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54章 围杀

第354章 围杀

纪纲虚张声势的厉喝之后,可那些锦衣卫却都没上前。

这可是国朝的兴和伯,没有陛下的旨意,谁特么的敢拿人?

“呜呜呜!”

方醒安抚着跃跃欲试的铃铛,看到纪纲的马退了几步,就笑道:“连你的马都不信你的话,纪大人,你来晚了!”

今天来之前朱高煦就往宫中递了话,说是围住了一伙儿凶徒,可能和最近方醒的一系列事情有关。

这个试探没有得到朱棣的回应,那就是默许了。

“是谁说要动手的?”

随着声音而来的是朱高煦,他手中提着的长刀还在往下滴血,脸上的狰狞让围住方醒的锦衣卫们不禁都散开了一个空间。

“殿下……”

看到以前和自己走的很近的汉王,纪纲的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方醒,你不该让那两家人来的,都是些如狼似虎的家伙,害的本王都没杀过瘾。”

方醒微微一笑:“王爷当年勇冠三军,今日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但足以佐酒!”

“哈哈哈哈!”

朱高煦大笑着,等笑声一落,就斜睨着纪纲道:“纪纲,你不过是父皇养的一条狗而已,本王做事你也敢指手画脚吗!”

纪纲的脸白了白,拱手道:“殿下,下官……”

“呜……啪!”

朱高煦不等纪纲说完,长刀交左手,右手不知何时多了一条马鞭,照着纪纲的脸就抽了过去。

纪纲条件反射的躲了一下,随即就感到肩膀火辣辣的疼痛。

“滚!”

朱高煦遗憾的喝道,他现在看着纪纲那张小白脸就觉得恶心。不过鞭子不能抽二次,否则朱棣那边肯定会发怒。

纪纲虽然是狗,可那也是朱棣养的狗,也只有朱高煦敢抽他一鞭子。旁人若是敢这般,后果难料。

纪纲垂下头,隐住眼中的火焰,然后忍痛道:“下官告退。”

朱高煦不屑的道:“本王知道你想去宫中告状,去吧!”

纪纲飞快的瞥了方醒一眼,却看到方醒正抚摸着铃铛的脑袋,笑吟吟的道:“狗要忠心,不然只有打死下锅,还能给主人补一补!”

“兴和伯……!我们走!”

在看到朱高煦露面后,纪纲就打消了进宫告状的念头。

朱高煦以往的‘赫赫战功’一直在警示着纪纲:你丫要是敢惹我?抽不死你!

等纪纲一走,朱高煦就怒道:“是孟贤!”

方醒点头道:“我来之前就已经知道是他了,他人在哪?”

“那家伙属狗的,中午就走了。”

“是吗?”

方醒看着远处在朝着这边指指点点的人群,叹道:“果然是赵王的心腹,光是这份机警就当之无愧。”

朱高煦可不会理会这些,他恨恨的道:“我这就进宫,这次不把老三结结实实的收拾一顿,我就呆在宫中不走了!”

朱高煦气势汹汹的就去了宫中,方醒摇摇头,朝着后面招招手,一直隐藏在暗处的小刀就走了过来。

“老爷,刚才锦衣卫有人在扣着暗器。”

小刀笑嘻嘻的表功道:“不过小的已经盯死他了,只要他的手敢动,小的保证能先干掉他。”

“呜呜呜!”

铃铛的狗眼一斜,仿佛在说:有我铃铛大爷在这里,家主怎会有事!

方醒笑骂道:“你这个猢狲,罢了,说说那个叶凡的事。”

叶凡中举为官不过是几年,作为御史,在这个风口浪尖进谏朱棣,背后要是没人推动才怪。

“老爷,那个叶凡家中清贫,全靠着自家媳妇陪嫁的一个小庄子的出息过活,只是他媳妇有些厉害,动不动就把他赶出门去。”

“气管炎啊!”

方醒心中的杀机去了几分。

“那叶凡长得俊,他媳妇也就是普通姿色,可那叶凡据说对自家的媳妇一往情深,多年不变。”

方醒心中的杀意再去了几分,点头道:“知道了。”

小刀舔舔嘴唇道:“老爷,要不小的今晚去给他个教训?”

“滚!”

小刀笑嘻嘻的跑了,方醒摸着自己的脸,有些遗憾的道:“原来是个愣头青小白脸,为啥我不能变成小白脸呢?好歹也能骗些大姑娘小媳妇。”

“兴和伯,小的告辞。”

沈如意的腰间有个枪囊,方醒瞟了一眼,问道:“祖上可有姓董的?”

沈如意茫然的摇摇头,他的祖上不姓沈还能姓什么?

“双枪将董平啊!”

方醒遗憾的摇摇头,心想要是身边有个这般的护卫,出去肯定很拉风。

“二姑爷,小的告退。”

张琪的表情很平静,哪怕脸上还有些血迹存在。

“辛苦了。”

方醒点头道,这些人他是不需要打赏的,不然就是在打张辅和方政的脸。

太子宫中,朱高炽刚用完晚膳,意犹未尽的在吃点心。

“殿下,是孟贤。”

朱高炽吃东西的节奏不变,只是点点头。

梁中说道:“是张輗告诉了英国公,然后兴和伯带着三家人,加上汉王殿下,围杀了那个地方。只是没见到孟贤。”

朱高炽还是点点头,梁中悄然退下。

“畜生!”

朱棣还在吃饭,听到朱高煦的话后什么胃口都没有了。他一脚踢翻餐桌,气咻咻的起身道:“来人!”

“太子殿下到……”

朱高煦听到后回身,然后嘀咕道:“这次老三又能逃过一劫了!”

……

有朱高炽的劝说,朱高燧估计能逃过一劫。

可作为直接策划者的孟贤就不行了,他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中午和张輗吃完饭后,孟贤就直接跑了。

不跑不行啊!孟贤调查过方醒身边的人,那个辛老七武力值高的吓人,方五擅长打探消息……

而最让他大跌眼镜的就是小刀。

“那小子简直就是草原上的恶狼!”

此时的孟贤正在几名常山卫军士的护卫下策马疾驰。

“大人,歇歇吧,马匹不行了。”

孟贤缓缓的勒住马儿,跳下来站在了边上看着黑漆漆的前方。

“大人,咱们已经过了江宁,前面就是方山了,那方醒怎地也想不到咱们会不走北边,反而朝南边走吧。”

一个军士一边给马匹擦汗,一边说道。

孟贤点点头,拿出水囊喝了几口,然后又喂了马,这才在路边休息。

火把烈烈,照亮了孟贤那张阴晴不定的脸。

“中午我就觉得不对,总觉得背后有人在盯着我……”

孟贤心中窃喜的道:“那方醒也是个蠢货,中午抓到了那几个家伙,可居然不知道顺藤摸瓜,哈哈哈哈!等到了太平府,建阳卫有人接应咱们,这就算是安全了!”

几个军士都躺在边上,伸展着四肢,闻言有人就道:“大人,可陛下会不会……”

“不会!”

孟贤自信的道:“咱们王爷深得陛下的宠爱,那方醒不过是骤进,只要太子在边上劝几句,咱们屁事没有,哈哈哈……”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