓缓走进后院,辛老七小心的跟在身后。

张淑慧可是放话了,这段时间要家丁们看好方醒,要是谁出了差错……

“老七,李家最近怎么样了。”

辛老七一怔,然后说道:“老爷,那个严旭好像挺有名气的,整日都给那些学生授课。”

“有趣!”

严旭的名气不大,可在儒学上的造诣却很不错。这等人居然会栖身于李家书院,用意昭然若揭啊!

“有对比才有伤害啊!”

方醒走进家,辛老七在这里就止步了,可方醒突然回头道:“他家的学生多吗?”

辛老七想了一下道:“多,听说都在挑着选,资质不够的都进不去。”

方醒的眼睛眯了一下,点点头。

辛老七往回走的时候在嘀咕着:“老爷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担心李家书院的学生多吗?”

“我不担心这个。”

明天马苏就要进行最后一场的乡试了,所以过来听取教诲。

方醒淡淡的道:“对方既然想给为师加武官号不成,那必然会从另一个角度来打压,而这个角度……”

“武的不行,那就来文的!”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