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35章 秋闱,谈判

第335章 秋闱,谈判

“把那些好货拿些出来,要好酒。”

方醒交代一声,方十一高声应道,然后出去准备,顺便把门给带上。

朱瞻基看到方醒面无表情,就讪讪的道:“德华兄,小弟只是想着和他虚与委蛇一番,并无其它念头。”

方醒看到他这副模样,心软的道:“你是储君,切不可做出这等姿态来,否则臣下会认为你软弱可欺!”

朱瞻基的性格中有软弱的一面,有时候会犹豫不决,优柔寡断。

从北征一役中,方醒就已经窥到了他的这个弱点,只是在寻找机会提出来。

方醒屈指敲击着桌子,沉吟了一下道:“背叛是一种恶习,并不会因为一时的得失懊悔而改变,你只看到了郑亨的示弱,却没看到他依然是在首鼠两端,只想平衡自己的利益……”

“而你…”

方醒凝视着朱瞻基道:“而你只是郑亨平衡自己利益的一个工具,明白吗?没有敬畏,也没有心虚和害怕,有的只是担心你登上那个位置的可能性!”

朱瞻基垂下头,连上菜的动静都没有惊动他。

而在另一边,郑能满脸凶狠的道:“他怎么敢!他怎么敢如此蔑视我父亲!”

伺候的随从以为他在说方醒,可却没看到郑能眼中的疯狂。

……

等方醒到家时,才得知马苏也回来了,可却是被抬着回来的。

马苏和母亲刘氏被安排在紧贴着内院的三间厢房里,这里树木不少,而且不是走动的主道,所以最适合读书。

看到方醒两口子来了,刘氏显得很是不安,呐呐的道:“我家苏儿好福气,居然被汉王殿下请喝酒了。”

方醒进去看了一眼,看到马苏只是在沉睡,脸上并没有什么异色,这才出来。

“这个汉王,真是小孩子脾气啊!”

方醒有些哭笑不得,想起朱高煦为了戏弄马苏,就亲自请他喝酒。但却又记得马苏明天要考试,所以并未下死手。

看到刘氏有些担心,回头方醒就叫丫鬟送来了橙汁,让刘氏等马苏醒后给他服用解酒。

“汉王说了,那笔钱朱济熿已经答应要赔,到时候有三成是老爷您的。”

送马苏去汉王府的方五也有些微醺,显然朱高煦是无差别的报复,不肯放过一人。

“若不是那两匹马闻到酒就打响鼻,汉王都准备叫人给它们灌酒了。”

方五打了个酒嗝,哭笑不得的说着朱高煦的行为。

三分之一啊!

那可是晋王府两年收益的三分之一啊!

方醒的心动了一下,随即就摇头道:“这个我不能收,你去回复汉王,就说是方家庄不缺钱粮,若是他强行要给,你就让他送给那些养济院、漏泽园和惠民药局。”

说实话,大明的社会保障在目前真心的能甩全世界几十条街。

朱元璋在以后被描绘成了一个暴*君,而朱棣也好不到哪去,反正爷孙几代人都不是好种。

可就是这位‘暴*君’朱元璋,却建立了前无古人的救济制度,让那些孤寡和流浪汉都能得到妥善的安置。

朱元璋规定,一个地方如果出现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或是无人照料的残疾人,那么地方官就会被追责。

最‘荒谬’的是,朱元璋居然还曾经试点过‘免费保障房’,虽然未能推广,可却是开了先河。

这就是后人编写的史书中的‘暴*君’,大明的开国皇帝,太祖高皇帝。

——曾经的放牛娃,曾经的和尚,朱元璋!

“方醒疯了?”

中午喝酒后有些兴奋的朱高煦听到方醒的决定,不禁诧异道:“你家老爷这是要想当圣人是吧?他辟谷了没有?哪天本王送些金粉过去,等他圆寂后就给涂抹上。”

方五打了个酒嗝道:“殿下,可不许说我家老爷的坏话,不然今日咱们就……”

“就干什么?”

朱高煦饶有兴趣的问道。

方五缓了一下胸口处的涌动,“就继续喝!”

马苏不久就醒了,方醒让他整理张淑慧准备的考具,可方五去传话却一直没回来。

“老爷,方五醉死了!”

方醒一惊,急忙让还在有些晕乎的马苏回去休息,然后去看情况。

等看到方五正躺在床上狂吐时,方醒不禁踢了报信的方六一脚。

“这是死了的人吗?”

汉王的战斗力看来不差,这让方醒为以往的自己感到了庆幸。

一夜好睡后,天麻麻黑的时候,方醒就起床了。

“老师,弟子去了。”

马苏穿着一身单衣,提着考篮,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错。

“别说什么去了,你还年轻呢!”

方醒开了句玩笑,可马苏只是嘴角扯动几下,显得有些紧张。

“去吧,失败了也没啥,为师随便就能给你谋个位子。”

这话终于成功的让马苏燃起了斗志。

“老师,弟子当不负教诲!”

马苏雄赳赳,气昂昂的去了,方醒伸个懒腰,不爽的去找朱瞻基。

太孙府外,朱瞻基今天特别打扮了一番,看起来很是英气勃发。

“德华兄,此时去会同馆是否早了些?”

方醒懒洋洋的道:“去会同馆干嘛?”

“谈判啊!”

朱瞻基诧异的道。

方醒啧啧的道:“北征我大明可是输了?”

朱瞻基无奈的道:“我军大胜。”

“既然我军大胜,作为胜利者,为何要主动上门去谈判?”

方醒奇怪的道:“我们很急吗?”

朱瞻基摇摇头,大明不急,此时急的是马哈木和阿鲁台。

马哈木在被大明一顿狂扁之后,只求能修生养息,所以他马上就熊了。

而阿鲁台则是被大明摧枯拉朽般的打败了瓦剌人给吓傻了,要知道近些年他可是被瓦剌人打的像狗一般的狼狈。

所以两家使者都是背负着和大明言和的任务而来。

“既然不急,那咱们先去吃个早餐,叫他们在户部等着吧。”

方醒今早没胃口,在家只是吃了一个油饼,所以现在感觉有些饿了。

“去户部?”

朱瞻基觉得方醒一定是晕菜了,就算是要谈判,可也应该是在礼部吧。

方醒当先勒转马头,在朱瞻基跟上来的时候解释道:“礼部多迂腐,他们总是习惯对那些异族陪笑脸,而户部不一样,夏尚书可是个老抠!”

到了户部,果然受到了夏元吉的欢迎。

“此次北征靡费不少,若是能补贴一二,想必今年我户部的日子能好过些。”

夏元吉眉开眼笑的带着两人去了一个大房间,推开门道:“殿下,这里够了吧?”

朱瞻基扫了一眼,点头道:“不错,叫人收拾一下,就这里了。”

收拾起来很简单,不过是打扫一下,搬些桌子椅子什么的。

趁着这个机会,方醒带着朱瞻基去吃扁食。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