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34章 日月不易,永照大明!

第334章 日月不易,永照大明!

两厢见面,朱瞻基自然是表现出了一个合格储君的言行,而方醒只是在边上笑眯眯的看着,对张軏都假装没看见。

“德华,听说你把凝香给养在了外面?”

张軏看到朱瞻基和朱济熿那边正在程序化的送别,就悄然过来问了一句。

方醒笑呵呵的道:“是啊,就在外面。”

麻痹的!你想转弯说我沉迷美色,那我就成全你。

“这消息三哥尽可放出去,小弟自然是欢喜的。”

张軏的脸色一僵,他没想到方醒居然会这般的强硬,就笑道:“为兄不过是担心你和二妹妹不和罢了,没有别的意思。”

“德华可知勋戚之间的联络吗?”

“不知道。”

勋戚之间能有什么?不过是用联姻的手段,把大家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共同组成一个利益集团。

而这个利益集团在永乐朝后就有些颓废了,最终在土木堡被瓦剌人打断了脊梁骨,从此再也没有振作起来过。

张軏干笑道:“德华现在也是勋戚中的一员,可得要选好路啊!不然眼下倒是风光了,可以后呢?”

方醒有些不耐烦了,就硬邦邦的道:“小弟只乐意在方家庄呆着,至于以后如何,那还得看各自的本事。”

难道联姻就能让家族稳固吗?

确实是能!

可这种稳固是建立在后继无人的基础上!

大家都在混吃等死,就得紧紧的抱成一团,不然哪天被皇帝看不顺眼了,这种好日子岂不是完蛋了!

这时朱瞻基那边完事了,朱济熿扯着嘴角过来,假笑道:“兴和伯年少有为,我大明有此良才,诸位将军可以安心了。”

这是临走都要恶心人一把啊!

方醒淡淡的道:“王爷行事端庄,当为我大明之典范,方某在金陵将翘首以盼,等着王爷治下的欢呼!”

要说恶心人,方醒的本事也不差,不但是说朱济熿行事昏聩,而且还隐含着朱济熿有反心的意思。

等朱济熿脸色难看的走了之后,朱瞻基无视了张軏,低声问方醒:“德华兄,你的意思是说,晋王有那个心思?”

方醒冷笑道:“这人吧,做庶子的时候就觊觎着王位,等阴招出尽夺取了那个位置,可心里面肯定就有些不甘心,我为何不能更进一步呢?”

朱瞻基若有所思的道:“德华兄,你说的是欲壑难填吗?”

“正是!”

方醒看着张軏远去,教导道:“你要记住了,人的贪欲无止境,如果他喜欢的东西需要权势来支撑,那么这个贪欲就会伴随着他的一生。”

而贪欲,或者说是欲*望,其实是人类进步的源泉!

朱瞻基皱眉道:“那岂不是说每个人的贪欲都无止境吗?”

“对!”

方醒安抚着想奔跑的大白马,指着前方的一排柳树道:“看到那排柳树了吗?”

朱瞻基迷茫的点头,不知道方醒想说什么。

“万物都有贪欲,柳树的贪欲就是努力的长大,生存,播撒后裔。可这个世界却有着规矩,谁都不能逾越,这就是……”

“知难而退和知足常乐吗?”

朱瞻基有些领悟的道。

“是的。”

方醒笑道:“就像是我,我的贪欲很简单,那就是希望日月不易,永照大明!”

“日月不易,永照大明……”

朱瞻基咀嚼着这句话,一直到了第一鲜的门口,这才神采飞扬的道:“德华兄,小弟当不会辜负你的希望,要让太阳照耀的地方,都有我大明的领土,永生永世!”

方醒下马说道:“莫要大话,目标好定,可却需要一颗耐心,和坚毅不拔的信念,以及高超的手腕,不然就是一句空话!”

第一鲜的伙计看到是方醒亲自来了,急忙就准备引他们上去。

“不用,我自己找地方。”

方醒拒绝了伙计的殷勤,带着朱瞻基上了二楼。

“是谁请客?”

方醒漫不经心的问道。

朱瞻基犹豫了一下,停在楼梯口那里,有些尴尬的道:“德华兄,是…是郑能。”

方醒的脚步一窒,皱眉问道:“为什么?”

朱瞻基有些扭捏的道:“德华兄,小弟想着……多一个……”

“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是吧?”

方醒已经看到了在前方房门外的郑能,他急促的说道:“你储君的风范哪去了?嗯?”

“殿下,兴和伯,请。”

郑能看到方醒也来了,不禁欣喜的迎了过来。

“不请!”

方醒斜睨着郑能道:“我和殿下来此吃饭,你自便!”

郑能的笑脸不变,“兴和伯能来,小弟感激不尽,今日借花献佛,希望能和兴和伯握手言和,两家和好如初。”

“这也是家父的意思。”

看到方醒和朱瞻基都面露冷笑,郑能急忙把自己的老爹,武安侯郑亨扛了出来。

方醒的态度既在朱瞻基的预料之中,也在预料之外。

“德华兄,小弟今日可是要吃压箱底的好菜,不然回宫婉婉那里可是不好交代啊!”

朱瞻基熟稔的威胁道,根本就没把郑能放在眼里。

方醒眯眼看着郑能,淡淡的道:“就算是你爹来了,也不敢这般的大言不惭,去弄清楚两家的恩怨再来吧。”

推开边上的房门,方醒当先进去。

郑能看着朱瞻基,哀求道:“殿下……”

郑亨被方醒羞辱的消息随同他的信件一起到了金陵,郑能得知方醒骂的自己的父亲无地自容、而且还被削掉了五百石俸禄的消息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等方醒和武安侯单挑,结果大获全胜的消息传来后,郑能几乎茶饭不思,想起自己当初去的那封信。

“……父亲,殿下和方醒似乎有些…不可言之事,儿以为国本如此,则未来不可依仗……”

可随着朱瞻基有了宠爱的女人,这个猜测已经不攻自破。而方醒和张淑慧的感情也成了有心人眼中的范例,郑能却不敢去信告诉郑亨,自己的猜测错了。

郑家并不止郑能一个儿子,而侯夫人不得郑亨的喜欢,所以郑能的地位也需要稳固。

在这种时候,郑能当然是要求稳。

可这一稳就稳到了郑亨和方醒开干为止,等郑能后悔时,郑亨要求改善和方家关系的书信也到了。

“殿下……”

在郑能眼巴巴的目光中,朱瞻基跟着方醒进了房间。随即赶到的方十一堵住了门口,笑吟吟的看着他。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