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29章 第329章 行贿兴和伯,和朱高煦去喝花酒。

第329章 第329章 行贿兴和伯,和朱高煦去喝花酒。

方家庄很好找,阿尔布古和托里来了庄外,看着田间的禾苗,各自反应不同。

“这些都该是我们的!”

阿尔布古觉得大明实在是太富庶了,相比之下,草原上除了牛羊什么都没有。

两人都带着随从,也不下马,就这样直接进了方家庄。

到了主宅前,阿尔布古叫人去问话。

“开门!开门!”

“谁呀?”

侧门开着大大的,可居然有人敲大门,里面的家丁也不爽了。

这里可是兴和伯家,你以为自己是皇帝呢!还想走大门!

“顺宁王使者阿尔布古拜会兴和伯。”

“和宁王使者托里拜会兴和伯。”

里面静默了一瞬,然后说道:“那就等着。”

阿尔布古一怔,心想居然不请我进去奉茶吗?

“晾着他们。”

方醒正在研究小鸭和小鹅的区别,听到两家的使者都来了,就随意的吩咐道。

这两家使者既然都来了,那就说明朱棣那边已经撒手了。

“夫君,那可是使者呢,不可怠慢。”

张淑慧正把脚放在铃铛的背上做针线,而铃铛眯着眼睛,不时的瞟那两只小家伙一眼,很是馋涎欲滴。

方醒把小鸭子递给了小白,告诫道:“千万别再养了啊!不然这内院都乱套了。”

小白念念不舍的把小鸭子送回去,方醒这才拍拍手道:“这两家都是死对头,而且对大明也不友好,何必给他们脸面!”

一直等了一炷香多点的时间,方醒才叫人去赶人。

“我家老爷说了,今日休沐,不理事,二位请回吧。”

“哦!那兴和伯何时理事呢?”

托里笑眯眯的问道,同时还递了个荷包过去。

方六看到荷包就鄙夷的道:“少来这一套,在方家行不通!都回去吧。”

咦!

这下连阿尔布古都有些诧异了。

居然不收好处?

还是说……

“嘭!”

一个箱子被送到了侧门里,方六看那落地的势头,就笑眯眯的点头道:“且回吧,我家老爷要休息几日。”

总算是有了准信,阿尔布古鄙夷的看着托里道:“一个荷包也想收买人?阿鲁台怎么会派了你这个蠢货来!”

托里的笑容僵了僵,然后就招手,从随从手中接过了一个包袱递给了方六。

“后日吧,等后日我家老爷就理事了。”

方六笑眯眯的接过包袱,掂量了一下后,满意的道。

托里斜睨着阿尔布古道:“记住了,是后日!”

方六可不会管他们之间的争执,招呼人就把东西弄了进去。

“打开看看。”

方醒把小鹅往地上一抛,在小白不满的嘟囔中说道。

箱子和包袱一打开,满眼的黄白之物。

张淑慧讶然道:“夫君,这能收吗?”

方醒懒洋洋的道:“当然要收,不收就亏了。”

于是贾全的差事又来了。

乾清宫中,黄俨遗憾的看着贾全把箱子和包袱打开,心想这个方醒咋就不收下呢?

朱棣当然不会为此动心,只是淡淡的道:“兴和伯果然清廉,此事就着他好好的办吧。”

方醒当然会好好的办,所以他正在给自己补充能量。

午膳很丰盛,方醒夹起一片切的薄薄的火腿,看着那深红的颜色就赞道:“果然是顶级火腿。”

小白一夹就是几片,囫囵吞枣的道:“少爷,不好吃。”

目前在方家庄也只有小白还称呼方醒为少爷,这是个地位的象征。

方醒瞪了她一眼,然后眯眼品尝着。

特么的!怎么感觉还没有以前的老腊肉好吃嘞!

丝毫不觉得自己是土包子的方醒,干脆就把一盘火腿片都给了小白,自己吃着地道的炒菜觉得很是舒坦。

吃完饭,朱瞻基就来了。

“德华兄,小弟是奉了皇爷爷的令来协助你。”

方醒坐直了身体道:“你来了也好,正好接触一下瓦剌人。”

两人在书房里探讨了半天瓦剌和鞑靼之间的关系,最后定下了初步的策略。

刚送走了朱瞻基,汉王的帖子就到了。

“还是秦淮河?”方醒苦着脸,最后还是拒绝了。

可没多久,送信的人又来了,一脸苦比的道:“伯爷,我家王爷说了,你要是不去,我家王爷就会送伯夫人一幅字……河东狮……”

……

大白天的来秦淮河,让方醒有些不适应。

“咦!怎地是凝香的那艘画舫?”

方醒上了画舫,看着有些眼熟的布置,就有些不悦。

“怎地,我请你来这里还不够意思?”

朱高煦大步走来,踩得船板吱呀响。

方醒看着闻声出来的凝香,就淡淡的道:“此处太过雅致,方某不大习惯。”

凝香闻言就福身道:“那日凝香无礼,还请兴和伯原谅则个。”

微微露出的脖颈修长白嫩,秀发乌黑的堆在头顶,挽成了发髻。那长长的眼睫毛,玉管般的琼鼻……

果然是尤物啊!

可方醒的表情却是淡淡的,朱高煦就笑道:“你二人莫不是有奸…情?那本王马上就退避三舍。”

方醒定定的看着朱高煦,淡淡的道:“王爷想多了,喝酒罢!”

朱高煦看到凝香的脸上浮起了一抹失望,就笑着坐下道:“凝香此处本王还是第一次来,那咱们今晚就不醉不归!”

方醒瞟了凝香一眼道:“王爷不是在编兵法吗?怎地有空出来喝酒了?”

凝香看着和朱高煦说话一点都不谦卑的方醒,突然想起了那天的事。

朱高煦苦恼的道:“兵书难修,本王今日身心俱疲,所以就想着出来散散心。”

凝香的表情一窒,心中大骇。

朱高煦在金陵,说句实话是没几个真心朋友的。而在他‘改邪归正’后,原先的那些‘朋友’都散的差不多了。

可他出来散心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方醒……

“方醒只是个穷酸,就在乡下种地呢!”

“那人已经被陛下猜忌了,此后当无出头之日!”

“文人掌军,此自甘堕落也!吾辈不屑于与此人为伍!”

“……”

想起那些书生对方醒的评价,再看到方醒一脸从容的和汉王谈话,凝香突然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眼瞎了,才会把那些夸夸其谈的学生们的话信以为真。

“方醒,我知道你带的有酒,拿出来吧。”

朱高煦喝了一杯画舫提供的‘美酒’,觉得没滋没味的。

“没有!”

方醒没好气的道。

那些都是高度酒,要是喝多了乱来怎么办?

回家估计就得面对两个女人的低泣了。

“小刀!”

朱高煦不忿喊了一嗓子,随即船舷边上就冒出了一个脑袋。

小刀一个翻身上来,手中的飞刀藏在指缝间,目光炯炯的盯着朱高煦。

“别乱扔!”

朱高煦的消息还算是灵通,所以知道小刀的本事,于是就拎起边上的椅子挡在了身前。

而凝香则是满眼星星的看着方醒,觉得他的随从真是太厉害了。

方醒点点头,小刀这才把飞刀收起。

“老爷您放心,七哥在下面已经制住了那几个侍卫。”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