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30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今天吐血五更,求支持!)

第330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今天吐血五更,求支持!)

“什么?”

朱高煦有些坐不住了,“你莫不是在玩笑?”

他的那几个侍卫虽说不是顶尖高手,可放出来也是无人敢惹的角色,所以小刀说都被辛老七一人制住了,他怎么会信!

看到朱高煦大步下去,方醒也不跟上,只是让小刀拿出一瓶酒来。

——二锅头,绝对能让你感受到火山爆发的炙热,和那滚烫的热血!

等朱高煦到了下面,就看到自己的两名侍卫都委顿的倒在地上,而辛老七正持刀逼住了楼梯口。

“你把我家老爷如何了?”

辛老七杀气毕露的问道,让朱高煦马上条件反射的摸向了腰间。只是他今晚没带刀,只得退了一步。

“老七,我没事!”

辛老七这才缓缓把刀收起,转身去了舱外。

“丢人现眼!”

朱高煦看着两个侍卫艰难的站起来,觉得真是太奇葩了。

他的这两名侍卫可是在战场上厮杀出来的,只是近些年一直在闲置,但也不应该会被辛老七一人轻松的制住啊!

“方醒,把辛老七让给我如何?”

回到楼上的朱高煦有些艳羡的问道。

方醒只是摇摇头。

“那辛老七看着傻傻呆呆的,只要你把他让给我,我府里的东西由你挑!”

这个价码可不低,凝香都垂下螓首,想着那个辛老七大概要走运了。

哪怕方醒是兴和伯,可和朱高煦一比,那地位真是天差地远。所以凝香认为辛老七要是跟了朱高煦,那此后的人生肯定会一帆风顺。

“王爷知道西南有一种猫熊吗?”

方醒打开二锅头,任由朱高煦欣喜的抢了过去。

“好酒!”

朱高煦先喝了一口,才摇头道:“不知。”

方醒喝了口发酵酒,虽然口感淡,可总比二锅头的辛辣好啊!

“人不是货物,不可能让给别人!”

方醒似笑非笑的看着朱高煦,心想你不会以为辛老七就是大熊猫那等萌物吧?

大熊猫看着可爱憨厚,可当它发飙时,怕是一般人都弄不过它。

“那就算了。”

没心没肺的朱高煦让人很是讨厌,可方醒却觉得这人可以当朋友,至少不用担心会被他给阴了。

琴声响起,婉转的歌声就在耳畔回响,方醒和朱高煦渐渐的沉浸在秦淮的风情之中。

“……等君到断肠……”

一曲终了,凝香失望的看到两位客人根本就没注意。

“方醒,此番父皇让你去交涉,你打算怎么做?”

朱高煦看来是静极思动了,他挑眉道:“不如本王去给你压阵,如何?”

方醒摇摇头,下巴朝着凝香那边摆摆,示意这里不能谈正事。

凝香看到了这个动作,黯然的退了下去。姿态之优美,让糙汉子朱高煦都难免生出了怜香惜玉之心。

“又不是什么机密之事,说说也无妨啊!”

方醒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玩味的道:“王爷这般的轻忽国事,看来最近的兵书都白修了呀!”

“我说不过你,喝酒!”

朱高煦深知自己的口才不如方醒,干脆就拉住他开始了灌酒。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了,小刀突然冒了头,“老爷,三老爷好像冲着这边来了。”

“三老爷?”

方醒摇摇头,才醒悟了小刀说的是谁。

张軏,他来这里干嘛?

“老爷,七哥说还有那个什么平阳王。”

朱济熿?

方醒的嘴角微翘,心想这位大概是要来谢恩的吧。

大明的藩王就算是受封也不会离开封地,可朱济熿有些特殊,因为朱棣弄掉了原先的晋王朱济熺,所以为了做个姿态出来,就特地让朱济熿来谢恩。

“朱济熿……”

方醒听到这咬牙切齿的声音,不禁乐了。

“王爷莫慌,咱们先看他是要去哪。”

方醒一脸正气的道:“有仇不报非君子,可这报仇的方法咱们还得商榷一下。”

朱高煦握紧拳头道:“那你说该怎么弄?本王今日要让他吐血!”

方醒本来就有些发愁怎么报复,既要让自己念头通达,又不能被人发现,扫了朱棣的面子。

听到这话,方醒笑道:“有了。”

……

朱济熿觉得自己很悲催,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嫡大哥从晋王的宝座上给推了下去,然后又如愿以偿的得到了承袭王位的圣旨。

可特么的这份圣旨居然要他到金陵来谢恩受封,这不是坑人吗!

自从静月坑了一把朱高煦后,朱济熿就发誓此生不到金陵,可谁想人算不如天算……

其实本来他是应该在北平受封的,因为皇帝就在那里。

可朱高炽因为清查诸卫的军籍一事惹怒了朱棣,朱棣盛怒之下就改变了行程,直接回京,所以他只得接了旨意赶来金陵。

而最好笑的是,朱高炽清查之事还是被纪纲给捅到北平去的。

这就是阴差阳错,命中注定啊!

“王爷,听说那凝香长的是天姿国色,那歌喉能让人三日不知肉味,今日有您出马,想必那女人不敢拒绝吧。”

张軏接到了赵王的急信,要求他照顾好朱济熿在金陵的行程,不能出差错。

所以今日朱济熿刚到金陵,张軏就带着他到秦淮河来接风洗尘。

朱济熿有些不安的看着左右,然后舔舔嘴唇道:“果真如此?”

上次他来金陵时,凝香正好关闭了画舫,所以未能一亲芳泽。

张軏指着不远处只亮了一个灯笼的画舫道:“看,今日凝香居然开画舫了,不信王爷就上去一看,保证不会让您失望。”

朱济熿咬咬牙,心想自己刚到,那汉王听说正忙于钻研兵法,应该不知道吧。

“走,待本王去看看。”

色心大炽的朱济熿一马当先就踏上了木板,正奇怪怎么没人出来问话,船上本就只剩一个的灯笼却都灭掉了。

“咦!”

此时天已经黑了,张軏还在岸上,朱济熿的随从马上就用火折子点燃了精巧的牛油蜡烛。

“这女人莫不是欲擒故纵?”

朱济熿什么女人没上手过,可凝香这种充满了神秘感的女人却让他觉得有些新奇。

接着船身一震,画舫缓缓的离岸。

难道是要和本王共度一夜吗?

朱济熿让人打头,准备进舱,可随从却警惕的道:“王爷,此女来历不明,还是先回去吧。”

“放屁!”

马上就要被封王的朱济熿近来的脾气越来越大,也听不得别人的意见,闻言就一脚踢出去。

“轰!”

就在朱济熿一脚踢出去的时候,就在他的边上突然冒出了火焰。

“啊……”

无论朱济熿的心思是如何的阴沉狡诈,可当养尊处优的他骤然遇到了危险时,依然像是个孩童般的无助。

“王爷!”

在岸上正腹诽着朱济熿抛开自己,独自去会凝香的张軏看到火头也惊住了,急忙就喊道:“跳下去!跳下去!”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